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1

給,馬來gra

給親愛的gra,

五月要離開的前一天,一個人在房間裡聽了一首歌。 會想起那年,我們頻繁的交換信件的夏天。 對於現在的所有景象毫無預感,甚至於最後我們會到哪裡去也不清楚。 印象中,妳唱了首歌,張懸哼唱馬來貘的那一陣子。 下午,我一個人在房間裡,聽了一首歌,然後,我就想起了妳。

總覺得,妳還在這裡,只是我們不再像過去那樣頻繁的交換著信件而已。

我在書店裡看到一個男孩子,彎著腰,在亞洲旅遊區的前方來回的擺踱。 他的手裡拿著三本書,其中有本寫著「馬來西亞」。 這使我開始想像起妳回到南國時的模樣,穿著夾腳拖鞋,又或者不,穿梭在巷子裡。 又或者,這時候的妳,走在台北的某一個街頭,等待著夏天。 就像那年,我們等待著每一個無法預知的現在一樣。

親愛的gra,我只是想知道,那根倒刺,妳究竟是拔掉了嗎? 還是,仍扎在那裡,並且已經長成了一塊小肉瘤? 留著它礙眼,割了它又覺得痛? 近日的我,是這麼想的,我在想這時候的我們就好比那年的夏天,火辣辣的被一切的事物烘烤著,根本無心去思考。 無視於每件事情的發生,與它們背後的意義。 忘了夏天,不論多長,多熱,多傷,它總是要被過去的。

如今再次的回頭看那年的夏天,妳不過是唱了一首歌,我們不過是頻繁的交換了些信件,但總覺得那年的夏天能遇見妳,真好。 真的很好。 在告別五月的前一天,我突然想起了妳,可我覺得妳一直沒有去哪裡,仍舊在這裡,好好的在這裡。 是吧?!


多膩人的字眼

你愛我,或者不愛
都是多膩人的字眼

翻了翻副刊
擦了擦沾手的油墨

世界,淪陷
像 打翻了的

一只
糖罐

你愛我,或者不愛
究竟要跟誰有關?

熱血

前些時候,有個十分困擾我的問題是「吃什麼?」

午餐吃的太貴了,好像很超過。 晚餐吃的太飽了,晚上睡覺又很不舒服。 「吃什麼」這個問題對我來說,我應該就是從來都沒有好好的思考過。 主要原因是因為過去都是在家裡吃,所以不需要思考吃什麼這個問題。 可是有時出門在外的,就會想說順便吃完了在回家。

和朋友聊天時,他就透露說一般女生應該是對吃的還蠻有研究似的。 問題就是在,我偏偏就不是「一般的女生」啊! 所以,我怎麼會知道哪家餐廳有什麼好吃的?! 但是, 回家後我就思考了這個問題,然後覺得,這部份完全就是我的短缺。

知道自己某部份的短缺之後,就會想要彌補這樣的短缺。 所以在那段談話之後,我就十分的注意吃什麼,哪裡有好吃的這個問題。 中午和同事吃螃蟹時,就有靈光突然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就是說了,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的寫一個評論網呢?!

我是說,好好的,認真的蒐集一下LA好吃的餐館,美食。 於是乎,回家來我就傳了幾張只顧著吃,並沒有好好在拍照的照片,寫下了第一篇評論,開了個網頁,然後就是一整個十分熱血又篤定的要專研我這個短缺。

於是乎,這時候的人生,就是會一整個讓人熱血沸騰啊!

The Boiling Crab

星期天的中午和女朋友們一起去吃飯。 之前曾經聽說這家位在Alhambra,Main St上的Boiling Crab在Yelp的口碑不錯,顧名思義,它們最有名的是螃蟹和蝦。 所以說,假如是不介意手指搞髒的話,這家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週末至午餐12點時開門。 但是絕對建議提早前往,因為它實在是小有名氣,所以晚一點就很快的大排長龍。 和女朋友們約了十二點碰面,大約十一點四十五分左右,就可以看見開始增加的人潮。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週末的關係,最多大概不用等超過半個小時就可以有座位。

入座之後,服務生就會給你/妳戴上圍兜。 我個人絕不建議穿著淺色系衣服到此,也不建議穿的太華麗。 這完全就是個屬於很容易把自己給搞髒的地方! 菜單十分的簡單明瞭,上頭除了有生蠔,龍蝦以外,就是螃蟹和蝦啊! 決定好自己要吃什麼了以後,在決定要搭配什麼樣的醬料,原則上有三種,原汁 (Rajun Cajun),Lemon pepper (檸檬辣味),Garlic Butter (蒜味奶油)。

當然,如果你喜歡的話,也是可以把以上這三種醬料進行整體混搭。 決定好醬料以後,決定它的辣度。 喜歡吃辣的可以叫Medium(中辣)或者是XXX (超辣)。 我們是比較不吃辣,所以只叫了Mild (小辣)。 我覺得小辣就不錯了,不至於辣到你吃不出海鮮本身的鮮美,但又有點味道這樣。 不要奢望會有碗盤,刀叉什麼的,想要吃的高雅。 上菜的時候,服務生拿著兩袋塑膠袋,大家就從塑膠袋裡頭用手挑出來吃。

價格的話屬於中價位餐廳。 海鮮部份是以市價販賣。 比方說,我和女朋友們就點了它們的大閘蟹,目前一隻市價約$14一磅。 一般學生族則是點它的鮮蝦,鮮蝦一磅是大約七塊錢,一人大概可以吃掉一磅的份量。 但,若是三五好友聚會的話,就可以考慮點上一磅,在搭配上其他的海鮮試試。

The Boiling Crab在南加開了很多分店,光是Alhambra就有兩家,Downtown有一家,另外在San Jose以及德州也都有它的分店。 Alhambra這家很好停車,它的後面有個免費停車場,三點以前都是免費停車。 附近也有公立停車場,很方便。

是說,但是我絕對不建議第一次約會選在這家店面。 因為你/妳們就是完全會專著於剝蝦殼這件事情上,而且很容易讓自己的吃相曝光。 相反的,要是你很想看清楚對方的餐桌禮儀的話,這個地方是個相當不錯的選擇。

我說,勇敢

早上醒來是覺得,可能自己實在是太勇敢,太敢要了。 所以忘記,其實這世界上會有膽小,與不敢要的人。 而妳的勇敢,只會讓這個人變得更膽小? 以至於不知道要如何反應?  然而,事實上就是,這世界上勇敢的人遠遠的比膽小的人少很多。 絕大多數的人都是膽小的族群。 雖然自己所認識的女性友人們都蠻勇敢的,就誤以為勇敢的人所佔的比例較多。 可是,說穿了,其實我們只是很小的一個族群而已。

屬於少數民族啊!

提姆波頓

第一次認識提姆,是當時正在上演的「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

那外型怪異的骷顱傑克,在過膩了萬聖節之後,偶然在樹林裡發現了令人驚艷的聖誕節。 回到了萬聖村裡,傑克開始擬定了推翻整個萬聖節,並將聖誕老人給取而代之的計畫。 怎知,骷顱就是骷顱,孩子們見到了傑克,無不是嚇的驚慌! 是這樣的奇特之旅,認識了提姆波頓的動畫。 也是這樣奇特之旅,愛上這個個性怪異,畫風怪異,充滿想像的藝術家。

提姆波頓,原是南加人,出生在Burbank。 但是,他一直認為自己並不屬於這裡。 鍾情於電影中的怪物,勝過於生活周遭所遇到的人。 畫風是既美麗,又悲慘,幽默,卻又令人心傷,恐怖,卻又帶著歡樂的純真。 但,多數的人只知道提姆波頓是個知名導演,作品包括了「陰間大法師」,「蝙蝠俠」,「愛德華剪刀手」,「大智若魚」,「斷頭谷」,「巧克力冒險工廠」,「瘋狂理髮師」,「地獄新娘」,「聖誕夜驚魂」,還有近期的「愛麗絲夢遊仙境」等,卻不知道他其實還是個畫家。

提姆波頓曾在牡蠣男孩憂鬱之死書中這麼提過,他說:「我筆下得角色,既不可愛也不討人喜歡,他們比較像被車輾過又復活的卡通人物....」 但,提姆波頓就是有股迷人的魅力。 彷彿所有不美好的事物,在他的筆下,都可以被世人所接受。 再不討人喜歡的怪人,也可以成為什麼什麼的一份子。 使自身感到被遺忘的人,有了歸屬的感覺。 提姆的作品,就是這樣,深深的吸引著我,是一股活下去的力量!

提姆除了當導演以外,他無時無刻的不是在畫畫。

畫在筆記本裡,畫在餐巾紙上,或者,畫在丟棄的廢紙上。 想要理解他的畫,就得要理解他的外型,凌亂的頭髮,黑色的外衣,說話時總是手足舞蹈的指向不同的方向。 他缺乏耐心,急躁。 喜歡穿著寬大簡單搭配的衣服與大了一號的眼鏡。 在公開場合之中,總是面帶微笑,卻顯得緊張。 在陌生人面前害羞,在朋友面前則十分聒噪且風趣。

一切言語無法傳達的,提姆透過了畫面滲入人心。

即日起,在LA County Museum of Art展出提姆波頓的作品。 其中包括有他的電影,動畫等等多項展覽。 今天則是有提姆波頓的簽書會。 星期六的一早,帶著共有四百三十頁的作品集前往會場。 是說,顯然館方小看了提姆的魅力,這麼傳奇的人物,竟然只開放了兩個小時的時間與兩百名的名額。 光是上午九點半,整條街上就已經排滿了提姆的粉絲。 有人打扮得…

傷,心

傷心嗎?
當然,會。

於是,在牆上畫下,
一滴傷心的眼淚。

表達

同事聊天時,我們一致認為,可能就是因為職業病的關係?

所以就算是面對感情的時候,就是完全無法說謊的那種人? 就是明知道醫生開錯藥,病人吃錯藥,就是沒有辦法隱瞞實情的人。 完全就是將這些與那些,攤在陽光下說清楚的族群。 莫不是非常勇於表達自己的看法。  但是我們都忘記,不是每個人都擅於表達,應該說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懂得如何表達,而自己只不過是生存在一個少數勇於傳達想法的圈子裡。

只是,其實我不明白的是,清楚的傳達事實,就是很困難嗎?!
於是乎,不允理會,彷彿就成了另一種通俗的表達的方式了。

也談使用心得

日前蛋捲描寫了對某交友網站使用後之心得,於是,今日就換我來說說。

使用了三個月之後,我的感想是,那兒的娛樂性要比實用性來得高。 不說別的,光說右手邊出現的那些個輪播日記,就經常讓我十分的歎為觀止。 普遍而言,三十歲以下族群主要顯示為涉世未深,因此對這樣「純情懈逅」而來的情感,仍充滿了憧憬與期待。 是說,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有了期待,總是會有想要達到的目標。

但,仔細想想,這世界上會誠實的告知自己的短缺的,又有多少?!  於是乎,當對方到達不了你/妳的期待之時,難免感到受傷。 受了傷,寫下些安慰自己,卻略帶刺傷的字句。 給誰看啊?! 茫茫網海,一轉身,就是天涯了啊!

另外還有一種族群,就是明顯的預備「純情懈逅」。 是說,還好它們夠誠實,除了婚姻狀態顯示為「已婚」以外,字句裡頭也透露著「本人顯示為就是想要在已婚的狀態之中與另一名異性純情懈逅」的狀態。 而這一族群,有時會毫不避諱的跟妳說清楚講明白,「不排除與現在另一半離婚」這件事情。 是說,這玩意兒,拿來哄哄未成年少男少女還行,我個人是很好奇,這世界上誰曾經立下志願做小三?!

頭殼壞掉去了嗎?! 特別是在犀利人妻如此犀利的播出完畢之!

最後一種族群,是好像友人說的那一種族群。 擺明了要來廣結善緣的族群。 然而,想想,友人說的也不無她的道理,人到了這個年紀,還怕缺朋友嗎?! 至少我覺得,我倒還真的是不缺酒肉朋友。 但若是說起談心的朋友,那就得小心拿捏了。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跟妳/你肝膽相照。 話說,我這人還蠻孤僻的,所以並沒有打算逢人就打開心扉的暢談心事。 我說,你誰啊!?

感覺上關於心事這件事,就像妳身上穿的內褲! 相信妳也不會逢人就露出自己的內褲給人看,所以,我認為可以談心事的人,必須有某種角色上的利害關係,使得你願意露出自己的小內褲給別人看。

而關於這裡,還有另一個現象。 顯然部份人士,對此平台收費狀態感到憤慨。 我是說, 又要特殊功能,又要別人不收錢,不打廣告。 恩啊,就是完全把此處當成你開的就是了?! 員工不要錢?  系統維護不要錢? 網路空間不要錢?! 幹! 天下有可能有那麼多不要錢的事情嗎?! 有種,你不要上啊! 重點是,既然對它這麼不滿,幹嘛還上來開檔案?!

午後,和同時談起這個年齡層的女性。 提供給善男信女參考看看。 人到了這個年紀,我覺得真的不怕缺朋友。 所以似乎並沒有需要特意的去經營網路交友,…

這裡的海

這裡的海,清澈溫暖。
使人陷入那樣的情節之中,沈浮漂流。

盒子

假使時間允許
存放

存放
你喝完咖啡後 擦拭過的
紙巾

並你拋棄的便條紙
簽名

落下的一根髮

或者
牙齒

以及唸出的第一個字

以複印的方式
塞滿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 非此不可
在記憶 恰似四方的盒子裡




獨立

凌晨三點,我坐在漆黑的房間裡。
我在想關於獨立。

時常會聽見他們這麼說,總說我是多麼的勇敢,多麼的開朗與堅強。
聰明,獨立。

可我仍舊是以為,關於獨立,從來都不是件可以選擇的事情。
彷彿人生至此,不論你喜歡與否,它就是這副模樣。

跌倒的次數多了,你便會習慣於如何爬起。
壞掉的東西壞久了,你便會試著習慣它。

當所有的人都這麼告訴你的時候,你便會毫不猶豫的相信,或者,這世界上並沒有這樣的一個人。 可以奮不顧身的撲向你成為你的肉墊。 又或者,我們從來就不該有這樣的奢望。  瞭解了這點,也便能理解,我們並非一直都這樣的堅強。 在漫長的人生之中,我們也曾經渴望過那雙手,支撐著自己。

我說,我們的心

我們的心,並非什麼強化玻璃的材質。 一但有了人闖入,便會留下一處處以肉眼看不見的痕跡。 隨著時間的流逝,它們像四面八方的擴張起來,連結,相互牽引。 直到有那麼一天,妳看見它周圍那些細小的裂縫。 彷彿只要力量在大一點點,就可能粉碎的完全。

於是,我們小心翼翼的,深怕一個不小心,讓人闖入。 並再次的留下些什麼,例如悔恨。 然而不論我們是如何的小心翼翼,始終會遇到這麼些個冒失的人。 悄悄的,走來,並悄悄的,離去。 所有的陌生人,都以為在開口說了第一句話之後,仍舊是以陌生的姿態離去。 其實他們並不知道的是,一但有了交集,我們的心就留下了一處處以肉眼看不見的聯繫。  

所有的相遇,彷彿,都只是為了別離。
但我說,其實我們的心並不是什麼強化玻璃的材質。

禁不起,一次又一次的傷心。

eNough

I think this is eNougH.

You're eNougH to Me.
You is all I want.

Double E

昨天,參加了一位韓國同事小孩五歲生日的聚會。

同事之前邀約了好久,說是想花錢請我去幫她拍全家福什麼的。 不過,說是這麼說啦,我是會覺得自己好像除了擁有一台比較好一點的相機以外,好像並沒有到可以幫人家拍全家福的資格。 所以一直遲遲不敢答應。 怕萬一拍出來的東西,人家不喜歡,對方因為熟識,又不好意思說明,我覺得會關係會變得挺尷尬的!

但,同事仍舊熱情的邀約。 加上這個週末並無特殊安排活動,所以,就答應去了。 地點在UCLA大學附屬的活動中心裡頭。 活動中心距離我家大約還有半個小時的車程左右。 聚會時間是在星期六中午十二點開始,但因為第一次幫家人以外的人拍攝活動照片,所以不敢掉以輕心。 星期六這天,就起了一個大早,提前了兩個小時出門去聚會景點勘察一下。

同事的大兒子,過五歲的生日。 是說,據說小孩子是所有人物照中,比較不容易拍的一個對象。 因為他們好動,而且情緒不容易掌握,有些小孩在鏡頭前可以挺自然的,有的則是扭扭捏捏的非常不合作。 之前,見過同事的兩個小孩幾次面,但每次都是十分短暫,沒說過什麼話,所以這次其實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和他們相處。

前一天問了同事,大兒子最近比較喜歡的卡通人物和興趣,想說從這當中去尋找讓小朋友可以習慣於一個陌生人一直拿著相機跟著他們。 我開始和他們閒聊,從蜘蛛人到桌上那些色筆染料,幾乎無所不用其極的向他們示好。 是說,同事的兩個孩子還蠻配合的,沒多久就開始願意跟我打鬧,說話。

這位是壽星Elliot。
五歲的小朋友,他媽媽說,最近的Elliot非常喜歡「有輪子」的玩具。 舉凡一切有輪子的玩具,都可以讓他愛不釋手。 Elliot其實蠻有個性的,而且好奇心很重,對新鮮的事物都還蠻想要嘗試的。 最喜歡的顏色是紅色。

Elliot有個弟弟,小他僅僅十五個月。 弟弟個性上比較隨和,我們才說沒有幾句話,他就和我熱絡的好像好朋友一樣! 而且弟弟Evan比較愛講話,一熱絡起來,唧唧喳喳的不停的拉著你說話。 這點和他哥哥有點出入。 Evan比較敏感,年紀小一點,心靈比較脆弱一點。 看見哥哥有很多禮物,還有很多人一起玩,小朋友的心靈就有一點點小受傷,一整天下來黏著我同事跟進跟出,三不五時雙眼還露出小落寞的感覺。 好可愛!

是說,我深深的覺得,這攝影師的工作真的不好做。 拍外景的攝影師更是辛苦極了。 要緊緊的跟著客戶不說,還要隨時的抓緊全場的狀況。 日曬雨淋的,…

而我們依然存在

當天空出現魚肚白時,
赫然地發覺:

所謂的世界末日,並不是那樣。

天沒有破,地沒有崩塌,
而我們依然存在,不負所望。





溫習一遍,小情小愛

愛是一種病。

病入膏肓之時,會以為:「最愛的永遠是在遠方,最痛苦的永遠使人難忘。」

但,若是兩個人的相遇, 是冥冥中注定的事情, 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別離? 若相愛, 是冥冥中注定的事情, 那麼我們何苦處於曖昧之中那樣的不甘脆? 若相知進而相守, 若相識而卻始終不相遇,若這一切都只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我在想,關於愛的議題時, 我們都可以開始喘口氣。 因為這一切的一切, 與它們發生的經過, 乃至於事情最後的收場與結束, 一切都只是冥冥中注定的事情而已。

那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再努力? 在茫茫的人海之中找尋他的身影? 那我們可不可以在明日太陽從東方冉冉的升起時,在路邊上遇見某個陌生人, 然後從此的與他私定終身? 因為「冥冥中注定深愛的不能在一起...」,那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再愛下去,反正一切都在冥冥中早已注定?

事實上證明,深愛的也許此刻也正深愛著你。
(或者你不知道你被深愛著)
事實上證明,我們總是得不斷的從錯誤的感情中學習。
(或者你並不知道人在逆境之中所鍛鍊出的剛硬性)
事實上證明, 在幾經掙扎之後總會出現那樣的轉機。
(或者當你深陷於泥藻時已學習了卡住時的應變能力)
事實上證明,這詞句,會自動的透過時間來驗證冥冥之中注定的那些事情。
包括了我們究竟是不是能夠如此甘之如飴的「受累於愛」。

冥冥中注定,我必須和某些人相遇。 冥冥中注定,這些人的出現會替代過去某些人的離開與他們曾經在我心裡留下的空隙。 來了一些人, 走了一些人,新來的這些人,有時或許是冥冥中注定,要在此刻出現在我的面前。 然而,事實上證明, 命運這東西需要人類去開創與挖掘。 命運這東西需要你去打造。 於是,你和冥冥中注定的人相遇,相戀,相愛,相知,相識,相守,乃至於相互扶持。 祂給了你一個機會, 你非但沒能把握住可能幸福的機會, 卻仍然深深的相信, 冥冥中注定深愛的不能在一起。

事實上證明, 【愛】是一種病,有時就是寧願無可就藥的持續病下去。
這非關冥冥中注定。

愛是要相信,以事實來證明。

我不明白的事

這世界上有太多,我不明白的事。

不明白有些花,為什麼只在春天時綻放,
不明白有些書,才翻了一頁就想跳過下一章?

而我們誰也不知道,
究竟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失散。

不明白到底,為了什麼我們不能在一起?
再一起,失散?


愛的禮物

近日每天早上醒來床上都會出現些貓玩具。
牠壓根的預備半夜三更的也一起玩的態度。

是說,過陣子,我想我仍然匯繼續的收到不同的禮物。
有時,是半隻蟑螂,而有時可能只剩下一隻腳。

這是貓,愛你(妳)的表現。
喜歡你,就是送些自以為是的禮物。

十七

以為 擠掉了一顆青春
就能換來一張清澈的臉

抽過的那支煙
被暗戀我的人 剪掉了三分之一的長度
收在
她的抽屜裡面

我以為 說得大聲點
他們就看得見我
存在的世界

書包斜掛著
前面的跟後面的
左邊的和右邊的
走成了奇形怪狀
在午後的街

我聽過的幾首歌
成功的把妞變成了心愛的妹

而此刻暗戀我的人
她仍收藏著
我用過的那只咖啡墊

青春 是一種特殊的狀態
好讓我更新在我的MSN

肥胖貓

為了證明她究竟有多愛牠
她不停的餵食著她的愛

為了證明牠究竟有多愛她
牠不停的吃下她給的愛

肥胖貓的肚子裡面,
就這樣地,裝下了許多的愛。

只為了證明,她們是彼此的相愛。
就算撐死,也划算!


分散投資

如果感情可以分散投資,最後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是個贏家。
但,感情,往往就像放出來的屁,一樣的那麼小氣。

我想遇見你

我想遇見你
在黃昏時的沙灘上
在海鳥棲息的欄杆旁
在昨日踩過的樓梯上

我想遇見你
在窸窣的大樹下
在出門時的第一個十字路口上
在你偶然路過的大街上

我想遇見你
在最好的時光裡
在最落魄潦倒的日子裡
在每一個生命的步驟裡

我想遇見你
在昨天,在今時,在明日

我想遇見你
不管你願意不願意
我都想要遇見你

畫食譜

之前買了一盒水彩色粉鉛筆,最近拿這個來畫食譜,覺得畫出來的成品真是一整個超美的啦! 這使我十分的欲罷不能! 年初時小貓送我的那堆手作書裡,夾了本桌上型小月曆,每個月都有一些簡易的食譜,閒來沒事,就會照著照片上的食物塗塗抹抹,有時也會按照食譜上的步驟做來吃。 勾勒好了草稿,最後再用水彩色鉛筆上色,感覺挺好。

我個人覺得, 用色鉛筆,水彩把食譜畫到最高境界的是這位「貓,果然如是」。 非常喜歡她的畫風。 就是一整個看起來十分舒適的感覺啊! 會讓人好想嚐一口她畫出來的東西。 不過我覺得,我從現在開始練習一下,應該也不算太遲。 (握拳)

有目標,總是讓人充滿了希望!


兩性作家?

昨晚,電視上轉播著,某知名「兩性作家」針對新時代熟女們晚婚,不婚的心理狀態做出了分析。 該知名「兩性作家」說道:「新時代女性不結婚4大主因:1. 眼光太高 2. 離婚率高 3. 兒女教育 4. 嚮往自由」。 就當該名兩性作家說得頭頭是道之際,我噗上了網來給身邊的未婚,單身女友們聽。

是說,我的書櫃上也的確有個一兩本該兩性作家過去所寫下的書籍。 翻閱過個幾次,曾幾何時,他所寫下的書籍,就像沙漠之中偶遇的那一股甘泉,生津解渴,撫慰人心。 但,日子久了,偶而聽到了他在公開場合的談話性節目內容,便不難發覺他正與時代脫節。

新時代女性不結婚的主要原因,蛋捲說是應該是: 「1. 男人眼光不夠高,2. 男人愛養小三,3. 男人不帶小孩,4. 男人嚮往自由。」 是說,站在女性的立場上看來,似乎是蠻有道理的。 於是乎,關於結不結婚,單不單身這件事,顯然就是呈現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話題。

歸根究底,就是愛情,絕對不會是只有一個人的事情。

兩性作家說了,「女人有了三高以後,自然而然的眼光也跟著高」。 諾! 這一整個就是站在無知的男人立場上才會說出的狗屁理由。 什麼叫做女人有三高了以後,眼光自然也跟著高?! 怎麼不說,男人太過於膽小,看到了條件好的女人,就是打死都不肯放下自己的自尊? 若是按照該知名作家的年代看來,顯然該名作家的面子,是要比銅牆鐵壁還要厚啊! 於是乎,在自己不願意放下自尊勇於追求的情況下,只好推托說是別人的眼光太高?

離婚率高,這也要歸咎在新時代女性不結婚的身上嗎?! 離婚率高,甘你個屁事?! 這部份就像是在說,昨天有人因為愛玩衝浪,結果因為浪大出了事,從此以後,大家都不許衝浪。 又或者是在暗示,昨天有人得了感冒,從此以後大家都不要出門這般的瞎忙! 但,說穿了,別人離婚,關我個屁事啊!?

又說了兒女教育吧?! 我想熟女之所以被稱之為熟女,相信對要不要生,要生幾個,怎麼樣教養這類的事情,已經有了個底線。 兒女教育也可以成為新時代女性不結婚的原因,這樣的說詞,真是完全的不合邏輯。 嚮往自由吧?! 嗯...哪個人不愛自由?! 男人就不嚮往自由了嗎? 又是一個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的理由。  

整體看來,該知名兩性作家,根本就是一整個完全沒有搞清楚為什麼新時代女性不結婚,或者是晚婚的理由。 但為了維持他是知名「兩性作家」的身分,因而公開的在電視節目上發表些不是理由的理由,虎弄大眾…

期限

給所有的事物,一個期限。

在期限之內,永恆的保鮮。
於期限之外,永遠的抗衡。

給昨日的種種,層層的包裹。
就封住了,它們腐爛的可能。

星期三的美術館

星期三的早晨,醒來後收拾著桌上零星的小物。 偶而,會這樣,突然的想到隔壁的小鎮上去,隨意的逛逛。 於是乎,上網搜尋附近的文物古蹟,又或者,美術館?! 就這樣的,發現了過去從來沒有注意到的美術館。

距離我家,大約15-20分鐘的車程,之前也曾提起的那個小鎮。 小鎮有點歷史,說小,其實它一點也不小。 但,因為年代比較久遠一些,保有約十九世紀時的建築物,附近的住屋價格不匪,在這兒來說堪稱得上百萬的豪宅。 不過,雖說是百萬豪宅可是從外觀上真是一點也看不出來。

一間屋子的價格,我始終覺得應該與它的年代息息相關,而地點則是其二。 一間古老的房子,裡頭的木頭多半老舊。 正因為它們老舊所以才值錢。 試想,現在蓋房子,哪還用得到原木? 好一點的原木,早都被列為保護,現在的建商,再也無法以原木建蓋出那樣的屋子出來。 所以,一棟保養好的老房子,坐落在這個小鎮上,頓時身價水漲船高。

我喜歡那個小鎮。 每一條街上總是看得到這一棟棟古老的建築物。 小小的矮房,矮房前方有個小庭院,庭院以矮灌木圍起,為那間屋子添增許多神祕的感覺。 就好像,電影裡頭那一棟棟美式住屋。 好溫馨,好溫暖的感覺。

沿著Colorado Blvd往西邊走,右手邊就可以看到這間美術館。 美術館旁有個小停車場,轉了彎,我把車子停在陰涼的樹下,以散步的方式朝美術館大門的方向走去。 五月的風,迎面而來,舒適的溫度,覺得就是很適合逛美術館。

門口的警衛好心的提示,一旁有好走的通道。 是說,我個人還蠻喜歡爬爬樓梯的。 有時,一個人的時候,還會特意的選些樓梯來走。 彷彿在爬樓梯那過程之中,會讓人有一種十分踏實的感覺。 你知道,就是這樣,一步,一步的走著。 我向那位警衛打了聲招呼,他接著提醒美術館的開放時間。 是說,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很喜歡在開門前,或者是與人約定之前的時間到達,四處的逛逛。

出生在Oregon的Norton Simon是個百萬富翁,也是個慈善家。 1925年時,進入了美國柏克萊大學攻讀法律系,卻在無意之中開創了金屬薄板公司,並將其發展成了加州重要的罐頭鐵罐製造商,因而發跡獲利。 Norton Simon的收藏,堪稱為擁有了全美最廣泛之私人收藏。 他的收藏,包含了印象派,老大師,到現代藝術等等十分廣泛。

是說,一間私人美術館可以看得到那麼多收藏的作品,真是不簡單。 真是讓人不禁感慨,有錢真好! 走進了美術館,會發…

總會想著

總會想著,寫下三言兩語,貼上了郵票。
丟進郵筒裡,寄去陌生的國度,給不具名。

總會想著,變成一個郵筒,
隨時隨地,讓你投遞。

有時,總會想著,就是件很美的事情。

青春是

青春是一只易開罐。
久了,自然而然的會走了些汽泡。

青春是一早醒來,
想像你俊俏的臉龐與一頭纖纖長髮。

青春的樣子,好好笑。

Tulips

朵朵,愛的表白。
永遠的,無盡的,最愛。


愛是

愛是讚美,是鼓勵,是黑暗之中一盞忽明忽暗微弱的燈光。
愛是希望,是期盼,是明知道失敗卻仍舊勇往直前的力量。

然而,愛不是懲罰,不是遺留給親人永世無法彌補的傷。

下陷

彷彿我們,確實會經歷過那麼一段下陷的歷程。

同樣的站立姿勢,心情,以及週遭事物環境,
卻在這段下陷之中,凝望著另一處的風景。

它們扭曲,傾斜,變形。

但,我們仍舊是以過去同樣的姿勢站立,
以期待之中些微膽怯的心情,迎接每一次的下陷。

莫名其妙中大獎

之前就聽說過只要每個禮拜上網回答些問題,醫院人事部就會以抽籤的方式,送道奇球隊的入場券。 是說,之前身邊沒什麼會想要去看球賽的朋友,所以從來就沒有想過,要上去花幾分鐘的時間去回答問題。 前些時候,買了兩張球賽入場券以後,就在想,如果是不要錢的那也是挺不錯的!

從那之後,就還蠻注意每個禮拜的問卷調查。 上禮拜,一如往常的上去回答問題,今早收到醫院來信,說是抽到入場券了! 於是乎,雖然今天休假,但仍是迫不及待的跑去了人事部領獎! 重點是啊,它的座位超好,一張票少說也要一百多塊錢。

(顯示為興奮狀態)

我希望五月十一日這天,不要世界末日。 我希望五月十一日這天,不要世界末日。 我希望五月十一日這天,不要世界末日。 我希望五月十一日這天,不要世界末日。  我真的希望,世界末日可以等到我看完了球賽再來嗎?!


挖心掏肺

愛上一個人,果然是比信仰還要可怕。
挖心掏肺的,還問你要還是不要?

愛上一個對你挖心掏肺的不容易,然而,
愛上一個讓你挖心掏肺的更是難上加難。


Believe

「To see is to believe.」

故,當我真的看到了賓拉登的遺體時,我便會相信所見之事。
而我相信,有時,即使親眼見到,也未必表明了事情的真偽。

五月

一轉眼,走進了夏天。

這裡的夏天,會吹來一陣陣的熱烘烘的氣味。 乾燥,容易使人感到焦慮。 但,也是這樣的風,會使人想到海邊去走走。 這裡的人,一到了夏天,皮膚普遍的都會晒成了古銅色。  健康吧?! 我想。 最起碼,一年四季裡,陽光總是充沛。

會有一種,不知道「四月」跑去了哪裡的感覺。 感覺好像也沒從事些什麼特殊的活動,也沒有很完整的將四月的每一個日子清清楚楚的記下來的感覺。 但,四月於我而言,是「豐富且美好」的。  就是,一種感覺吧?! 感覺是有目地的生活著,感覺是有目標的在生活著。 而這樣的感覺,使人就莫名其妙的滿足了起來。

三月時我定了一張票,難得達賴喇嘛來訪。 想說,好歹他老人家也稱得上本世紀知名的精神領袖,於是乎,我給自己買了一張票,想說五月初時就去聽一下他的演講。 怎知,到了當天,信箱裡頭接獲一封官方的通知信,信中說道達賴喇嘛由於身體不適,因而取消了原定的行程。 所以說,世間的萬物,果然是在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有著我們無法預知的命運。

命運如此,我就是聽不到他現場的演講。

是說,這些年來,對於自己無法掌握的事情,似乎是已經比較能夠釋懷了些。 比方說,一些無法預知的突發事件,一些我們無法左右的思想, 以及所有那些我們無法控制的情感等等。 諸如此類的無法掌控的事物。  可是,我還是覺得,人即使無法掌握些事物的發展和它們後續以何等的樣貌收場,我們似乎還是必須一試再試,一闖再闖,就不枉此生的感覺。







女頭目

(覺得)當一個女人,決心要統治世界的時候,
她的爆發力絕對是比男人要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於是乎,她慫恿著亞當,咬下了一口不該咬的蘋果。
而如今,她預備出來選總統。

是說,假使,有一天我們的世界要毀滅,外星人會攻打地球。
我覺得,發號施令的,恐怕也會是個母的外星人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