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1

推翻

我在等待,你推翻我的日子。
打亂我的青春的腳步。

我在等待,你牽著我的手。
穿越一條久遠的馬路。

而我在等待,你為我所準備的禮物。

生命的齒輪

下午三點半,我和同事Jason坐在醫院裡的餐廳裡,喝著咖啡,聊著事物的種種。 於是,我問他,「你不以為在這樣花費了心思的聯繫兩人之間的情感之後,有一天,你們突然的因為某些事情而分開了,你不以為,這三年的情感,就白白地浪費掉了嗎?」 他反問我,「所以呢?」 是說,他的反問句,我突然感到震驚。 是啊,所以呢?!

然後,回憶起過去的一年,我覺得自己也不是那麼沒有長進的一個人:
我重拾了畫筆,手腕上沾滿了顏料。 每個星期天,帶著一只吉他,穿過那綠意盎然的羊腸小道,讓飛揚的音樂環繞。 夏天時,我去了海邊。 看見了兩隻遨遊的海豚。 夏末的時候,我回到台灣。 我看見,那群年幼的孩子們,站在紅毛城前跳躍的景象。 看見淡水,是如何的從我記憶中穿牆而過。 左岸,不在巴黎,而是在淡水的某一角。 我還看見,妳們的愛。 我記得自己那顆炙熱的心,在十二樓的客廳裡泛著淚水,紅著眼眶的某日。 我還記得,那炎熱的夏日午後,我和他肩並肩的穿越過的街。
早上收到小瓜寄來的信。 他說,他覺得前幾天不該跟我說那些。 雖說是安慰的話語,但似乎又不是十分正確的安慰方式。 人生的漸層,使其而美。 於是乎,1 不僅僅是 1,0 也未必就僅僅是 0。 他說,他想表達的其實是這樣。 是說,關於這個,其實我是完全明白的。 但是,我是覺得當有人給了你一顆糖,然後打了你一巴掌,約莫就是會很想要知道,你到底為什麼打了我? 這樣。 無關0,也無關1。 只是單純的有了憤憤不平,並想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打了的原因?

可是下午三點半,我和同事J坐在餐廳裡聊著,他說,妳覺得妳需要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打,但別人似乎不覺得有需要告訴妳的必要。 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會覺得有這個必要啊。 想想,沒錯啊! 所以呢?! 人為什麼要糾結在凡事都需要一個理由的問題上? 顯然,過去這一年,關於這部分我就是還沒有進化得道,又或者是涉世未深!

生命的齒輪,不論開心與否,就是不停地在轉動。 它不會理會妳的生理狀態,不會知道每當夜深人靜時,妳是如何的傷心落淚,它更加不會因為生活裡出現了些什麼人,離開了些什麼人就停下來等待。 它認命的,奮力的,忠心耿耿,默默的在運作。

2012年的到來,我期待。

我可能還是會很在意1 不是1,0 不是0。 我可能還是會很在意,被偷偷打了一巴掌,而我完全不清楚理由和原因。 偶而地,我可能會看輕我自己。 有時候,也許在夜裡淚流的久久不能自…

起風的樹

我們穿越了半個地球,就為了在寶藏嚴見上一面。
她寄來了賀卡,她說,卡片上是「起風的樹」。

她接著說,那樹像我,
有種「鼓脹的力量」,飛揚的靈魂隨時隨時,都在揮舞生命力。

這是今年我收到的最好的禮物!

p.s. 嗯,妳說的沒錯,我的確是很想說它看起來比較像一棵要倒的樹! :)

原始動物

我一直相信,我們的身體裡面都住著一個孩子。 那個孩子,任性,驕縱,無理取鬧。 那個孩子,在我們內心渴望愛的時候,就會跑出來探頭探腦。 我的身體裡面,就住著一個這樣的孩子。 它和實際年齡永遠的相差了十萬八千里,耍起性子來就是一整個難以控制的不得了。

於是,那個孩子,前幾日一直哭哭啼啼的。 她問我,為什麼這世界上我想要的總是要不到? 她又問我,是不是人們都只看見他們想要看見的東西? 她一連串的問了我許許多多,我無法解答的問題。 就像,有時候的落葉,是稀稀鬆鬆的,而有時候的落葉,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沒來由的遍地都是。

為什麼長相平庸的人,就是好像永遠的那麼幸福快樂? 為什麼說起話來像是沒什麼大腦的人,總是那麼地受到男人的青睞? 那個孩子,不停地問著我這些問題。 而這些問題甚至於使我開始相信,那些個重視於內在遠遠大過於外表的男人是不存在於這個現實的生活當中的。

這世界上並沒有傳說中的理想的「李大仁」這件事! 那是作家在無法滿足於現況之中,所撰寫出來的虛擬人物。 他滿足了所以人內心那個孩子對於愛的渴望。 而除此之外,這世界上並沒有傳說中的理想人物。 而他們只會看見,他們想要看見的事物。 你/妳有再多的好,那不過只是每當那個孩子出現時,你/妳用來安撫他/她的伎倆。

人性,究竟有多複雜?

還是說,人性,就是完全得不複雜。 當我們無法滿足於內心的那個孩子時,只好以這類自我安慰的話,來搪塞,抑止,安撫他/她的無理取鬧? 又或者,複雜的並不是人性? 對方就是喜歡與不喜歡。 主觀的認為一件物品,並不適用? 經過了一扇窗,一扇門,偶而遇見了新奇的事物,拿起來把玩,卻不一定有著想要帶回家的慾望?

如果我們都是件物品,倒也好辦得多了。 你說是吧? 至少,每當那個孩子出現了,不停的問著我「為什麼」的時候,我可以從容的跟他說說,人的喜惡,便是如此。 也說不上為什麼,但就是無法勉強著別人,硬是將物品塞給每一個路過的人。 也沒什麼為什麼,有些人就是無法以言語說明。

小瓜說:「這種人就是屬於層次只停留在原始動物階段的人。 但妳的層次比較高一點,所以不太適合接觸這種原始動物。 因為這些人還沒有從原始動物的層次裡頭進化出來。」 而我說:「人性就是醜陋的!」

他接著說:「你有看過老虎在挑老婆的時候問她四書五經嗎?」「原野動物的特性在於多灑精子,所以男人喜歡去外面搞是因為這是一種分攤風險,但...這是上帝造動…

她跟我說說

她跟我說說,哭哭會好得快一點。
我掩面淚流,久久地不能自己。

一次。

更多的時候,我們只是很希望有一次這樣的機會。
只要一次就好。

我可能會因為那樣變的更庸俗,更平凡,更惹人嫌,
然而我也可以像一般人一樣的結婚,生子,老死。

如果人生可以從來一次,事情或許就會容易點。
但,除此生以外,我是別無選擇的了。





無言的傷害

因為太過於害怕,我們只好以沈默相對,
以為只要不說出來,便不至於造成傷害。


不等於

於是乎,妳這才相信:

妳喜歡,並不等於他也喜歡。
妳愛他,並不等於他也愛妳。

妳甚至開始相信,
是誰詛咒了妳的所有。

這一切才只是開始。

沒有的事

世間上,有太多沒有的事。

我們沒有在預測的時間裡,體驗世界末日。 我們也沒有像計劃中的那樣,一切順利。 更加得沒有在最彷徨無助的時候,尋獲意外時得來的驚喜。 我們有的,只是無數個這世間上「沒有的事」。 他沒有愛我,我們沒有在一起,沒有哭泣,沒有傷心,沒有什麼是第二天醒過來時,過去不了的事情。 平靜的日子,沒有過得了多久的可能,又如同那些闖入了我們生活裡,在一次相談甚歡之後匆匆遠走的人。

留下了些沒有的事。



我不習慣

我不習慣,有人安排。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樣還真他媽的棒!

然後,我似乎有點瞭解,
在追逐與被追逐之間,那份真摯安然的感覺。

怎麼知道?

怎麼才能知道?
那人,究竟是不是那個人?

怎麼才能知道?
那個人又是不是妳等待的?

如果世界有一天分裂,
怎麼知道,他們究竟會不會找到我們?

來,不來? 電

小時候,我們家有電視。 有電視這件事情,在那個年代來說,其實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說起來,也沒有什麼所謂的高畫質,更沒有現在的有線電視收訊。 充其量,就是一個四方的盒子裡頭,裝進了一個巨型的影像館,黑白的畫面,沈重的跟著當年的爹媽從眷村裡頭給搬了出來。

在那個年代裡頭,家裡頭能夠有台電視機,是很大件的事情。 我出生了以後,這個世界上除了出現第一臺蘋果電腦以外,電視,也是人類一項十分重要的發明。 想知天下事,豈能沒電視?! 欲知天氣,還是得靠電視。 於是乎,人生三件事,除了吃飯和睡覺以外,電視,絕對是佔據了我們生活的絕大比例!

上個禮拜,這裡大停電。 沒有電視可以看得人生,比黑白的電視還要黑白,還要慘! 回到家中,首先我們無法知道究竟這次的風災到底有多嚴重。 再來就是,每個星期三晚上要上演的電視劇情,並不會因為你的地區停電就此停演一天? 戲照常的演,但是你就是一整個無法得知,到底愛咪會不會愛上愛德華和他的狗?! 終於,等到第二天,電來了,連續劇也已經播放完畢了。 這樣的人生,情何以堪?!

話說回來,最近正在閱讀「賈柏斯傳」。 簡單的來說,他的人生,就是一整個相當的亂七八糟啊! 至目前為止,這個人就是幹盡了一切所有父母師長都不會鼓勵的事情。 而這次大停電的事件,讓我有機會思考本世紀最偉大的發明。

我個人以為大停電這件事情當中比較使我感到困擾的並不是沒有電視這件事。 大停電,所以連帶的也沒有高速網路可以使用! 以至於小Mac就是一整個呈現出英雄無用武之地的狀態。 這時會突然有感,覺得自己當初為什麼沒有購買Ipad 3G的功能? 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是說,還好有iphone,還好iphone有3G的功能。 而此時,小mac唯一有點用處的地方是,它可以以自己所剩無多的電力,為iphone充電這件事情上盡唯一的一點小心力! 但,整體而言,我就是覺得諾貝爾應該頒個終身成就奬什麼的給賈柏斯! 科技始與人性,關於人性,我們都是一整個懶得可以啊! 這世界上要是有個這樣的發明,讓你一機在手,掌握了生活之中各項機能的工具,使工具融入人性,融入生活。 這樣,我覺得就是很棒的發明啊!

燈滅了,我心想,還好我有iphone。
這時候開始它的手電筒功能,妳看,多好啊!

明星花露水

上禮拜,收到跑兒從上海寄來的明信片。 我直說那張明信片的圖案,使我想起了「明星花露水」。 是說,這麼說怕是洩露了自己的年紀? 但我,還是不忍想說說,那樣的年代裡,那樣花團錦簇的旗袍,總是不免讓我懷念起了明星花露水的年代。

你說它是香水嗎? 又好像不! 母親的古董梳妝台上就放著那麼一瓶明星花露水。 一九零七年的上海灘,女人們撒了點明星花露水在手絹上,哪個男人聞到了那個味兒不傾心?! 然而是說,直到我上了國小的年紀,母親的梳妝台前也擺著那麼一瓶明星花露水。 這時的明星花露水已經不是那些個上海女人,大戶家裡的專利,小到長了些痱子,大到消毒去病什麼的,一罐小小的明星花露水,它的用途可就多著了!

跑兒說去了上海,寄了張明信片給我。 明信片的背後寫上了,她說不知道是不是聽了太多關於上海的事情,這次去到了那裡,又好像感覺上海沒有那麼糟! 可我想,上海人真的不是想象中那麼糟?! 繁華的,熱鬧的,就是最出了名的不也都出自於上海嬤? 就拿這上了百年的明星花露水來說,當年在上海也是叱咤風雲一時的啊!

愛玲說:「上海人有著一種奇異的智慧。」
我覺得也是。

我並沒有說

所以說呢,我時常想,一個人會對另一個人的說法(辭)感到無比莫大的憤怒或者是不平之心的時候,往往是因為其實妳說中了對方的某個弱點。 而那樣的弱點,常常是隱蔽的,見不得光的。 因此,對於妳如此這般不避諱的說了出來,對方只有以憤怒或責備之意來回應妳的指證。

話說呢,我在某交友網站上轉貼了日前那篇「四十之前,三十之後」。 此舉,引來了某位男士憤憤不平之意,大費周章的在我留言板上留下了許多他個人的感想。 是說,我個人是覺得你(妳)看或不看,你(妳)同意或不同意都與我無關。 畢竟,我是跟你風馬牛不相干的兩個陌生人。 我沒有拿著文章非得要你同意我,我從來也沒有需要別人特別的來聽我個人的想法。

但我不得不這麼想,一個人之所以會對另一個人的看法如此感到憤憤不平,往往都是因為那些說辭確實有它們的真實性存在。 於是乎,有些人的尊嚴被這些話給刺傷了。 被刺傷後的反應,往往就是憤怒的開始。

而我所說的也只不過是這樣的事實而已。 試問,有個男人自願幫妳換燈泡,那妳幹麻不要?! 有男人要自願幫妳開車門,那妳又有什麼理由拒絕他? 重點是,這種男人不好嗎?! 並沒有。 我從來沒有這麼說。 我只是說,擁有了博士學位又怎麼樣? 他 並沒有要跟妳一天二十四小時的進行學術討論,他也沒有需要聽妳說些大道理。

妳的學位,那是妳家的事情。
這不是貶低了自己,也沒有看不起任何人。

正因為擁有了博士學位,我才可以這麼說。 感情生活裡,我們每一個人都只有小學的學歷。 妳在他面前,永遠也不用很能幹,甚至可以傻氣的很。 同樣的,他不用聽得懂妳說出的專有名詞,但,他並不會對此懷有絲毫介意之心。 妳們卻願意在那不成熟的生活裡,一起學習,一起畢業,一起修成正果! 這跟一個人的學歷,沒有絲毫的關係。

而我說的,是機率問題。
在這五十個人當中,總會有一個,幸運的看見了妳,妳也聽見了他。
就是這樣而已。

曾幾何時,我也相信,一個人的確是沒有什麼不好?! 堅強,充滿了自信。 堅持的相信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自己辦不到的事情。 而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 一個人的時候,我們還是都能各自的活得好好地在這個世界上。 但,重點是,我覺得當那樣的人出現時,或許,就不要太專注著非要自己搶著去做這些事情?

如果說,妳只是想簡單的和他說說話,只是想在寂寞的時候聽聽他的聲音,又或者將自已裝扮得很漂亮的去赴一場宴會。 如果說只是這樣,我是覺得,不論妳是…

Pigeon Voice

I'm in love with his pigeon voice, she said.
...And went on and on talking to her pigeon boy.

Until one day, he finally flew away.
She cried and cried until she met this Hawaiian boy,
who speaks to her with his Pidgin voice.

I'm in love with a girl who's fond of my Pidgin voice, he said.
....And they join each others hand, flew away the pigeon's way.

it's the end of my story,
how i fell in love with a pigeon boy.

我說,位置

如果說位置的本身,是沒有定義的。
那麼,你便不存在於我內心世界裡。

然而,位置的本身,有它的確實性。
因此,你在我心中,便有了無法抹滅的意義。

獨一無二,如假包換。
以前是,以後也會是。

若不是有了位置,否則你怎麼會?
站在角落裡,佔據在我心裡。

所以說呢?

所以說呢?! 不知不覺的就走進了十二月。

前幾天這裡突然刮起了一場大風。 入夜之後,風勢逐漸轉大,睡到半夜醒來,聽見外牆上鏗鏗鏘鏘的敲打聲。 轉身一看,凌晨兩點半,我睜開了雙眼,遲遲無法入睡。 颶風將窗外的樹吹得左右搖晃,透著窗外的光,在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有些可怕!

所以說呢?! 最近的日子就是過得是有點「渾渾噩噩」。 感恩節那個週末家裡來了很多人,節日一過,人潮一旦散去,頓時就會有種失落的感覺。 之前家裡一直使用的DSL上網。 小妹回到家裡,發現網路就是一整個以龜速在前進,上網一查看,我這才發現原來,我一直是在以3mbps的速度在下載東西。

嗯哼,就是一整個慢到讓人很抓狂! 一步一小時的影片,我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才有可能看到,而這還是在「如果幸運比沒有斷線的狀況下」。 於是乎,那個週末,我很忙碌的打了電話請人來裝Cable。 星期一那天,我終於發現了3mbps與18mbps之間的差異! 得知了這個差異之後,我連忙得在自己的臉書上張貼著,小妹則是在下方回應,她說:「DSL是給山頂洞人使用的!」 關於這點,的確是很殺!

回想起過去使用電腦的經歷也是這樣。 當別人在使用Windows XP的時候,我還停留在Windows 95的年代,好不容易晉升到了Win 98,突然間的Windows 7又出現了。 我承認,我一直是那個跟不上時代的人。 但,我又覺得,這是卡在我這個年代裡的人所擁有的共病! 不說別的,就說前些時候,書局突然倒閉關門的消息傳出時,老實說,我心裡還真是難過了老半天。

所以說呢?! 讓網路升級,仿佛便是我這些日子以來唯一的長進! 當然,另一個長進,莫過於我終於明白,男人他們要的真的不多。 不用太堅強,不用太勇敢,不用每次出門時都得要自己去開門,不用自己去換燈泡,不用很聰明的自作主張幫他們出主意,實在是有太多的太多,女人們根本就不用搶著去做,便會有男人們願意替你服務。

這不是懦弱,也不是沒用。
這是天性!

女人再強,再聰明,也把它們通通的藏起來,該用的時候才用就好。 就是要讓男人覺得,他們是重要的! 沒有你,我真的會死掉! (大誤)聰明的女人要裝笨,才有大勝的可能性!所以說呢? 妳們想過沒有? 究竟2012年,要帶著什麼樣新的願望迎接它?

去年此時,我叭啦叭啦的列出那幾十項的願望,也曾像一陣颶風似的掃過此地。
但若是要說,究竟有哪一條是實現的!? 好像也沒…

如果沒有

世上總有些「如果沒有」的事情。

如果沒有網路,我便不會在這裡。
如果我不在這裡,你便不知道我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