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1

也就這麼走過來了

台北,四四南

我問你愛不愛?

我看會動的清明上河圖

音樂,故事

不是好得很?

終於

我記得曾經的那些事

她身上充滿了悲傷的因子

在風雨交加的那個夜裡

只有貓知道

兩點全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