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09

看不見

色階板

日光好

靜物

同時,從口袋

Translation as a patchwork poem

潮濕溫和的神經質

所謂的藝術,宛如卡夫卡海邊的對話

大風吹

第十五朵向日葵

浮生妙喻

看蝴蝶翩翩飛舞...

那年,我們的青春閃閃發光

食夢者

永遠是那麼地

是非

還好,我不是

送走

這一去,我就不再回來了。

安然地與寂寞為伍

我只是在想

藍藍

暗湧

假設

孤立群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