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08

「Earl Grey,Hot」

我依附著你拉長的身影

躍過護欄吧! 更遠處。

是不是?

難道

從你的眼看見我

不然你說該怎麼辦?

關燈就會發出螢光

令人懷念的小菊花

籠罩

請你把什麼什麼還給我

其實我感到非常的煩燥

你有沒有看到我的菜?

就走了

閱讀使我碎碎念

看似完整,其實並不

大多數的時間裡,我不住在這個星球上

讓空氣中吹起一陣南美風的切

葬禮

旅程

香水

不要看,因為很短

開花,花謝,沒有他

女人啊! 女人

吃剩下的最後一口

走了,但心裡仍惦記著

如果說

「懶惰的人都溫柔」

反撲

寫下是為了日後擦掉

我很在意的那句話

我在寫你,只是別人不知道

留下一些被敲爛的東西

我的,你看不見

空出來的地方裝滿了字

並沒有

流逝

即使我們都會這麼說

有沒有關連?

醒來時,仍說著醉話

POMIRITA

過去

告訴我

有點像在敷衍了事..

是不是折疊後就可以不算?

Every possible Ways

奢華

撲個浪,並挖掘它

或者

好怕遇到熟人

喝一杯酒,大聲唱

掩飾

我的心下起了大雨

聽我說

「可我從來都沒有 像你想像般的堅強」

我只是不想一個人

就到了嗎?

我看你看我的眼

『愛情太短,遺忘太長』

你不要 我把它吃掉

之後

你給的期限

乓的一聲,就碎掉了!

只是一種感覺..

等量

我的心在飄

我們的關係

隨著時間不停走

失散的角

噗浪的人生

【冥王星】

咖啡色的M&M

酸溜溜的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