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08

夏日低潮時的盛品

晚上看了HBO播放的2006年舊片《Turistas 》中譯:【歡迎來到殺人勝地】(我個人覺得翻譯這部片名的人 真是合我意 完全的把故事的精華描述的一整個淋漓盡致)

話說 八名歐美年輕人不約合同的一起到巴西自助旅行 途中遇到交通事故 被迫等待下班公車的期間 發現海邊有家小酒吧。 海洋、酒吧、胸部一整個美到不行的巴西豪放女、和帥到不行的巴西型男...因受不了誘惑故滯留於鄉間過夜。 一夜的狂歡後 第二天醒來發覺被洗劫一空...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攜手前往附近的小鎮上報警 怎知發覺村裡頭的人對外來的人並不友善。 遇到一名拔刀相助的當地青年 以為遇到了救星、渾然不知自己正走入更為驚悚的事件當中。

深山的某個角落裡 有個商人專以拐騙的手法 取下這些外來者身上的器官 再將這些人的器官賣到里約的醫院裡去。 以慘忍的虐殺方式 把活人身上的器官一一的切除下來: 腎臟、肝臟、心臟...有時甚至於取身上的皮肉組織等等。 只要能夠使用的全部都無一幸免。 把抓來的旅客以殺豬的方式處理掉 過程十分血腥慘忍 噁心的把挖空的屍體擺在一旁的畫面 更讓人不由得聯想起屠宰場裡頭的豬隻。

劇情有點爛 除了血腥殘忍虐殺變態以外 整部片子就是一整個很白爛。 但是、炎熱的氣候 低迷的空氣...通常就是要這樣看些爛片來麻醉一下自己。 所以當我拿著遙控器轉到這台時 就忍不住的給它一直看下去。

你一定不會相信、就是這樣驚悚白爛的電影 片尾居然會有這麼好聽的音樂、我聽到這首歌 心情突然雀躍到不行:

她的名字叫做Adriana Calcanhoto 巴西的浪漫民謠女歌手...這首歌的歌名叫做【Fico Assim Sem Voce】 葡萄牙文 翻譯成英文 歌名叫做 [I become this way without you] 。

是吧?! 這部驚悚片和片尾曲就是一整個很不搭嘎 但偏偏就合我那跳Tone的調調~

[大家說英語] The inevitable death (adj.)

How else could it be?
aside from the inevitable death
with one hand tearing apart from the rest
with blood gushing through my heart

How else would it be?
aside from the inevitable death
ashes to ashes
dust to dust

where i came from
ultimately the place i shall belong
the so call inevitable death
Figuratively, literally

Sing me a song
like there is no tomorrow

午夜十二點五十四分

● 午夜十二點五十四分。 被大力撞擊中的貓吵醒。用牠入夜後便清晰的貓眼逮到一隻流亡中的蟑螂。四腳朝天的模擬著死亡中的現象。後來我才知道這是蟑螂死裡逃生的最後一招。期盼已詐死的方式。逃過肚破腸流的死狀。後來我才知道。世間上不論是哪種生物。其實都很怕死。不是怎麼死。而是何時會死?

● 這時候想起。夜裡頭抓蟑螂。是貓向主人炫耀的方式。帶著支離破碎的禮物。牠根本不知道。究竟牠的心意是不是真能夠討主人的歡喜。 三歲的智慧裡。透過抓蟑螂的行為。直接了當的炫耀方式。 據說。貓養久了。貓的身上 有主人的身影。而主人的心裡。則有貓的思緒。 究竟是不是這樣。老實說。我也不太清楚。或者。這時你要跟我說的。不外乎就是那些。某些事物就只能提供為參考。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看多見多聽多了。便深刻的融入。是不是真的這樣。所以看久了一隻家貓。就容易成為一隻貓。不知怎的。我常想著。給你帶些支離破碎的禮物。來討你的歡喜?

● 『你喜歡我?』 是這時腦海裡浮現出的疑問句

● 我突然的清醒了過來。 一點十二分。 貓抓完了蟑螂。我用長長的掃把拍打著詐死的可怕的牠。我們之間激勵奮戰了好一會兒。牠還是沒死。我仍站的遠遠的不敢靠近牠。從沒有這樣的期盼過「死亡」的降臨。 深切的期盼著牠的死亡。 我突然期盼著會抓蟑螂的男人神奇的從衣櫃裡走出來。像一名身手敏捷的殺手。戴上黑色皮手套。鼻梁上掛著墨鏡。身穿著皮衣與一條黑色的西裝褲。殺了那隻蟑螂。已最慘忍的手段。慢慢的折磨著。一點一點的處死牠。像一個人。倒映在心中時所出現的黑影。慢慢的從影子的邊緣。長出伸展中的觸腳。像一隻被研究中的巨噬胞。吞食著病原體。捕捉著四周圍擴散開來的細菌。一點一點的透過Fusion吞食掉整個帶菌的母體?

●  其實我也知道。世間上不論是哪種生物。其實都無法預知。不是怎麼相遇的。而是何時會相遇。你出現的方式。儼然就像顯微鏡下一隻被研究中的巨噬胞。釋放出的Protein Kinase。調解著主細胞的生理反應。溶解著外層。吞食掉帶菌的病原體。擾亂我原有的生活秩序?

● 夜裡。被貓吵醒。躺在地面上詐死的蟑螂。吵醒了隔壁房的我的娘。她拯救了我和牠之間的僵局。上網。寫下了這篇我在午夜十二點五十四分醒來時腦海中浮現出的字字句句。然而其實我最想問你的。其實只有中間的那一句?  

忽然

我在便條紙上寫下了這句話:
『忽然的就低下了頭去, 想哭就流下一滴淚。』

接著 進入了長長的低潮期

只是我不知道

我只是不知道
你是不是會趁機 送我一程
當我還懸掛在下一個階梯的時候

我只是不知道
你是不是可以 送我另一個小階梯
在我突然間失去力量的時候


Fit and No Fit

小妹買的新鮮貨...星期六的早上 在設定這東西。

嗯...它測量你的體重 根據你的身高 計算出你個人的BMI數據。 而所謂的BMI (Body Mass Index) 就是根據你的身高與體重計算出身材大小體型。 BMI質 從14.9一直到40 每個數據可分析出你的身材是屬於哪一種類型:

14.9      屬於厭食症體型
15-18.4 屬於過輕的體型
18.5-25 屬於正常體型
23-27.5 屬於過重型
27.6-40 屬於肥胖型

一般來說18-25之間是正常體型 早死的風險比較低。 不過BMI計算出來的數字有個缺點 由於計算程式中把"體重"類入考量 所以其實並無法估計該人的身體實際上的脂肪多寡。 換言之、同樣是27.5的BMI值 但很有可能一個人身上肥油比較多 另一個人身上肌肉比較多。 以下是計算你的BMI值的程式:

           BMI = Weight ( kg) / Height in square meters (m2)

由此可見、芭樂早死的風險 還不算太高!

那個踏板有點機車...要是佔錯位子它會叫你下去重站一次...而且擺放的位置一定要搞正確 不然會像芭樂一樣 始終站不進電腦上設計的那個圓圈圈。 往左往右的方向會搞錯。 除此之外 正式開始做運動前要設定的東西很多...包括你的身高 測量你的體重等等。  根據Wii Fit的分析 宇宙無敵霹靂青春的芭樂 竟然有著相當於55歲的健康。 所以我就說麻...我早就應該退休了!!! :)

詩一首做溫習

醒來後
在腦海裡用尖銳的鑿子刻下
深刻的刻下你的名字
你的影像從此停留在我的腦海裡
為我深深的喜愛

不過只是這樣...

說穿了 不過只是這樣
有時候 我喜歡和孤單在一起
有時候 又喜歡和你在一起

田村太太

眾多同事當中 有位日本籍的田村老太太。 她在我們當中屬於資歷最高的...日本來的第二代移民 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六月 (June)....身材微胖 臉蛋圓圓的一别於往常 電視劇中那些日本婦女矮小瘦弱的形象。 平常大夥都習慣叫她June...但是、June自己每每接起電話時 總會以"田村太太"這樣的稱謂稱呼自己。

事實上田村太太到底今年幾歲 和她同事多年的人仍然不太清楚...只知道她藥劑系畢業的時候 書本上所教的那些藥物是現在的三分之一。 後來大家預估的結果一致的認為田村太太 今年大概六十有八九...事實上已經是進入了退休的年紀...不過就我所知 June自己還沒有打算退休的意願。

想想也是...現下的社會形態 每個人忙碌著超時的工作的生活 等到退休年齡來了 才發覺自己並無其他的興趣...退休了以後 手頭上那些多出來的時間 不知道要怎麼打發比較好。 因此索性能做多久就多久...後來的工作 並不是為了生活 反倒是消磨多出來的時光~

根據專家研究顯示 日本人平均壽命是82歲...堪稱世界上第一長壽的國家。 我個人認為這和她們平常的飲食習慣以及自古以來傳統信仰等等的因素有著極大的關連。 日本人吃的本來就比較清淡 不油膩 再加上有著虔誠的神道信仰..不論是體內還是體外都夠環保 所以活的也比較久一點。 好比說田村太太她的婆婆 (田村先生的母親)今年九十二仍健朗的活著、三不五十的我還常會聽到田村太太嘴裡抱怨著她這位高齡並且時常不可理喻的婆婆~  

早幾年我們的田村太太是我們部門的經理...經理的上頭還有個執政總管...當時的執政總管是個三十來歲的年輕人。 兩人常因為行政上管理的理念不同引發爭執。 後來田村太太做累了 要求調換成現在的工作性質...年近七十的田村太太從原本過去一週五天 每天八小時的工作時間 調整成和我們一樣 每週工作三到四天 每天十二小時的工作時間。 長時間工作對一個年近七十歲的老太太而言 是件十分辛苦的事情...因此、通常田村做了大約六七個小時以後 腦袋瓜子就會出現短路的現象、例如明明昨天還知道的事情 今天就不記得了~

腦袋短路的事情 有時候會讓我感到很火大...本來就已經是夠忙的了 還有個不斷在你耳邊叨碎的老太太 不停的唸唸唸。 東方人的教育通常仍有著敬老尊賢的概念 因此就算田村太太平常神經錯亂起來 開始對著我碎碎唸時 即便是感到很抓狂 我仍…

不是我愛唸...

上禮拜我在抱怨工作用的信箱常出現空間不夠用的情況...假使我只是個家庭主婦 那麼似乎電郵空間真的不用太大...平常最常收到的可能是一些繳費通知、網路上訂閱的某個"寶寶與我"周刊、新聞、私房菜食譜、情書等等之類 不會佔去太多空間的信件。 假使我是個卡車司機...那麼或許真的不用使用到太龐大的電郵信箱空間、了不起收收訂貨單之類的信件。

然而、偏偏我是個需要使用龐大的儲藏重要信件功能的江湖郎中...更重要的是 三不五十的我會遇到十分在意自己學期分數的學生、通常這類的學生會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塞爆我的Email 好比說 你交代她閱讀的一篇研究報告...她除了會按照你所指示的交功課以外 她還會連帶的附送妳五六篇各式各樣的其他的相關研究報告。

一個KB 加上另外一個 KB...
當很多個KB聚集在一起時 會變成很多個MB~

顯然的絕大部份在醫院裡頭幕後的那些個了不起的電腦工程師 對於理想與現實之間始終無法將其融匯與貫通。 乃至於絕大多數的時候、設計出來的產品完全的與現實狀況不相符。 當然、或許就是必須透過現實與理想無法連貫時所產生的後遺症 進而不斷的推出2.0的商品。 硬體的軟體的...不斷的在升級。 更奇怪的是不論你怎麼升 它就是始終無法達到令人滿意的境界 原則上我認為這些人都應該拖出去砍掉 Del 或者是丟進垃圾回收桶裡頭!

不說別的 就拿我們醫院的整個電腦系統來說 幾年前從好好的IBM AS/400進化到Windows系統...其間轉換的過程是非常艱難的 (這段其間住院的病人實在是冒著很大的風險)況且我一點都不認為它真的非常的User Friendly...平均我每天需要過濾上百份藥單 每一張藥單上面幸運的時候只有一個藥 三不五十的會有十幾二十個藥 每一個藥需要透過人工方式輸入到這個不知道是哪個白癡設計出來的Pharmnet系統。 裡頭 人腦+電腦兩者合二為一建立出病人的電子病歷。

重點是、我真的一點都不覺得它非常的user friendly....

走廊上到處都可以看得到旁邊停放的Computer On Wheel(C.O.W) 護士們平常就牽著她們的COW 進出來回的在病房裡走動。 給病人吃了什麼藥要記錄到電子病歷裡頭去、醫生要看個驗血報告 要先通過無數的密碼關卡...拔辣除了每天要以人工方式建立這些病歷以外 還要確定用藥正確、 有沒有過量等等 其…

很久到底是多久?

最後你大約只剩下45分鐘的時間...有呼吸、無呼吸、有脈搏、無脈搏。 你的胸口貼滿了心電圖的膠布、雙手因為扎滿了針孔出現了淤血的狀態...一旁的小護士急忙的在病房裡奔走、一旁指揮的醫師嚷嚷著...重複的那些動作...然而最後你大約只剩下45分鐘的時間。 你來、沒有經過任何人的同意...你走、也沒有人會再次的阻攔你...最多你只有45分鐘的機會 一直到心室無收縮 那人宣判著你的生命跡象。所有在這之後的一切 在我看來就沒有它的意義可言...沒有如果可是或也許~

對我來說 大概就是這樣...

你所有的就只是現在 沒有什麼所謂的來世或者永垂不朽的人生 沒有人會永遠的記得你 也沒有人會很徹底的將你遺忘。 偶而想起來 或者你會想起是在某個夏天裡 你曾經認識個這樣的人...正值青春的十七歲 穿著一件深藍色的棉質上衣 肩頭上夾著那麼一包黃色的長壽牌香煙 穿梭在新竹的哪條街...後來 每當你經過那條路的時候 你會想起這麼一個人 黝黑的皮膚 騎車出現在中華路的轉角口...露出他的一顆小虎牙 對著經過的你微笑。

但、充其量 我們就只能記得這樣...那人死後到底是不是會到天堂? 或者是不是在另一個世界裡過著另一種生活? 這些 事實上在過完了最後的那45分鐘以後 就是完全的不存在的。 又或者在一個悠長的假日結束以後 結束了那段你自以為偉大的戀情...聽見你的姊妹憤慨的替你打抱不平的聲音。 你開始想像當飛機墜落的前一刻她眼前所看見的最後的美麗風景。 而你所看到的這些 其實對他們來說並不具有任何的意義 不過是我們在這個世界裡的想像而已~

那些死去的人 後來 沒有一個活著回來告訴我們 到底人死了以後有沒有以後? 快樂與不快樂? 是不是還會感覺到哀傷? 會不會落淚?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事情真的只是這樣 你預備記住我多久?或者根本不會很久..但、很久 到底是多久? 或者並沒有很久那麼久~

陰影

但是,我們後來誰也不知道
倒映在心裡頭的
除了陰影 並無其他的畫面

悠然的處於地球凹陷的表面
再沒有比什麼
更值得令人振奮的事情

像一群輕划過湖面上的雁鴨
波動了一陣子的湖水
在雁子季候性的向北飛行
倒映出來的 除了陰影 再無其他
無其他令人震撼的事情

價值觀

話說、昨晚在PO文的同時 電視新聞上正在報導的是教育部最新政策 開放高中生申請[產假]...

高女生:[開放產假? 那不是變相鼓勵懷孕?]
高家長:[不好啦! 學生還是應該念書才對..]

立法到底是在維護多數人的利益? 還是保障少數人的利益? 政策是說 "允許高中生請產假" 政策沒有說 "為宣導提倡高中生懷孕、鼓勵大家申請產假" 所以在我看來...開不開放申請產假和妳要不要懷孕生子一點關係都沒有! 人家不開放申請產假 這些人就不懷孕生子了嗎? 那現在開放申請產假 為什麼就會變成鼓勵懷孕生子? 這實在是我個人聽過最莫名奇妙的事情!

晚飯時我娘說她一個朋友的小孩 前些時候大學畢業了 學的是經濟 但是我娘說他的行為非常的不合經濟效率。 四年大學唸完放著工作不找 向他母親要了五千塊錢美金 到歐洲去旅遊去了。 我娘問我 現在工作好找嗎? 嗯 學經濟的 我是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現在大部份的機構都頃向於開支節流 一個人能做的事情  通常不會多請一個人來增加自己的負擔。 就拿我們醫院來說吧! 之前病患流量少 所以後來許多離職的空缺都一直沒有補上...口頭上是說沒有裁員 但是實際的情況看來 人手確實是不足。 人手不足 上面的頭兒只會跟妳說 [嗯 我們有在找了!] 這類安撫你的話...當然、不可否認的是現在前來應徵的人 素質都很差~

大學畢業 學經濟的...若幸運的話 從歐洲回來送個幾百份履歷表出去 一年大概也不過三萬多塊。 光是歐洲的一趟旅行就用掉了五千塊錢 這位社會新鮮人 肯定不知道民間疾苦...一間600-800呎的小套房每個月的房租就要一千七、八....聽說還有一條狗 狗飼料每包十二塊錢到十三塊錢不等 吃的省一點兩三個個月一包、出門買個菜就要花個四、五十塊錢、一加侖普通級無鉛汽油要價四塊五毛九...重點是 這一切的一切 都是在假使你幸運的話可以找到一份三萬塊錢的工作。

這星期、我們有一批藥劑Post Grad結業。 我後來發覺這是一個現象...我們對這批post grad印象非常的糟糕...來醫院一年 直到上個星期為止還在問 "這個怎麼做?" "那個怎麼辦?" 一年的光陰過去 彷彿什麼都沒有學到...更令人感到氣憤的是  這些人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每每你還是得看著他做事 盯著他交作業...先進的科技產…

不是愛情有問題

前些時候寫著篇投稿文 奬品是一本書。 一本關於愛情的祕密的書...我對作者了解的不多 也不知道是從哪來的作家網站連結。  似乎也就是一如往常的四處亂逛 逛回來的訂閱。 硬是寫出了一篇關於愛情的祕密的投稿文。

老實說 後來假使你問我 那則文章的內容主題以及重點究竟在哪裡? 我很難向你解釋! 我也很怕被人要求重寫或者是同一個主題再多寫一些其他相關的文章內容。 我喜歡在深夜裡爬文...夜深人靜、四周圍沒有其他的聲音來打擾 通常我會戴著耳機 聽一些適合在夜晚裡聆聽的音樂 多數的時候 以古典樂居多。 這時、彷彿有另一個從布幔的另一端飄了出來 深深的種植在我的體內 透過我的手指 說那些一旦脫離了以後 我便不認識的字句。 因此、我很怕聽到針對某一個主題多寫一些的要求。

過去 我還蠻愛參加這類莫名其妙 非常無厘頭的徵文...但是通常我會先看看徵文的奬品是什麼? 徵文的主題是什麼? 奬品是不是據有相當的吸引力...作文題目會不會很難發揮這類的事情。 好比說 前些時候友人shinjan就丟了個星巴客的浪漫巴黎咖啡組徵文活動網址。 因為從來沒有去過巴黎 也沒有和法國男人交往過 所以不知道究竟那巴黎的感覺到底應該是怎樣的...沒有感情的加持 彷彿在四周那些漂浮中不輕不重的空氣。不過因為有奬品 所以還是可以引起我的興趣。

芥末說:「聽起來就像芭樂米的口吻 "這不是愛情的問題 是男人的問題!

是啊! 愛情本來就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那個男人有沒有給妳奬品。 然而、我覺得愛情的本身確實是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妳、你、你、還有妳和妳們之間的奬品。 寫作的本身也沒有問題...問題是寫作的主題...有的妳愛 有的妳不愛...有的明明妳很愛它但是它偏偏不適合妳。 有時我的內心會因為可以拿奬品而燃燒著熊熊的火炬。 宛如愛情、妳在裡頭儼然化身為另一名入夜後走出了布幔 清新脫俗的女子..深深的種植著妳的愛情。 不是所有的文字都合理 愛情不是都理性。 不過、總是會為了某個原因 使妳無願無悔的愛...因為有獎品!當然、奬品有高級也有普通級 有限制級還有輔導級。

其實我還蠻忌諱那個誰誰誰來跟我說

「我喜歡妳寫的哪篇文、可不可以重寫一次?」
「我喜歡妳畫的那幅畫、可不可以多畫一點? 」

『不可以、我不要、我不喜歡...』

這世界上關於我不喜歡、不可以、我不要的事情 旁人是很難說服我的。
除非...你可以提…

Words in the Darkness

那些看不見、聽不到的
正處於陰暗深淵裡
發出陣陣的嘶嘯與怒吼

意想不到的寵物

這東西說出來相信大夥一定不陌生! 我娘都叫它"螞蟥"...螞蟥、水蛭 原則上根本是兩者一體...躲在泥沼裡沾上了會拼了命的吸血的地球上恐怖生物之一。 但是、第一次親眼看見螞蟥的醫療用處 這件事情讓我感到非常的興奮不已! 事實上這不是我們第一次訂購螞蟥...聽說訂購的公司還是在紐約那邊的公司。 所以一定要提早訂購...要不然錯過了當天訂購的時間 要等到第二天人家上班的時候才會有貨。

聽說該公司還表明 貨寄出門概不退貨著原則...所以一天需要使用多少隻水蛭一定要計算清楚! 買多了這些螞蟥會死掉 死掉了就沒有再利用的價值。 一次的運貨量大約是二十來隻 用一個大箱子裝著 另外該公司會附送專用鹽巴...說明書上建議每兩天換一次鹽水 以保持螞蟥的新鮮度 另外、為了保鮮 所以通常訂購來的螞蟥都會每六七隻的被分成一罐 上頭標示著日期~

我分過一匹螞蟥...原則上我對這類黑色小型軟趴趴的生物感到十分的恐懼。 遠觀可以、但是、我沒有辦法觸碰它們! 上一匹的螞蟥是由我們其中一位三年級得藥劑學生戴上了手套 一隻一隻的分別抓進罐子裡頭。 個人覺得她實在是很了不起...有一年我分裝過一次這些嬌客。 不過恰巧同事有多出來的筷子...於是、就用筷子 一隻一隻的慢慢夾到1000 C.C的鹽水罐裡。

禮拜二那天回去開會時就聽說樓上有醫生在問有沒有水蛭? 聽說那個病人 手上大拇指潰爛 所以醫生們決定用這類的古老偏方 企圖保留那隻大拇指 (照我說 不過就是一隻大拇指、大不了把腳趾頭給切一隻下來當大拇指使用、前些時候好像新聞上也有這麼報)這些水蛭的使用方法很簡單、放一隻在潰爛的傷口上 然後它們會開始紮實的黏在傷口上 不停的吸血...它們出生的目的 就是為了吸血! 不停的吸著 吸著 一直吸到它們從傷口上掉落為止。

通常一隻小螞蟥在吸了血以後 會變成一隻比平常大了10倍的大螞蟥...吸飽了血 喝足了血 它們就會從傷口上掉落下來。 然後、妳可以放上另一隻新鮮的螞蟥 重複吸血的動作 據說這些螞蟥除了會清除傷口上不乾淨的髒血以外 還會從嘴裡吐出酵素加速血液的循環 並有效的預防血拴、血液凝固之類的問題。

厲害了吧?

每兩天要換一次新鮮的水...要不然很快的就會翹辮子 它們在水裡的死狀非常的噁心...身體的四周圍會出現一些不明的白色物體...時間一久會出現黑紅色的血水狀。 很噁心...很噁心的死法…

推送地平線

黃舒駿有過那麼一張專輯 【雁渡寒潭】我的那張是卷卡帶...至今仍收在衣櫥的角落裡。 後來、不論我遇到了什麼樣的困境 或者只是像一個在這樣炎熱的夏日裡 屋裡沒有開著冷氣 皮膚上微微的發熱時 腦海裡頭便會浮現出歌曲中穿插的播報員聲音、播報員報導著一名以三步一跪 九步一叩的方式環島一週的苦行僧。 然後他開始唱著:「星空隱隱浮動 ,地平線被我緩緩推送,一步一種刺痛,別人的折磨我的解脫。」

這是我唯一的一張黃舒駿的專輯。 老實說、後來我個人對他頻頻出現於太過商業化節目感到頗失望的 或者、潛意識裡我對他的印象仍停留在我國中那個年代裡 在一個夏天的深夜裡一面K書 一面從錄音機裡傳來的他的乾淨的聲音~

我突然想起了我們在那個卡帶的年代...偶而聽壞了哪張 還會大費周章的想辦法把磁帶以透明膠帶的方式修剪回去。 那時的夏天裡 樹上會出現知了...短暫的在一個季節過去了以後從樹幹上墜落 等待著下一個季節來臨時的重生。 遠處飄來閃閃的星光 成群的穿梭在一個夏夜裡、附近的鄰居阿罵 拿著板凳坐在家門前在一個六月的黃昏、我騎著腳踏車 來來回回的不停的繞著一條街直到天黑了為止。  

然而、上一次像這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把自己關在家裡K書是什麼樣的情況? 老實說 我記不太清楚。 隱約的記得一些些與夏天有關的片段。 似乎也是在一個夏季裡、在一個租來的房子裡 外牆上攀爬的藤蔓上開出一朵朵粉紅色的花朵、 由餐廳拉上窗簾後改造出來的房間、屋角出現的幾隻小蛐蛐 把我嚇的魂飛魄散。

其實、我只是在想 是不是我們一定要這樣不斷的將個人的空間填滿? 我是說、那些有形的與無形的空間? 在不同的季節裡 以不同的東西 用不同的方式將一個人填到一個即將飽和的程度? 用文字、用音樂、用那些妳不斷的追求、更新、儲藏、從原本不屬於你的人事物 填滿並且佔為己有。 只是我在想、現在、究竟是為了什麼? 假使、我們總有無數個現在等待著我們...那現在 究竟是為了什麼? 說不定、什麼也沒有~

但過程、似乎就像那名苦行僧...
以三步一跪 九步一叩的方式 緩緩推送著地平線~

All I Ever Wanted

【You】,all I ever wanted
I think that's what I'll be wishing for tonight
And they said, if only you had wish hard enough
All that you ever wish for just might come true.

I think I'll wish for you..
that's what I want

就是愛寫申論題

聽我同事說 這玩意兒還有出英文版的。 問的問題不同 而且問卷的功能也不一樣...假使在Google上搜尋的話 可使用Key words "Dating Application" 就會出現一連串奇怪又詭異的問卷調查。 男生女生的版本、父母調查子女交往對象的問卷等等 。 我同事前兩天Email了兩份不同的問卷給我...下午 回醫院開會時 我們又聊起這類型的問卷...據說 你還可以依照個人的喜好與要求設定不同的問卷。 看來 不論是男人女人 都很渴望知道對方的心裡到底都在想些什麼?

01.你的夢想是什麼?

在年輕的時候賺一筆錢、然後提早退休 找個偏遠的小鎮
在小鎮的某一條大街上 找一間不大不小的店面 開咖啡館。

02.最近最鬱悶的事?

即使不用工作的日子 每天早上時間一到就會自然醒
想多睡一會兒都不行、這讓我感到非常無比的鬱悶

03.如果生命只剩一天.你會想做甚麼?

處理遺產

04.最近最快樂的事情是什麼?

吃到過去從來沒吃過 新口味的Blueberry Cream Cheese + Bagel

05.幸福是什麼?

吃的飽、睡得好

06. 覺得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很芭樂的一個人

07. 覺得挑男(女)朋友長相,個性,身材,氣質哪個最重要?

三個都很重要 個性不好的人很難相處 陰陽怪氣的日子太多了 會很痛苦。
當然長相和氣質不能太糟糕、長相看起來惹人厭就不會有想要相處的慾望
沒有想要相處的慾望 就不用談其他的。  

08.如果你跟你交往一段時間的女(男)朋友的"好友"互有好感
既使你們沒有爭吵,你還是會離開你原本的女(男)朋友而跟他的好友交往嗎?

不會。 這樣似乎會很奇怪吧?

09. 如果有喜歡的人,會勇敢的對他(她)告白嗎?

會! 不過會斟酌適當的時間與方式

10. 愛情、親情和友情你最重視哪個?

親情、愛情、友情。
我是那個把愛情放在友情前面的傢伙...我承認! 有異性沒人性是指像我這種人!

11. 悲傷難過時會想做什麼呢?

會沈默與安靜、沈溺於悲傷難過的情緒中 並且寫下一篇賺人眼淚的作文
然後在文中盡可能的發洩後 回到正常的時候

12. 你覺得忘記一個人需要多久的時間?

當你不在想著要忘記一個人的時候

13. 如果有天中了樂透,而且獎金超多的 那你想用這些錢做些什麼?

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第二天繼續回到工作崗位上
因為害…

六月。雜念

六月、在Celtict成功打下了NBA總冠軍的奬杯與Tiger Woods拿下了十八杆的奬杯之下進入了高峰。 八十度的高溫中 讓冬天裡的出生的孩子個個進入了夏眠的狀態...我是不知道你、但連日來這樣的溫度讓我不時的進入神遊的狀態。 瞧? 光是同一個句子裡就出現了多少個[進入] 你知道我多麼想回到自己的身體裡面。

上禮拜我訂了一本書 一本很厚重的參考書。 考期在十月四號...每年十月份的第一個禮拜會有那麼個考試...說好聽一些是專業上的認證考 考過了未來可以在自己的名字後頭再加上一串又臭又長的名號、但說穿了 不過是商人變相的賺錢方法。 人並沒有因為考了這些認證而變得聰明一些、老闆也沒有因為這樣多加你幾塊錢的薪水。

當然你要問 那考它幹什麼? 嗯 我個人把它看作一個保證...因為誰也不知道究竟是明天會先到 還是無常先到...在這物價膨脹的社會裡 似乎你不得不想盡辦法凸顯自我的才能 來鞏固自己在現今職場裡的地位。

話說 其實除了選擇進修之外你可以選擇其他的投資方式、好比說 隆胸、隆鼻、抽脂...擁有魔鬼般的身材後 迷惑他! 養一個男人或者讓妳的男人飼養著妳 然而即便是如此、妳仍不斷的創造更新的自己 鞏固自己在家中的地位 免除陷入黃臉婆的深淵中。 說穿了、不論你正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 如何讓好再變得更好 成為一道無止無盡的申論題! 仔細想想、這的確是很悲慘的一件事情...即使從學校裡畢了業以後 我們這輩子仍脫離不了"進修"的課題。

人生 在某個階段裡是高峰期 就像六月...所有在六月裡發生的事情都是值得紀念的 但、總有些事情 顯然就是必須在六月裡發生才可以。 過了六月的高峰期 不論你是多麼的懷念那個季節、那樣的海邊、或者你仍嚮往著在難忘的六月裡牽著情人的手漫步在一個日落的大街、不論你有多麼懷念 過了那樣的高峰期 身旁所有的事物開始走下坡。 你再也沒有能力記住那些你想記住的人、再也沒有多餘的空間去思考每一個細節、沒有精力有時甚至連大門都不想出。

六月天 一個人進入神遊與冥想的狀態的機會逐日增多~

你在哪裡?

夏天的太陽
藏在樹蔭的後面

高貴的貓咪
躲在高牆的上面

一條潺潺的流水
偏要到 海的那一邊

如果你知道
你是這樣的
住在我的心裡面
在一處無人的島嶼

『聽我說,愛情的祕密』

然後、我們像個孩子般的不斷的在這一小段遙遠的路程上跌跌撞撞....

當然、你要問的是究竟我們從這過程當中取得了些什麼? 我在想、或許、最後我們什麼也沒有得到! 沒有走到婚禮的終點、也沒有得到旁人羨慕的眼光、更沒有所謂中王子與公主般幸福的童話情節。 那麼、我真的想知道 然後我們宛如孩子般的不斷在新的路程上跌跌撞撞了多次以後 最終我們從愛情裡所得到的究竟是什麼? 也許什麼也沒有。

唯一有的是偶然的在一個不知名的日子裡在深夜裡驚醒、四方屋內的黑暗與路邊的街燈所透進來屋內裡的微光 寂靜的夜使你的內心開始感到心慌。 那患得患失的焦慮感...你身旁一度填滿又空出來的缺 你只能從記憶裡去尋找使你得以再度振作起來的理由、你眇小的彷彿從來不存在 像從另一個星球降落的外星物體 與當初你所熟識的地球之間顯得加倍的格格不入。

過了些這樣的日子以後、很快的你陷入了另一次的熱戀...而你、始終認為在愛情裡你是眇小微弱的 特別是在愛人面前 你無條件的放低自我的姿態卻渴望彰顯出他的獨特性、像一名法師般的催眠著自己。

會有那麼一天、你突然的從那樣的夢中醒來...在你重複的在這一小段遙遠且艱辛的路程上跌出了滿身的瘡傷以後、你突然的在一個末日的清晨醒來...你再也無須提醒著自己如何的呼吸或者喘息、你再也不用使用龐大的衛生紙擦拭著你的淚。 會有那麼一天、我們突然的從逝去的愛情中甦醒過來...像一隻蝴蝶從中破繭而出、像一道日光從雲層後長驅直入。

你從那樣的夢境中甦醒、並看見了鏡中的你的自己 臉上經由歲月交織而成的痕跡 你聽見這時從你體內發出的微弱的聲音 像個孩子般的輕聲細語。 我在想、或許、最後我們真的什麼也沒有得到! 沒有得到愛人以同等份量的愛來愛你、沒有得到我們所追求的天長和地久、更沒有所謂的永恆的愛戀...什麼也沒有。 唯一有的是一個末日的早晨 你聽見有個這樣的聲音 對你說著:

                          「在末日來臨前,你儘管的去愛人與被愛。」

人蔘啊!

「Fear is the path to the Dark Side.
  Fear leads to anger; anger leads to hate; hate leads to suffering.」-Yoda

父親節,中午和我爹媽一起在外頭用餐。 我們家平常很少外食...我唸高中時有段時間 我娘在舅舅舅媽的店裡打工...我爹那陣子在台灣、所以煮飯這件事情 通常都是我在做。 下了課回家 先把米淘好...然後把冰櫃裡頭今晚要吃的東西先取出來化霜、接著回房做功課 再開始準備晚餐。 高中快畢業前 我爹接手外公的酒釀生意...在家的時間多了 所以平常晚餐 都是我爹在煮...一直到幾年前 爹媽相繼的退休。

關於煮飯這件事情 其實我娘常抱怨說很煩惱不知道要煮什麼才好...但是其實我觀察過 假使經常外食 我娘的日子就會變得有點失去重心的感覺。 然後他老人家又會有新的事物好抱怨、好比說...老是吃外面的身體不好等等...沒隔幾天她還是決心買點菜回來自己煮。 唯有每逢過年過節的時候 家裡人口多了 我就會建議她到外頭去吃一餐。 一來節省了煮飯的時間與花費的體力 同時也避免了到底要煮什麼好的問題。

我爹說想吃自助餐、我個人不是很贊成...不過既然是父親節 又說了請他吃飯 所以便順著他的意思去吃自助餐。 我一直認為自助餐是一種體罰。 它讓你花了比平常貴了兩倍的價錢去吃東西...當然、潛意識裡由於你知道因為花了比平日貴上了兩倍的價錢 因此你不斷的在腦海裡頭催眠著自己 "要多吃一點才划算、要多吃一點才划算" 所以不由自主的就比平日多吃了三倍的食物....而最終受苦的是你那在瞬間被撐大了的胃。那感覺不是頂舒服的! 當然、說老實話...看過我吃東西的人就會知道 帶我去吃自助餐是最不經濟實惠的一件事情。

回家的路上順道去附近的加油站加油...相信很快的再不久的將來 加州的油價可望擠破一加侖五塊錢美金的關卡。 這時、我不禁要想...或許我們都應該移民去大陸 最起碼部份城市裡頭的人仍堅持過著踩腳踏車穿梭在胡同裡的生活。 到超市買了些隔日的早餐和午餐...兩個Bagel一塊錢 、一小罐Cream Cheese兩塊三毛九 (還要確定是超市自己的廠牌)、買一包早餐肉 (我娘很堅持要買大廠牌的) 所以三塊五毛九、另外買了帶梗的番茄、水蜜桃、和一大包鬆餅粉與糖漿、明天中午的冷凍午餐…

我和那些人的關係

昨天和同事J吃午餐、在醫院的餐廳裡買飯時J巧遇了四樓ICU病房新來的護士。 嬌小的身形 有著一雙傲人的雙峰...菲律賓籍的女生 皮膚黑的看起來很健康 充滿著野性美、臉上綠色的眼影 十分搶眼 穿著低胸的黑色短袖上衣、一條深藍色的牛仔褲。

J介紹了那位新來的ICU護士給我認識...我個人的目光隨即的被她那付傲人的巨乳給吸引了去。 (事實上不只是我 連後來相繼同桌吃飯的另外三名男同事與女同事 大夥都同時的注意她那就快要引爆的一雙胸部)事後、我們那位女同事忍不住就說了...那女人需要專人調教一下化裝的技術。 但是、我在想男人看女人和女人看女人 眼光是不太一致的。

下班前J打電話問我 對那個新來的ICU護士感覺怎麼樣? 我很誠實的跟J說 我個人對類似這樣投懷送抱的女生沒什麼好感。 J在電話那頭開始放聲大笑 並說著: 「我就知道妳不喜歡她。」 我跟J說:「我並不討厭這個人 但是、假使那是你所喜歡的類型 那麼我個人認為 你可以抱著十分的把握放心大膽的向她要電話、當然她要給你的除了電話以外 即有可能附贈更多的其他。

這不是不好 只不過看你目前所追求的是什麼樣的關係而已。」J後來跟我說 他確實向她要到了電話...我開始笑他 早晚有一天那層ICU的護士會嚴禁你在那個ICU裡工作。 (J上個女朋友也是同一個ICU裡頭的護士 、上個星期天我還和她一起值班)

前些時候、J跟我說他可以很放心的跟我聊這些事情...因為我很誠實 總是有什麼說什麼、就算平常藥房裡忙起來的時候 我也會很直接的一通電話打上去詌譙他一翻 雖然會說得讓他很不爽 但比起那些在背後因為不爽他而碎碎唸的其他女同事來說 我是比較容易相處的那一個。

後來我在想大部份的男人差不多都是這個樣 妳不把事情的原本告訴他們 他們的腦子永遠無法與妳的相通連 只會認為妳大姨媽來報到了所以需要借題發揮一下。 我那同事J就很是很欠罵的一個人、放著工作不做...一天到晚被這些ICU裡的護士迷的團團轉! 三不五十的我就是得活像個老媽子似的催促著我那些孩子們回到工作崗位上!

當然我也知道 人生,在不同的階段裡追求不同的人際關係。 因為不同階段裡所衍發出不同的價值觀念 不同的價值觀念吸引來不同的人 而你和這些人的相遇 又可能左右著你下一個階段裡想遇到的人和所經歷的事情。 像我同事J和S...目前正處於積極尋覓著『在這茫茫人海中,願做比翼鳥』的關係的階段。J…

Wish

A wish is a wish,
Nothing more than a wish
Nothing less either
but a simple wish

As a cat would have wished
to be with his fishes in the sea
As I would have wished
to be with you where i can see

A wish is just a wish,
on the planet earth i shall wish


兇殺

黎明之際
上演著一場兇殺案
在地球的表面上
爭鬥廝殺
被扯下的一隻腿
與牠的身體告別
淒淒慘慘 慘慘兮兮
嚥下的
最後一口氣

Crush。關於迷戀

這件事情 發生在很遙遠的年代裡、那個男生長得很帥氣...臉上深刻的輪廓 濃眉大眼、天蠍座。 由於他對自己的外表有著某種程度上的自信 關於這樣的人 不可否認的 有時是讓人感到非常的"臭屁"。

假如、後來有什麼理由讓我特別討厭他...那麼我想我是很討厭他用省略性的對話方式與我談話 例如:嗯、我聽妳在放屁、少來等等的省略性情緒化用詞。 那年、我十三歲...彷彿在那個年紀 人就是特別的容易犯賤 因此我一度認為他的臭屁實在是讓他帥得不得了~
和這樣臭屁的人認識前 據說他已經向我周遭的朋友探聽過。

於是他的開場白是這樣的:

       [哦~ 原來妳就是某某某。]
       [嗯..我是某某某 你又是哪個某某?]

在那之後的日子裡 他常以不同的理由出現在我的視線裡。

老實說、假使你再問起那些關於他的事情 我想他的缺點 我可以列舉一籮筐 但是關於那些當時我究竟喜歡他什麼的理由 似乎很難舉例說明。 好比說、我可以告訴你 那個一度讓我迷戀他的人 有些大男人主義...又好比說我可以告訴你 我很受不了他的孩子氣。 但、你知道在那遙遠青澀的年紀裡 愛是純純的也是蠢蠢的 如今我回想了很久 一直想不起他到底哪裡好~

關於Crush 似乎就是這樣、來的快去的也快...他很快的喜歡上了我的朋友。 我記得他是這麼跟我說的 他說:「我不是不喜歡妳,但是我覺得妳比較堅強。」說到這裡 我突然想起前些時候在巫婆的網站上看到的這句話: [妳的形象那麼獨立]。 由於過去我有了獨立的形象、因此這似乎成為我在感情路上的最大致命傷 因為有了獨立的形象、所以即使受到更大的挫折也不用擔心她。 我一直記得那年我們在台南的這段關於堅強與不堅強的談話內容~

上一次見到他、是幾年前回台灣和其他朋友碰面時 他帶著他的妻小一起出來。 我必須說後來回想起來 我喜歡他的小孩勝過於當初喜歡他的心情。 那人一樣的臭屁、一樣的自以為帥到不行、一樣的愛和我鬥嘴吵架 我一直想不起來 當時、我究竟為什麼喜歡他。 似乎、這些人的出現 只為了在我綿密的記憶裡頭劃下一個句點、緊接著下一個句點的出現。

『不是所有的迷戀 都能劃下美好句點、不是每個美好的句點 都來自於迷戀。』

那些發生在青澀年代裡的事情、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
為了證明我真的走過那蠢蠢的年代...
讓我們一起張開雙手熱情的…

昨日的昨日

睜開雙眼
已是昨日的昨日
在屋內的一扇窗角下
一張結的密麻的蜘蛛網
而昨日、已是昨日的昨日

[大家說英語] Everyday is a rockable day (v.)

If you were to plant a seed,
what would it be?

If love were plantable seed,
would you plant it for me?

If you were near where i can see,
would you come and stay with me?

Everyday would be a rockable day
If things were to happended the way in my dreams.
Everyday, would be awesome to me!

(plus and minus our minor differences)

說彈琴

第一次摸到鋼琴 是我唸幼稚園中班的時候...

我爹說 我娘在他們結婚前就說著要生女兒...給女兒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留著一頭秀麗的長髮 文文靜靜的在鋼琴前彈奏著。 畫面雖美 但現實往往是殘酷的。 從小到大 我娘不太喜歡我留著長髮...在我上國小以前 一直都頂著一顆妹妹頭 而且因為價錢上比較便宜 所以通常是被我娘拖去社區裡頭附設的家庭美髮院、從鏡子裡看見歐巴桑一刀一刀的剪出沒什麼形狀的妹妹頭。

至於鋼琴、我第一架鋼琴是一台德國琴...琴聲渾厚琴鍵很重、對一個五六歲的孩子來說 練琴的時候是一項考驗與折磨。 每一次練琴 都要被挨揍...於是、沒多久我爹就把那台德國琴給轉手賣給了他的同事。 從那以後 我過了一陣子 不用彈鋼琴的日子...直到上了國小二年級的時候 有一天 我下了課 突然的跟我娘說 "我在去學鋼琴好不好?"

沒多久、我有了第二架鋼琴...

每個星期六 我必須整理著琴架上的琴譜 然後到另一個社區裡的鋼琴老師家裡學琴。 鋼琴老師留著一頭秀麗的長髮...從家裡的擺設看來是個非常虔誠的基督徒。 先生在外頭做事 她在家裡教琴貼補家用。 很兇..偶而彈錯了幾個音 老師就拿著鉛筆敲著手指的關節、手指的位置放錯了 她拿起鉛筆敲關節的速度讓你根本來不及縮手。 我娘常說 我有個牛脾氣...牛起來的時候 真的讓人很生氣。 可能就是因為的牛脾氣 所以我一直很堅持的在學琴 。 所以、就這樣敲著敲著...老師敲手指的次數減少了...大概在我剛升上國一那年...老師建議報名去考個級數..於是我就去了 雖然那張證書仍躺在我的衣櫃裡 似乎並沒有起什麼太大的實質作用~

我常會在無意識的情況下 注意到對方的手。 修長的、肥短的、手指上有長繭的、小指甲過長的、十根手指頭漆滿了彩繪的、還有在拇指上多長出一個小指頭的。 印象中、我國小四年級得時候就遇到過這麼一位老師...老師的拇指上多長出了一小根指頭...老師總會習慣性的把手撐在前排學生的桌子上...我坐前排的機會又偏偏特別的頻繁 因此我常會不由自主的注視著老師拇指上那根多出來的小指頭。

出國前 我們賣掉了第二架鋼琴、卻打包了所有的琴譜。 有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家裡沒有多餘的錢買鋼琴 那陣子餐桌上最常看到的是芹菜炒牛肉和洋蔥炒蛋。 直到後來 有熟人要賣中古鋼琴...於是、當時我們花了八百塊錢美金買了第三台鋼琴。 我的手指們又與德國…

說話

他跟她跟他說話
她跟她跟他說話
跟她跟他跟說話說話
誰在跟誰說話
說話跟誰說話
你跟誰說話
都說了些什麼話?

寂寞的時候
誰跟你說話?


沙拉潔西卡症候群

上禮拜全美各大戲院上演HBO著名單元劇"慾望城市" you know? 就是眾所皆知的慾望城市 沙拉潔西卡領銜主演的那齣劇集。 我相信後來應該有不少人尋求因這齣戲導致心理需要諮商的後遺症。

就拿過去我有個朋友 (以下簡稱V) 慾望城市在HBO開始上演時、我還居住在紐約...有一段時間我家沒有訂購HBO電台。 所以原則上來說 HBO上到底正在播出些什麼影集 我根本是毫無概念...偶而會聽到或者看到熱門影集的報導或者是從同學的口中得知一些這方面的消息...不過 我對這類與[理想化生活]的影集一直沒有很大的憧憬。 (我在想這和魔羯座與生俱來的務實性格多少有點關連 因此在關掉了電視機以後 從來不會幻想過這那樣的生活)

話說我那位朋友V 得知我居住在紐約...常在MSN裡頭 問著我一些和慾望城市有關的問題。 我深刻的感受到V與沙拉潔西卡正黏稠的結合在一起!

但、我不知道V知不知道、一般人...嗯 我是說一般三十歲以後單身的紐約人 似乎是不會整天過著 踩昂貴的Manolo Blahnik和Jimmy Choo穿梭在曼哈頓街頭 回到家中那低調且奢華的室內裝潢 以及夜夜笙歌的生活...我在想 除非妳是神、而能據有別人的不可能。 某個冬天的早上披上名牌的大衣、大衣下穿著性感的能露多少就露多少的連身裙、腳上穿著妳最喜歡的那雙Jimmy Choo...

這樣的景象 事實上LA到了夜晚也有許多...多半出現在Hollywood Blvd上 所不同的是她們可能踩不起JimmyChoo、頂多是在Walmart裡頭減價時所購買的廉價膺品Jimmy Chow。 而這些三十歲以後仍單身的JimmyChoo愛用者 會在曼哈頓的某個公寓裡坐在靠窗的位置前寫她的專欄。 日子、過得如此浪漫與奢華~

後來有陣子 HBO對有線電視客戶推出減價促銷活動...所以我家開始有了HBO。 我是不知道妳們、但是、這種片子說真的只適合一個人安靜的觀賞。 和家人闔家觀賞會有點怪吧? 好比說當性感的沙曼莎正如火如荼得和小情人在床上打得火熱時 合家觀賞的感覺會很奇怪...從小到大 我和妹妹多數的時候都睡一個房 所以、其實有了HBO以後 礙於尷尬的情況 我還是不太常看這齣戲。

把整齣電視影集搬到大螢幕上這部片子並不是第一部 但我在想那會不會很怪? 巨大的戲院裡頭 螢幕上正上演著令人心跳加速的A片劇情...急…

「我將會快快樂樂地記得」

前些時候我去了紐約 而芥末綠到了北方的海島....

回來後我收到兩張明信片 (包括我今天要說的這張在內) (說到明信片頓時讓我感到心有戚戚焉。 因為要寄給她的明信片其實還睡在我的筆記本裡面。) 一別以往的明信片內容...這次的明信片 很顯然的芥末綠讓字體非常工整的躺在空白裡...我不得不被那樣的工整與潔淨所吸引。 而更加吸引我的是那張明信片背後 左角下方所列印出來的文字:

         「在即將黎明前,我們抵達國境的邊界
             她走下車時問我:『是否還會把我放在記憶裡。』
             我看著她走遠,隔了一會才回答:『我將會快快樂樂地記得!』
             黎明的陽光射入眼中十分刺眼,電車體貼地將日照那一面的窗
             廉降下,繼續送我前往旅程未完的路途,並答應成為我來到電
             氣街之後長期雇用的專車。」---電氣街-◎單軌懸吊的齒輪電車 / fish


我希望現在正在閱讀這則文的你、你、妳、還有妳 開始想像一下 我所感受到的現在的那個畫面: 午飯後收到這張明信片、房間敞開了落地窗、戶外76度的氣溫、 微風不斷的從樹梢吹進室內裡、我的貓睡在小蘋果的正前方 慵懶的伸著腰、聽一首簡單的小調。  

「我將會快快樂樂地記得」

前方四百碼向右轉...

前些時候我娘突然開口說要買台GPS...我在想起因可能是因為上次他倆老坐了我的車 晚上十點半在我迷路後一起跟我逛大街所產生的後遺症所引起的。 老實說 我迷路真的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我個人對於開車迷路這件事情 頗能夠處之泰然、但是不論是誰搭我的車 都常常會替我捏把冷汗。

幾年前剛搬到加州時 八月的大熱天 我就帶著我妹在LA市區迷路了好一陣子...回家後她竟然中暑。 原則上來說 我是怪她身體太虛弱了...不過她堅持說是我腦子裡頭少根筋。 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 她拒絕搭乘我開的車 到我從沒有到過的地方~

當然、你會說 "那不會事先用MapQuest這東西把地圖印出來啊?"

嗯...這件事情 不用你說 我也知道...但是衛星到底不比實際路況及道路彎曲度數來的準。 所以很多時候 要是有個工程車擋住路標 或者是哪個地方叉出了小路 來不及反應 那就會走錯路。 更何況我從來就無法把地圖上所列出來的哩數與實際上的遠近做上等號。 比方說 前方2 miles要左轉...我就無法把2 miles換成實際的距離。 2 miles到底是多遠? 沒有親身感覺到2 miles的距離 我就無法體會到底是在哪裡要左轉。

「未曾親身經歷過的 我就無法將事情與真實的現況做結合。」

還好經常迷路的人是住在道路規劃還算完善的國家裡。 若到了歐洲某些國家 那些國家裡頭的小街小巷 又假設回到了台灣遇到了五鄰四弄三巷十八號的我想我這容易迷路的人就沒那麼幸運了。 兩個禮拜前 我給我娘買了一台GPS....功能十分齊全 會多國語言、觸碰式及語音兩種不同的設定方式、另有藍芽功能、MP3/相簿播放功能等等。

拿到手的第二天 我娘跟我說..這太高級了我不會用....前陣子上班次數比較多 彷彿一下子把休假時漏掉的天數在一週內全都給補了回來。 因此、關於那台高檔的GPS導航系統 說真的 我也沒親自試過到底好不好用~

俗氣點的說法是:美國這點真是特好!

東西買回來試用個一陣子 只要包裝和收據在 有些店家在一年內都可以讓妳退。 後來景氣不好、像COSTCO這類的大賣場就限定了某些電器產品必須在半年內退換 否則就失效 恕不賠償。 其他地方買回來的東西、舉凡衣服、褲子、吸塵器、吹風機、桌子、椅子、吃的、用的、只要你能夠證明是在該店所購買的 並能夠提出合理的理由 店家就必須讓妳退貨。 否則你可以告上法院提出賠償..…

這一切都是假象

不要相信、你親眼所見到的
不要相信、你親耳聽見的

花園裡落下的葉子上
還有一條毛毛蟲
緩慢的從葉面上爬過

沒有親眼見到的毛毛蟲
沒有聽見樹葉與蟲身摩擦後所發出的聲響
你說什麼也不相信
一隻毛毛蟲 曾經在上一秒經過

花非花、霧非霧

若不能相信 眼睛所看見的
必須相信的更少 耳朵所聽見的
那麼世間 究竟還有什麼是值得相信的事情?

看不見、聽不到
唯獨 我的心知道

你在咖啡裡頭加了什麼?

我只是在想究竟是什麼因素? 會讓一個人在看過了一些書裡的圖片? 筆記本裡頭夾雜的照片? 拋下了所有必要的朝著一片陌生的領土前進? 是什麼樣的因素 讓一個人對於一片荒蕪、貧困的沙漠 有著舉世的鄉愁? 宿命的在一個異鄉裡與一個你並不愛她的人生活在一起。 我想、除非此時  你對巴黎有著深刻的前世記憶、除非你終於能夠做出某些極為瘋狂的行徑,要不 我想你如何能夠拋下所有 隻身前往巴黎?

據說,三毛之所以會到撒哈拉是因為有次她在國家地理雜誌裡頭翻閱到了撒哈拉沙漠...從此以後 便促成了她內心對於荒漠景色以及前世記憶鄉愁所引發出的強烈感覺。 那感覺巨大的在她的心中迴響著 直至一日 她終於拋下了所有 前進那一片荒蕪的、貧困的沙漠~

           『我羨慕你說你已生根在那塊陌生的土地上。 我是永遠不會有根的。
               以前總以為你是個同類 現在看看好像又不是了。 』---【雨季不再來】/ 三毛

"巴黎人的咖啡加奶、不加糖"

這感覺聽來像極了意大利人的比薩餅...比薩薄薄的麵皮上鋪上一層薄薄的蕃茄醬與起司。 那是意大利人的比薩餅。 後來、你所看見的那些火腿肉與菠蘿丁 是仿意大利人的美式風格。 巴黎人的咖啡加奶、不加糖。 巴黎人不是在咖啡廳裡 便是在前往咖啡廳的路上、因此 我在想GPS定位系統到了巴黎勢必銷售成績十分差。 咖啡館裡有人抽煙、有人看報、有人寫著日記、有人聊著國家大事...巴黎的咖啡 像個人民大會堂。 海明威當年也在這樣的人民大會堂裡 寫下了巨作。 咖啡館從上流社會的社交場所 儼然成了窮人的天堂~

"我喜歡在咖啡館裡拼湊著這些字句、和我的小野麗莎。"

我在咖啡館裡的角落裡 選著靠窗的位子 攤開本子在上頭寫著字、窗外正下著綿綿的細雨。 有風...從窗外的樹搖晃的程度看來 確實刮著風、此時隔壁座位的女人 正嘲笑著窗外正在清掃人行道的工人..「What's the point?」她說 「Why would you clean in a day like this?」 和她一起的那個男人用著諷刺的口吻回應著他的女人 「So his boss won't find him sitting in his truck and doing nothing!」 說完、那男人低下頭去繼續的閱讀著手中的報紙、…

說賽事

話說、其實我不太看球賽...

我承認天生的缺乏運動細胞..平常最大的運動 是從一樓走到三樓 然後通常會在二樓的樓梯轉角口喘口氣再繼續爬。 (還好我的工作就算走慢點也不會死人) 夏天、如果天氣好的話 我會游泳...前些時候經"太極上人"開示後 我試著每天早起做瑜珈。 (我必須說 這玩意兒對腰酸背痛真有兩下子 只要偷懶一兩天不做 很快的腰酸背痛就會再出現) 當然、老實說 這類的東西 我常不自覺的把它歸咎於心理作用。

美國一年四季大概都有體育賽事進行...春天裡打棒球、夏天裡打籃球、秋天打橄欖球、冬天打曲棍球。 一年四季 每個季節大概都會有一個不斷再持續進行中的球賽。 但是、其實我並不是非常喜歡看球賽...最難看的球賽是高爾夫球...一群人圍繞著一顆小白球 數著自己的杆數...我實在是不明白這項活動對於一個觀看球賽的人而言有著什麼樣的樂趣?

不可否認的 打高爾夫球確實能夠讓身心全方位的均衡發展、除非你自己背著球具 除非你自己去撿回那顆小白球...否則開著高爾夫球場裡的小噗噗 從一個杆到另一個杆...我實在看不出來這些人是在進行著什麼樣的運動?

在外國人較多的工作環境下工作 那麼你就不能不看球賽... 這是一門學問也是一項你非學不可的生存之道。 就拿過去我們部門的總管大人來說吧?! 他就是個非常熱愛道奇隊的道奇迷...每年棒球季時 就會買下年票前往觀賽。 當然多數的時候 在現場看棒賽並不是其最主要的目的...事實上在現場大吃大喝的習慣 才是一場棒賽的最高境界。 熱狗、啤酒、太陽傘...生為棒賽 死為棒賽。 個人覺得棒賽實在是另一項難看的賽事。 一場球賽打九局...不停的在球場上看人揮棒 出擊 所以看現場的你若不吃吃喝喝的幹點其他事情 實在是有辱整個球賽的傳統盛事! 至於過去我們部門的總管大人...聖誕節你只要花點小心 送他道奇周邊商品....他便會牢記著你。 三不五十的你甚至可以和他聊聊這一季的球賽...說穿了、看球賽這件事情 純粹是為了創造更多的話題。

"春天裡打棒球、夏天裡打籃球、秋天打橄欖球、冬天打曲棍球。"

原則上來說 一年四季每個季節裡都有不同的賽事進行著。 LA好...好在哪裡? 好在一年四季你可以從事不同的戶外活動。 地方大 公園多...適合進行著不同的賽事。 打棒球的、打籃球的、打橄欖球的...在LA你若不跟著潮流看…

綠光

在一大片樹林裡
所有穿越過樹叢以後的的光
是一道 透明的光

一塊巨大的三角菱鏡
使原來的世界
隨著光的降臨
折射出七彩繽紛的顏色

灰不再是我們所想像中的灰
藍再也沒有出現於調色盤裡

你之所以知道這件事情
乃是因為
你終於 親眼所見
那面巨大的 無形的
三角菱鏡 在光線穿越過的時候
折射出你心所喜悅的模樣

從此以後,
他們在森林裡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王子、並不是童話故事中的那個王子
而公主也不再躺在透明的棺木裡

他對她所說的那些事
深信不疑
灰 不再是他所看過的灰
藍 不再是他印象中的藍

說喜歡

那天、我在email裡收到了一封十分冗長的信件 並在事後用印表機把它給列印了出來 而這封信也始終的夾在我的日記本裡。 信中有段內容是這樣的:

日期: Tue, 07 Jan 2003 20:05 + 0800 (CST)
寄件人: "C"
收件人: "米"
主旨:  回給阿花米的情書  三十五年的歲月、上述這段過往只是小小的歷程、我不會因為感情的最嚴重傷害而放棄自己該有愛的權利、雖然陸續我又再度嘗到生離死別的痛苦、依舊部會影響我要繼續愛人的勇氣。

三十五年可能只是我人生的一半、可能只是我人生的三分之一、為了我還有的二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二、我選擇繼續勇敢、以愚蠢磨練出來的智慧 去面對更精彩的生活。  愛一個人要勇敢說出來、並不是一種對愛的要求或希望得到的回應。  因為妳傳達了一個好消息給對方---他是一個好人、這是一種讚美、對彼此都是的。 明年的今天也許妳愛的是另一個人、千萬不要讓自己去後悔--為什麼去年我愛的那個人我沒有對他說出來、反正我們也沒在一起。
其實、我一直沒有想過 有一天我會把這段話拿出來講...但偶而確實會讓我想起C在那封信件裡所提及的那些關於喜歡的心情。 喜歡一個人要勇敢的說出來..而說出來的目的 並不是為了有更多的要求或者希望從對方身上得到些什麼樣的回應。 這事情就像遇到了天冷時 妳除了會自然的打起哆唆以外 會念念有詞的說著"好冷喔!" 又或者 只是在跌倒的時候 自然的拍拍沾在膝蓋頭上的灰塵。 不論是喜歡還是愛...純粹只是一種直覺上的表達...不用多加修飾的表達方式。

我不知道對於那些喜歡你的人 究竟你還能記得幾個? 但我始終記得十四歲那年 那個喜歡我的男生和當時的那一盞路燈、一部小綿羊、一個直言不諱的我...我後來一直在回想他臉上所展露出來的表情。
"你是不是喜歡我?"  我記得我是這樣的問著他

他點點頭 我跟著沈默。老實說、後來我很慶幸當時沒有做出多餘的表情、也沒有說出令人感到難過的話。 我只是沈默的在腦海中記下那個仲夏的夜裡 被喜歡的心情。 我一直以為 關於所有喜歡的事情 就是必須像C說得那樣 傳達給對方 即使 對方未必能夠回應妳當時的心情...但、喜歡這件事情 從來都不是為了在另一個人身上得到些什麼。 有時喜歡 只是一種讚美...而這樣的讚美 使妳感覺到自己打從心底所發…

說謊

她說:[是誰讓妳的四周圍出現了心動的粉紅色泡泡]
兔子:[沒有人]
她接著說:[騙人耳朵會變長喔!]

沒多久 兔子的耳朵
就一直長、一直長、一直長...

噓! 這是個祕密..
只有心動的粉紅泡泡能證實的那件事..
[喜歡] 你知 我知 天知 地知

說書

週末 我把之前攤在角落裡沒地方堆放的書籍整理了一翻。 我喜歡逛書局...通常上書局前會有個很明顯的目標...好比說買本筆記本、要買哪個作家的書籍、書籍的名稱等等。 這些事情通常在我踏入書局前就會先想好。 但是、很多時候 一進到書局裡頭 我就開始被書局裡頭龐大的收藏給沖昏了頭 開始忘記自己到書局來的目的 究竟是什麼? 後來、我開始選擇以網路購書的方式 減少進出書局的次數...心想如此一來就不會因為環境的影響 做出不明智的決定!

前些時候、我去紐約見個我非見不可的人 我送了他一本書。 我知道這樣的舉動在絕大多數的人眼裡是有點怪...初次見面 一般人大概送一朵花、一個皮夾、或者是一條領帶。(在我看來是再見面、這兩者之間是有著層次上的差距 當然若要多加說明的話 又會讓我出現跳Tone的偏離主題)

但我、送他一本書 沒有花俏的包裝 另外附加口袋裡掏出的兩顆種子。 老實說、我一直認為他應該研讀易經 但、我在想除非他是白眉道人再生 又或者是張三丰轉世...否則易經那東西 深奧而且難懂...於是、我送了他一本書....一本關於深入淺出的易經初讀本 從了解易經的智慧開始。 當然、其實我並不一開始就想送他一本書...當我踏進了書局以後 "送他一本書" 這樣的念頭從出現到執行 發生的就是那麼的自然。 感覺上他是會善待那本書的主人...那天、我只是這麼想著。

今天早上出門前 我看到芥末綠blog上介紹的活動。 主辦人是誰? 我也不認識...比賽的內容究竟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 我想捐一本書t出去。 一本在書局裡購買時我只看了幾行"自序"以後 就決定要購買的書籍。 我不是經常閱讀林語堂的書籍...這是我第一本 相信也會是最後一本 (然而世事總是難料、沒有到我們死亡的那一天 我們將永遠也無法預期 明日會是誰緊緊的擁抱著我冰冷的屍體)

我一直有個習慣、每本屬於自己的書 我都會在內頁的書角下 寫下買書的日期與地點...又或者拿著印有自己名字的小印章在書邊上印上自己的名字。 所以、我要捐出來的這本書 書邊上有我蓋上的小小名字印章。 書的作者 是寫【京華煙雲】的林語堂。 那天、我在書局裡翻閱了內容 只看了幾行"自序"就決定購買回家、 以下正是我那天所看到的幾句話:

『我頗想用柏拉圖的對話方式寫這本書。 把偶然想到的話說出來、把…

哥哥

後來、我發覺即使住在同一個屋簷底下多年的人 也未必真的能夠了解彼此...

那年的夏天過去後 他帶著他未過門的妻子從東岸來見過家裡的大人們。 母親的個性向來就比較剛硬 對於從小拉拔長大的孩子 一夕之間像個陌生人般的站在廳裡以興師問罪的方式告知他兩佬 "不論你們贊成與否 我要定了這段婚姻" 的方式感到寒心。 後來、我發覺這些年他逐漸的從這個家庭裡走了出去..我甚至開始懷疑起究竟血濃於水 在他的眼中是不是一項新有名詞~

他們結婚前 我始終沒和那女人見過面。  那女人出生於溫州的某個漁村..家裡兄弟姊妹多 唸的書也不太多 聽說在當時在國內唸完了初中以後 就輾轉的從法國巴黎入境美國。 在紐約有些親戚朋友..和他認識前在華人區的服飾店裡當小妹。 母親一直十分反對他們交往...華人圈小 再加上中國人固有好事不出門 壞事傳千里的說詞 母親在外聽說那女人的風評不太好。 事實上那女人倒也沒做出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然而、中國人的觀念裡總是有著"娶妻當娶賢"的優先考量。 因此打從一開始 他們交往時 我母親就堅決的反對~

他們在認識了三年以後 那女人懷了老大...於是那年的夏天過後、在我們搬入了新房子沒多久 他帶著他未過門的妻子 前來通知我們婚禮的日子。 所有的婚紗、婚禮的準備過程、需要宴請的賓客 他兩已經完全的準備好。 以通知性的方式 從東岸飛來通知兩位老人家。 我在廳裡 看著眼前這個和我生活了三十多年的親人 才發覺人與人之間 即使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也未必能夠真正的了解彼此。

婚後 他們一直居住在紐約距離華人區不遠的小公寓裡、老大出生時 母親不忍自己的兒子太過勞苦  她特地飛到東岸去幫那女人做月子。 沒多久、聽我爹說他們有意搬到西岸來...於是就在老大三四個月的時候 一家三口搬來了加州。 一開始沒有棲身之處時 就暫時住在我這兒多出來的房間。 同住在一個屋簷下 很快的和母親發生衝突。

一個夜裡 我下了班回到家中 兩人已經吵的不可開交...我爹說那女人帶著孩子跑了出去。 回到家裡 看了一下我母親 母親那晚被那女人氣得血壓飆高...沒多久看見那個和我生活了三十多年的親人 站在廳裡責備著我母親。 那天、我終於開了口 要求他們找房子搬出去~

母親個性比較直爽 書同樣唸的不多 但倒也不至於像八點檔連續劇一般的擺出惡婆婆的姿態。 進了家門 便是一家人...但那女…

於是乎

於是乎,我陷入了所謂的低潮期
隨著夜幕垂落 夕陽西下
以意識形態的方式 目送你向盡頭的盡頭而前進
稀薄的空氣 安靜的 無聲無息

重複的播放著一首歌 直到播爛了為止
像一支傾斜的酒精瓶 在一處角落裡 揮發殆盡

以意識形態的方式 我與你告別
獨自邁開腳步
穿越過前方 瀰漫而來的 那所謂的 低潮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