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08

To "B" or not to "B"

我試著回憶起自己的學生生涯...

我從高中開始 心裡就一直替自己盤算著未來的出路 並且抱著一付心意以決的態度申請到離我家大約一個到一個半小時路程的州立大學 (在當時來說還算便宜而且在當地還小有名氣的理科大學)  家裡除了零用的生活費以外沒什麼多餘的經費可以供我唸大學 所以印象中從大一開始我就是以負資產的身分借錢唸書...

全校佔地1100英畝 校園大到一整個不行 (我還曾經試過從每個不同的校門進入校園 不要問我為什麼)...119個科系裡我選了化學和藥學做主修 平均每學期十五個學分 日子不停在白老鼠、氧化、與還原的規律中運作著...一堂課上百個人 教授站在台上以麥克風講課 一面拿著黑色的簽字筆在投影片上寫著鬼畫符...我的右手就開始不停抄寫著

嗯 當然多數的時候教授講的根本來不及抄寫 所以要自備錄音機 到了學期末 光是一堂課 我大概就有五六本寫的密密麻麻的筆記本...(說真的  哪個人會真的去翻閱一本厚達上千頁的課本? 嗯? 我想大概沒幾個...除非那本書是該名教授花了幾年的時間嘔心瀝血的傑作)

我絕對相信一堂課妳最少要花三個小時的時間明白台上口沫橫飛了半天到底在講些什麼 另外還有三個小時要融會貫通 另外三個小時要用來在這三個小時融會貫通的時間裡神遊...假設偷懶 最起碼還有三個小時要在下課後有限的生命裡理解自己到底在筆記本裡寫了些什麼...平均十五個學分 每學期大概修五堂課...撇開解剖小老鼠不談 四堂課每天所需時間十二小時 睡眠去掉八小時 一天剩下四個小時的時間吃喝拉紮...當然光是這樣看起來是有點不太像人在過的日子 不過原則上來說大學四年的生涯 我覺得我每天都像在趕場ㄧ樣...從這棟大樓神遊到另一棟大樓 一年四季不管晴天雨天下著大雪打雷閃電....

住校 是我唯一非常感到慶幸的一件事情...
它讓我百般極度無聊的大學生涯增添了一點點不一樣的人生體驗~

第一年的室友是個西班牙裔的同學 熱愛重金屬搖滾樂...唸書時需要重金屬搖滾樂的加持才能完全的進入狀況 經過溝通後 第二年一開始 我們就分手了 我無法長期處於搖頭狀態 故因個性不合分道揚鑣...第二年的室友是個緬甸華僑...熱愛PETSHOP BOY和ENYA..這OK 在重金屬與美聲王之間 我是完全的可以接受長期處在夢幻的階段裡....不過沒多久我又和這個室友分手...第三個室友是個非裔美籍同學 這同學不愛聽…

九樓B座面向海..

前兩個禮拜 我在小兔的網頁上看到她拍下的一張照片 照片裡的書看起來很眼熟 幾年前我聽朋友推薦過吉本芭娜娜的作品...當時 並沒有感到"第二天非得買回來看"的心情 (後來我發覺很多時候我都是這樣...聽著朋友介紹些令他們感到興奮的事情 但是當時我就是以一種非常平靜的心態在聆聽) 前些時候逛書局時看到芭娜娜的"盡頭的回憶" 想起幾年前一位電台裡的朋友跟我說的芭娜娜...於是、這次我就很堅決的把芭娜娜給帶回家來...

書本身 不厚 所以雖然是[小說]類 不過我倒覺得以芭娜娜的手法寫下 感覺反而像五篇與自身有關的散文小故事...她以慣用的手法寫著情愛關係 細膩的文字描寫著故事中每個人在死亡、離異、相聚、擁抱、與幸福剎那間的所有情感...

                          『既不是時光倒流、也不是停止不動。
                              只是輕輕柔柔地展開、不斷地向外擴張而已。
                              在光亮中、遼闊似乎直達天際、就是這麼包圍住我倆、
                              時間化成了永恆。

                              在那灑滿陽光的窗邊座位、喝著紅茶、
                              任憑那溫柔的、暖和的黃色陽光包圍著我倆。
                              而且、這正是我所企求的、那光芒、
                              令我乾枯的心感覺到「就是這個、一直欠缺的就是這個」。』

                                                                       ----吉本芭娜娜/盡頭的回憶 [幽靈之家]

芭娜娜的文字就是有這樣的力量 讓人感覺突然不知身在何處...讓一個在閱讀中的人穿越過那層層的阻礙身歷其境的陷入小說中的情節...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必須一次又一次的翻閱著這本書的"目次" 感覺上像是在"確認"某件事情...芭娜娜在書的最後面留下了"後記" 後記裡她說"書中的故事沒…

一隻家貓

牠用著專注的眼神
凝視著窗外的那隻貓
家中角落裡瀰漫著各種的細緻
前方的路 無止境的延展
揚起了尾巴 忐忑的慢慢踱著
等待機會伺機而動


牽著手穿越過那條黑巷...

『除了安於現狀之外,孤獨一人在一座城市裡….我想要做什麼?
             自己也不知道, 不知所措, 甚至我是誰也茫然不知, 改變生活的
             願望根本就忘的一乾二淨 所以要有一個人看中我,這樣, 我才有
               力氣去改變生活 我是孤獨一人, 我根本不能了解愛情的真諦』
                                                                                                      --- 莒哈絲 【廣場】 

後來、 不論經過了多少年 我偶而還會想起那個人的背影 他牽著我的手穿過的那條小巷子 漆黑的我看不到巷子的盡頭 他在食指和中指之間夾著白色的煙頭 漆黑的巷子裡 從眼角隱約的看見那一點橘色閃爍的煙火 一縷輕煙 一股刺鼻的煙味...我們沈默的穿越過那條漆黑的巷子 當時、我很篤定的讓他牽著我的手穿越過那條漆黑的小巷...

有很長一段時間裡 我感到十分的自責 過了一陣子相當鬱鬱寡歡的生活 印象中 那天掛上了電話我的眼淚就開始拼了命的狂流著..我一直很想知道 一個人到底有多少眼淚可以流? 為了證明這件事情、天一黑 我就想盡辦法把自己關在黑暗的房間裡...眉頭一鎖 就開始淹沒...我寫詩 我作畫 以我最擅長的方式書寫..後來我偶而還是會想起那年我遇見那個人和他穿著綠色夾克的背影...

然後、我在想像這樣的情感豐富與細膩是不是並非一件好事?

對方的喜怒哀樂放大在我的瞳孔裡並且深刻的挑動我每一條神經...於是、我和人們開始有了距離的產生...不要靠得太近 不要了解的太多太詳細  不要太過牽掛於他人 不要計較的太多 不要把自己的地位放在最角落 不要做出會令自己感到難過的事情...要更擅於表達 要更清楚的表達 要永遠的保持著某種程度上的距離 要更加的愛惜自己...

後來 我不是沒有再愛過...只是 我覺得人生 總是在你最堅強最勇敢的時候受創...當然 我相信事情總是會變得圓滿 變得難能可貴 但、我覺得我就是個膽小鬼 人與人之間一旦產生了某種形式上的關係以後 有些情緒與情感的發生 就是會變得非常微妙...前些時候 我記得我在瑩那裡看到她形容著對我文字的感覺 她說有時感到[心疼]...嗯 但是其實我一直沒有對她的評語做下任…

靜態

或者 這就是一種習慣...
我看著週遭的景物
不斷的川流著

車輛
人潮

繁星點點的黑色的天空
雨滴 從深灰色的雲朵裡穿越過
一陣狂風 在樹幹的中間飛嘯
丟在地上的塑膠袋漂浮在半空中

靜態的
微光分解出了許多的能量子
我做著懸浮微粒的運動


wordpower 2.0

我的書架上除了很多書以外 還有很多張CD 第一次認識黃小楨是在一本書裡...有一年甜豆從台灣幫我寄過來的生日禮物 我想這件事情甜豆自己大概也不記得了 但 我喜歡在一本書的封頁背後中 寫下特別值得紀念的日子或者特別需要記住的人物和日期...那本書的書名叫做[十二月的夜] 作者是除了痞子蔡以外 當時少有的網路作家之一 (沈子堯)  嚴格說起來 那是本個人手札、內容裡記載了作者經由ICQ透過網路的方式找到他遺失的一根肋骨...書的封面 是黃小楨 書裡附贈了一片CD

黃小楨的賞味期限 [December Night]

                    Saw you standing there in the crowd tonight
                    Your smile would just carry me away to a flight
                    into the sky ,above the clouds
                    the star would all shine bright in my heart.

                  This is a love song for you and me
                    on this cold cold winter night
                    Wish you are with me
                    So I pray and pray that you'll be mine,
                    and I'll be yours for a long long time

簡短的文字 表達需要表達的事情 而我則深深得相信 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 都蘊藏著某種特殊的能量...人們透過聲音、味道、視覺、味蕾用心靈感動著 體會著 然後呢? 除了感動以外...我在想 我們會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向彼此形容著? 總不能真的像夏宇說的那樣我們試著疆預備對彼此說的話語 凍結成冰 集結成塊...事後在一塊一塊的搬回家 藉著屋裡的微光烤著我們為彼此留下的話語聆聽...總不能在必要時 只是擁抱 卻說不出"我愛你"~

迷失也是個方向..

我經常會在不同的時間裡在不同的地方與不同的人物接觸後 腦海裡開始出現某些記憶裡的畫面 譬如是關乎於學校的 又或者是自己曾經親身經歷的那些 一樣小小的事物 引發腦海裡頭出現更多的畫面...好的壞的 快樂的與哀傷的...浮現 並且常在深夜裡幾經醞釀後在心裡產生莫大的震撼 忽然的狂悲狂喜...陷入一種完全不能自己的意識之中~

我一直以為在人生不同的階段裡 你注定會和某些人相遇 而和這些人的相遇又注定了你與這些人所發生的事情 該欠下的債 償還的情感...這所有的一切像冥冥中被事先安排好的 在那個階段裡你可能很富有 也可能很貧窮 在那個階段裡你可能過的很愜意 也可能過著十分緊張的生活...你住在高樓四起的城市裡 住在僻遠的鄉間...所有的事情 可能感覺在你的掌握之中 也可能不...

生鏽的大橋 幾條不同名字的河流包圍著一座島 高樓大廈 地上的坑坑洞洞 喇叭聲 地鐵站裡那股永遠無法消除的酸臭味 地下冒出來的熱氣團 被小販佔據的行人道  轉角口新開的那家咖啡店 快要倒閉的超商 忙碌的機場 沙漠裡的仙人掌與高聳的椰子樹..每個從我身邊來過又離開的人們

我在想 說不定最慘的也不過就是現在 最高興的也不過就是那陣子你很踏實的在過著日子 最值得紀念與慶祝的不就是現在..偶而 我依然會想起我房裡的那扇窗 在一個炎熱的夏季裡 偶而窗外吹來的熱氣揚起窗簾的一角...有風有日光 那年我把自己關在家裡 我在窗邊放了一張懶人椅 夏天 我躺進那樣的懶人椅裡頭 地上散落著講義 五顏六色的彩色筆...在當時遇到的人們及之後他們的離開...仔細想想 當時的迷失未嘗不也是一個方向~

我一直以為 沒有什麼是比珍惜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更為重要 我一一的記下 一一的在不同的階段裡被不同的因素勾起這一連串的記憶  好的壞的 我都十分珍惜..我想做個很好的人 在必要時感性 在狼狽時心存幽默 善解人意卻不忽略自己真正的心意..誠實 細膩 不假裝不做作 我只是想做個很好的人...

你出現在我人生中哪一個階段裡? 和我又會有著什麼樣的際遇?
幾年後 我又是以什麼樣的方式想起你? 這些會是我想知道的事情...


於是我看見...

上禮拜六值夜班的時候 MSN上遇到個朋友 最近不太常聯絡...所以難免的就會東問西問的在有限的時間裡頭了解一下對方的近況等等 老實說 我很怕遇到這樣的談話開頭 "妳好不好?" 或者是 "最近怎麼樣?" 所以很多時候 我刻意的避開以這樣起頭的對話...我覺得 生活 是一連串不同的人事物 幾經撞擊之後產生的完成品...這類的問候語 常會讓我呆滯數十秒後才開始思考我應該從生活中的哪一件事情來形容 『最近妳好不好?』的答案~

當然 我覺得 回答這個問題的程度與多寡 和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以及問話的人和自己的交情如何 有很大的關連...比較親近的 我會回答的比較仔細 包括了當下的心情與身體狀況等等 比較遠距的 我就會開始考慮有些事情要不要說 要說多少之類的事情...有些事情若是先想多了 就很難依照自己心裡所想的模式去進行..我覺得這包含了『說話』這件事...結果那天 我就是很生疏的回答著他的每個問題 聆聽著他形容著家裡的近況等等 不是那樣的無話不談...甚至顯得有點刻意 (當然 我覺得很多時候這可能是我個人的問題)..

重點是 我並沒對此感到特別的失落...這讓我感到有些訝異~

我就是那種會為了一點點小事情 就會不斷得在內心琢磨再琢磨的人...一直到磨爛它了方可罷休的人 後來 我在想 這些人來來去去的周旋在我的生活裡 一會兒出現 一會兒離開的模式撞擊著我的生活...使得我對於生疏這件事情已經失去了[莫大感觸]的能力...反正也不過就只是這樣...我們繼續的往不同的方向昂首向前~

              「一個靈魂可以跟你相依的人,才看得見,什麼讓你恐懼,什麼讓你發光。
                    看得見你的焦慮跟不安也看得見你的陰暗。什麼都看得見,卻還願意借光
                    給你,讓你走出來。」---取自貓玲玲

於是 我看見那人的轉身與離開...

我很確定他沒有看見我以及我的靈魂
或者 更正確的來說我們失去得不是那樣無話不談的熟悉感 我們失去的是能夠看得見彼此靈魂的能力...


你好樣兒的

前些時候  藥房裡裝設了新的藥物架...全自動電腦省位裝置 替你省下空間 增加儲藏的功能 把小藥房變成宇宙無敵超級霹靂大藥房的那種微電腦自動移動藥物架! 我一直認為 設計這些東西的人 基本上對藥房與藥房作業上的事物絲毫沒有任何的概念...嗯 就像會賣馬桶塞的不一定懂得通馬桶的原理...設計螺絲釘的不一定懂得雙面膠的好用之處 於是乎 搞電腦的 就會設計出宇宙無敵超級難用的醫療專用電腦程式....

自從醫院更換了這樣的電腦系統以後 我的右手 就嫁給了滑鼠...每天要不停的使用著滑鼠...點這個點那個...Network down的時候 我的右手基本上點的更兇 (另外會附加一些OOXX的語助詞) 每隔一陣子 系統就要upgrade一次...老實說 我真的很想知道 這些幕後的黑手們 到底都在upgrade些什麼東西? 因為基本上不論他們Upgrade了多少次 我覺得整個系統就是爛到不行...完全不符合人體工學與實用性~

說到了新的藥物架...據說是用來省地方用的...但是老實說我個人覺得它非但沒有替我們省下地方 反而每天不同的人為了這台宇宙無敵超級霹靂會變成大藥房的微電腦自動移動藥物架感到非常無比的抓狂...我們部門的經理 就是一個...嗯...(我們經理是個女人...而且是非常有能力但是有點兇的女人)...那個移動架剛裝好的第二個禮拜就故障了 於是 幾乎每天都得打電話要求該負責公司進來修理...聽說上禮拜她打電話打得煩了 趁著幾個工人正在修理的同時 在大庭廣眾之下劈頭大罵~

罵完了 但是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基本上那全自動電腦省位裝置 就是完全一個不切實際 又很浪費時間的裝置...對於一個不太忙的藥房來說 可能是很好用 但對於一個專門進行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來說 嗯 原則上你絕對不會有閒暇的時間 等著某個製物架移開了以後在進去拿取你藥的東西...我實在無法想像 當病人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  醫生開始開腸破肚了以後 把壞死的器官拿出來 啊~~~ 血壓降低了!! 快! 打電話給藥房 送點藥上來....然後芭樂米站在那個要命的宇宙無敵霹靂大藥房的微電腦自動移動藥物架前等待著...

其實我個人還蠻佩服設計這些東西的人...
你們真是好樣兒的...哪天換你來試試看設計出來的東西~

[大家說英語] I hope you fly (v.)

I hope you fly
as you walk through a tunnel towards light

I hope you fly
when you open a bottle and swallow your pride

I hope you fly
when your momment is right

I hope, you fly
but not when you're dead

今天吃什麼?

剛唸高中的那幾年 我們家的三餐幾乎是我一手包辦的...那幾年我爹遠在台灣陪哥哥服兵役 家裡剩下母女三人過日子...那時候過的十分克勤克儉的日子...早餐通常好解決  一條土司 一桶一加侖的鮮奶 一打路口超市買回來的蛋 可以吃上一個禮拜...午餐也容易解決學校裡總會提供營養午餐...剩下的就是晚餐了 這很麻煩 通常都是在我下課後順道在路口買了菜帶回家 洗米 煮飯...這些事情全都要自己來 印象中在我離家上大學前 家裡的家事 都是我在做~

我一直認為 "幸福  它不是必然的" 你必須付出 才能獲得 那過程很多時候 是要付出某種代價 但我不認為 幸福會平白無故的從天而降 而且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個原因 只是很多時候 我們在事件發生的時候 還沒有個確切的答案! 我一直這麼想著...

後來一家團聚後  我就變得比較"幸福"了..至少回家後  不用擔心晚餐要吃什麼...

重點是 煮飯 這不是件難事...我覺得最難的是煮多少? 恩啊~ 煮多了老是在吃剩菜... 煮少了像我們家人數多起來的時候 會搶東西吃 (這時候就會覺得有兄弟姊妹是件很麻煩的事情!)  我爹吃飯一定要配湯...所以我家餐桌上一定會有湯...我個人喜歡排骨香菇紅棗湯.. 買豬小排洗淨後先過水 (就是水滾後燙一下) 這樣可以去豬肉腥 然後加入泡過的香菇 紅棗 枸杞...廣東人說褒湯 所以就這樣褒上一陣子後 撒點鹽 就OK了...

陽春一點的湯 就很簡單了..買罐玉米顆粒罐頭 在鍋裡加點水 倒進鍋裡小煮一下 在加入鮮奶...小滾了以後在打進蛋花 (不要煮得太滾 免得鮮奶裡的養份蒸發) 關火上桌...

青菜 也很好解決...
青炒或者以蠔油涼拌小芥藍...芭樂米最愛吃的是A仔菜...每次和我娘去超市 她都會問我"要吃什麼青菜?" 我都會千篇一率的回答 請買A仔菜...很奇怪 我覺得A仔菜是我這輩子怎麼吃都不會感到膩的一種菜..除了這些以外 我也喜歡吃秋奎 會黏黏的那種菜 可以青炒 也可以用滾水川燙一下 加入以醬油和生薑調和的料涼拌...

嗯 難度高一點的 可以買佛手瓜切絲後炒肉絲...超好吃~
但是我個人認為 佛手瓜拿來煮湯會更加美味...

肉..嗯...魚肉 很麻煩 因為國外很難買到合心意又新鮮的魚  我討厭吃淡水魚 魚肉裡會藏有一股很重的泥巴味...鱈魚 O…

愛情真偉大...

昨天 我一位男同事跟我說...他覺得 結婚這件事情 (更正確的來說 是即將邁入婚姻的女人) 會讓一個女人變得特別笨! 嗯... 聽完後  我開始狂笑..我的職業97%以女性居多...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女生  每個月總是多多少少會邁入情緒起伏期...除了隨著月缺月圓以外 還會相互吸引與排斥...所以 每個月到了差不多的時間...這些女人就像抓了狂似的...每個人都像吃了炸彈似的 伸出恐佈的貓爪 戰戰兢兢 當然這件事情很容易解決...只要多請幾個男性職員..陰陽調合一下 摩擦就會減少一些些~

前些時候、我們有個藥劑師和她相戀半年的男朋友訂婚了...預計今年十一月份完成婚禮...

我同事跟我說: [自從她訂了婚以後 腦袋就變傻了]
我回答: [可是她本來就是經常會space out..]
他說: [嗯...沒錯!  但訂婚了以後space out的機會更多...腦袋有問題! you know?]

他一面解釋著 一面還附有表情 很爆笑~

早上醒來我突然想起了最近在帶的那個金髮學生 聽她說前些時候她剛訂完婚 男的正在申請牙醫學院...成績不太好 所以即有可能到東岸的某家小學校唸唸...所以她打算跟他一起過去 今天早上我想起了昨天我同事跟我講的結婚會讓女人變得笨笨的這件事情...

所以說 [愛情真偉大] 偉大到這些人只要開水不要麵包...上班不上班 每天在有限的生命裡面 想那些有的沒有的...真是不可思議!! 嗯~ 當然啦... 我也做過這類"跋涉千山萬水死也要和你在一起"的事情 但是、嗯 我好像沒有變得那麼笨! 工作時認真工作 下班時你們愛怎麼你儂我儂 天皇老子也管不了...但是、重點是 妳談妳的戀愛 關我屁事...為什麼妳談戀愛 我的工作量就會變得暴增?? 天理何在?? 豈有此理??

恩啊~ 我那位男同事是個很可愛的社會新鮮人...

當然 他說完以後 身為女性我也很認真的問他 : 所以照你這麼說 女生最好是結婚以後就不要出來做事?  (嗯...我總得確定這不是性別歧視) 他說: 不是每個女生都會變笨 P Woo比較特別...她已經進入了提早退休的境界...既然如此就應該提早退休!

哈哈哈哈哈哈

愛情 真的很偉大...

但是 我個人認為... 再偉大的愛情 沒有麵包來維持似乎也是很難天長地久...恩啊~ 再全球不景氣的情況下 有了愛情 當然還是要…

你的瓶子裡裝了些什麼?

我不喜歡值大夜班...倒不是因為到了晚上會特別忙碌 相反的多數的時候我只是靜靜的等著時間經過...一秒一秒的經過 那感覺很恐怖 數著時間 數著經過的那一片無聲無息...當然、除此之外 事實上我也很不喜歡值完大夜的第二天 不論這一天裡你睡了多久 心裡就是會有一種失落感 像遺失了些什麼 但你又無法形容的失落! 我在想  我說的是[時間] 這不禁讓我想起 上禮拜貝姬問我的那個問題...若不按時間安排的生活著 偶而我想會對所有的轉變感到喜悅 但 或者 可能絕大多數的時後我會感到很失落~

只是 不管你願不願意 時間的流動本來就不是靜態的東西...
於是、孔子就這麼說了..."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或者 因為時間就是這樣不停的流逝著...所以人們有了記憶的能力 因為記憶 使我們回憶...而回憶的東西 不論經過多長的時間 多遠的距離都是一個人最永恆的寶藏..什麼都可以變  什麼都可以隨著遠走的時間走遠斑駁脫落...然而 回憶使人感慨 使人堅強  使人憂鬱 使人喜樂 嗯! 當然我知道 人總是該向前看的...然而關於永恆 總覺得那是比時間更加非靜態的東西...

假如我是小叮噹 同時又具有這樣的能力..
我會希望把某段特別具有意義的畫面片段 剪接起來放在瓶子裡 又或者把時間裝進玻璃瓶子

晒乾 醃在瓶子裡 過陣子 拿著長筷子
再將其一片一片的夾出來...

就好像夏宇的 (甜蜜的復仇)

                             把你的影子加點鹽
                             醃起來
                             風乾
                             老的時候
                             下酒

若不是這樣 我們哪來的永恆? 若不是這樣 每一次的相遇 又是為了什麼? 若不是這樣  我憑什麼來相信 你會一直一直的記得我 而我也會記得你? 憑什麼?

印象派

印象中 我再也沒有看過那樣的風景...

一排排在秋天裡掉落的楓樹、下了幾天的雨後  樹葉透過潮濕的地面留下的樹印...一塊塊的像拼圖似的堆積在校園角落裡...我一直記得那樣的畫面 在太陽西下的時候看著自己被夕陽拖長的陰影...陽光、影子、所有的畫面昏黃的融合在一起 感覺秋天 就是應該像那樣...後來 我就再也沒有看過那樣的風景....穿越過那條平交道 平交道對面的那家小書店 書店裡頭賣的那些二手書 一到了開學時期 每個人手裡提的大包小包的再次的穿越過平交道...一路這樣走回宿舍去 書店的後面有個小鎮...小鎮裡有個小池塘...池塘裡常會出現三三兩兩的野雁 等待著人們餵食..後來 我在想或者 我就是適合住在那樣的小鎮裡 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我記得那些畫面...但我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對路旁那些一棵一棵出現的樹木感到熟悉...於是我拍下了這樣的畫面 我想用我的眼 讓你看見我看見的那些 大致就是這樣的感覺...有日光 有樹木與花草的香 有一群人(或者很多很多) 她們正說著不同的語言 身著不同顏色的衣裳 在一棵大樹下 而我 就像個外來者 凝視著這樹下的一切轉變...

我猜想著你可能帶我去的地方...有沒有很多樹? 我猜想著那樣的風景...滿山遍野盛開的花朵 一棵會在秋天的時候落得滿地楓葉的樹以及樹下的那個人 星期六的這天 我一個人坐在會場旁 就像這樣的感覺....一些出現在我腦海裡頭的畫面和畫面中你可能帶我去的那些地方~


日光果醬

什麼都可以 裝進去

把日光裝進去
把微笑裝進去
把吃剩下最後一勺果醬
也一併的裝進去

最後 我想把你 也一起裝進去
混合成一罐 [宇宙無敵霹靂超級牌]的

日光果醬

我的
我的

全部
都是

我的

日光、月光、通通看光光

今天早上起床後的日光 日光輕柔的照射在遠方的屋簷上 一隻流浪的小貓 在籬笆外喵著叫 幾隻烏鴉 在對面的電線桿上 我想起昨天晚上我看了那麼一小段電影簡介 幾年前的舊片 "橘次郎的夏天" 電影的配樂是由日本動畫配樂大師久石讓所擔任的...簡介的最後面  說著: "it's not where you going, but how you get there."

所以 清早醒來 我們試聽下這首

SUMMER [橘次郎的夏天]/久石讓

p.s 看完了貝姬貼的兩個赤裸的果醬男孩熱情的擁抱在一起</a> 我想說的是 貝姬&amp;芥茉綠...不論是日光 還是月光照耀在哪個男人的身上..我在想 就算是日光燈打在他身上我也希望那周圍擴散出來的是能夠讓人感受到 每分每秒都是又濃、又淡、又深、又淺的幸福感! 即使外頭下著大雨 請讓我深深的相信 深深的 深深的 相信 [日光果醬男孩] 會照亮我的家~ (嗯..這又讓我想起或者我該慎重的考慮"水電工人")  哎唷~ 好黃好暴力喔! ^_*

沒圖沒真相

這是早上起來後的我的床

(不用找了 床上沒有藏男人)

有些話越簡短的越好...

不知道為什麼 就是很想說感謝你
我怕在你離開以前 我忘記還要對你說感謝你 所以我覺得 要在你離開以前先說感謝你
假如我們明天就要離別 讓我現在先感謝你 感謝你陪我走這樣一段路
Thank you
因為我害怕和你相聚後又分離 因此 假如我們明天應該說再見 讓我先感謝你 然後你悄悄的離開 別讓我看見你說再見的臉

[脫軌]

於是、我一直在想究竟要怎樣回答這樣的問題....原則上來說我是個走慣了哪一條路 每天就必須走那條路的人 是個一定要在一點二十五分到一點三十分之間打卡午休 並在一點五十五分道兩點之間結束午休的人 (即使很多時候關於午休這件事僅僅是形式上的事情) 但是 一則文的開始 我始終不習慣"文前空兩隔"的寫作方式 閱讀時喜歡姿勢端正 並且在書的右上角折上小小的三角形加以標示..(最痛恨以唾液翻書的人)

講電話時習慣性的在空白紙上寫字 而多數的時候 是紀錄下毫無意義的單字與片語...例如: Saturday、下午、Email 、數字...一條牙膏 我堅持從中間開始擠 (當然我也知道根據成本效應與是否能使一條牙膏的功效達到最佳境界和你從牙膏的哪個部位開始使用有極大的關係) 為此 我在賣場裡買了專門擠牙膏的輔助器....使用前替牙膏穿上這樣的輔助器 而我繼續的很堅持的從牙膏的中間開始擠 一張床 我習慣的睡在右邊 不論那張床的大小 吃飯時配白開水 並快速的吞食一餐...

所謂的常規 我在想是一種逐年養成的習慣...
而所有的習慣 好的、壞的 事實上都不是絕對的...

遇見一個人 會為了遇見一個人 我開始走一條平常我不太常走的路...為了方便書寫與閱讀試著使用在文前空兩隔的寫作方式 或者在他閱讀的時後我棲息的像隻小貓 一隻沒有骨頭支架的小貓 軟軟的綿綿的賴在他的身上...我試著在書本裡夾著這樣的小字條 字條上寫滿了他的名字...一條牙膏 我小心翼翼的從牙膏的底端開始擠...吃飯時配情話 一口飯能嚼多久就嚼多久的推拖著...我在想 或者關於常規大致上就是這樣逐年累月所養成的習慣...而所有的習慣 好的、壞的、熱戀中的、失戀中的、一個人的、 雙料的 所有的習慣與常規都不是絕對的與一成不變得!

但、常規?

那是什麼呢? 你的規範還是我的規範?
如果說 在某個時間裡必須做著某些事 說穿了這是一種個人的喜好與習慣....例如 我喜歡一個人躲在房裡 偷偷摸摸的敲打著這些 一個人總好過一屋子的吵鬧擾亂一個人的思緒 是誰規定我們非得在一個名詞的後面加上動詞? 是誰規定公園的門口不能有著這樣的標示:

                    [野鳥、請勿餵食]

所謂的常規...或者就像路上的告示牌 參考用 只是提供一個人參考使用的...你在哪個時間打卡 在哪個時間裡出門 在什麼樣的環境…

Nothing is Worse (a.)

Nothing is Worse Than
Needing to drive somewhere
but you lock your keys in the car

Nothing is Worse Than
Having an appointment in the morning
but your alarm never sets off

Nothing is Worse Than
Pouring yourself a bowl of cereal
and you find out you're out of milk

Nothing is Worse Than
Things that we all go through.

Nothing is Worse Than
Finding out in the end there's really
nothing worse than anything, anything at all.

you drink, you eat, you live.


你是讓誰主宰你自己?

四點五十九分起床 在鬧鐘開始作響前把鬧鐘關掉 賴了床、在五點零七分起床開始一天的作息...洗臉 開電腦收Email...把一大堆的垃圾信件刪刪掉 五點半煮咖啡 烤麵包上面加個蛋 五點四十五分刷牙 六點整從冰箱裡拿出了預先準備好的我今天的便當 放進我的大包包裡 吞下一顆鈣片+ 1000 IU 的維他命D...天還沒有亮 但我必須在六點整時出門..上了公路隨著公路上的車潮並在六點二十分抵達目的地 六點二十一分 停車場的欄杆拉起..六點二十三分打卡...

後來我發覺我對時間的感覺一直就是這樣的...

什麼時間該做些什麼事 或者什麼時間我預備做什麼事 我就是這樣安排得妥妥當當的....總是在鬧鐘鈴聲開始作響前起床...總是在時間到期以前做好屬於那個時間裡該做的事情! 事實上、我認為這是一種病態...不知不覺得每一天我在潛意識裡不停的畫著這樣的時間表。 印象中我從上了學以後就不停的做著這樣的時間表....每週ㄧ、三、五的早上九點鐘是數學課 每二、四上自然課 數學課以後是國語...國語課以後是社會課....我幾點鐘下課 下了課幾點寫功課?幾點鐘看電視? 幾點鐘睡覺? 幾點鐘休息? 諸如此類的時間表我不停的拿著小尺子在紙張上畫著...

這是一種很病態的習慣! 但我常在不知不覺之中做著這樣病態的行為...

上了大學以後 愛替自己畫時間表的習慣更加嚴重了...(我認為這一切的開始追朔於大一上學期我幾乎當了那堂生物的後遺症) 我很堅持的將時間平均的分配給每堂課...上課下課 計算著走路的時間 計算著吃飯的時間 有時我只是計算著時間...當然有時會遇到同學在路上哈拉兩句 最怕遇到愛哈拉的同學!  更嚴格的來說 我很怕遇到沒什麼話題好聊 但對方非拖著你了解你近年來的一切近況的不太熟的朋友....我常想、究竟我應該從我人生的哪一段開始形容起? 而我得重新的計算著我的時間....

七點鐘印表機開始跑DTSR (Drug Therapy Summary Report)...十點開始跑Medication Fill List...下午兩點整跑Catch Up List 五點有Narcotic Report...六點五十三分打卡下班...七點二十分我在家門口 七點二十一分開門 八點十二分洗澡 八點半開始打這偏關於時間 它如何的在我潛意識裡運作著....

或者 主宰著生命的不是我們 而是我們的時間.…

一年四季。春暖花開

早上 花了一點時間 把過去以Painter畫的那些東西搬進了這個網站...另外 我還找到了這張舊相片...有陣子我經常要過橋 付費的不付費的 我每天總是要過上一兩條橋 最怕遇到塞車的時候 人車就這樣被困在橋上 動彈不得並且隨著窗外呼嘯而過的風 搖晃在半空中...老實說 我一直對像這樣漂浮在半空中的感覺感到害怕 這包括了搭飛機這件事! 因此 我無法想像孫悟空駕馭著跟斗雲 呼風喚雨的來去自如...

我想 我喜歡 踏實的感覺~

路旁一棵冬天裡的樹和遠方那棟高聳獨立的CitiGroup大樓 事實上也就差不多就是這時候
幾年前的這個時候...


生活。瑣碎的那些

早上六點十一分左右 耳邊的電話鈴聲響起 隱約的我聽到我爹起床接電話 接著他用著不太標準的英文向對方解釋著一個簡單的行為-她還在睡覺。 我聽到對方從電話那頭傳來的音量有些增強。 於是、我在六點十二分在迷朦之中接了電話筒 只聽見同事在那頭形容著另一位同事臨時請假需要找人代班的種種...當時我只想睡覺! 只是想睡覺而已!就算天塌下來我想在那一刻我死的也會很安心....

事後其實我有點火氣、家裡有老人家的人就會理解這樣的心情。 夜裡、最怕接到這類得電話 所以我曾經千交代萬交代的請辦公室裡的助理把家裡的電話號碼移除....我有手機 也有Pager...再加上電腦發達的現今 有千百種找到我的方式 實在不想因為自己職業的關係打擾到家人休息的時間 當然很多時後有些同事不太容易理解這樣的心情

七點起床、起床第一件事情是開啓電視看新聞! 有陣子我是那個把台灣新聞當作娛樂節目來看得忠實觀眾! 後來有人問我對這次的選舉結果與觀感 嗯...任何太過偏激與趨向於偏執的都不件好事...例如國會的議員到底應該占有多少比例? 又或者未來到底由什麼樣的絕大多數來決定政策! 總覺得民主那條路 很長很遠 同志仍須努力....的感覺! 人民的知識水平 民族的固有傳統與傳承 以及一個國家未來的走向與前景....這些我實在無法從一個選舉的結果看出來~

午餐前開始統計下週三開會的資料 然後想起年終了...去年的報表存著存著就存掉了! (這要怪自己有事沒事的老在電腦上刪刪減減的 以為把資料已郵寄的方式寄著寄著 上禮拜我的名字上了黑名單...誰叫醫院的Email信箱實在是小的離譜 那些工作上的東西又不能說刪就刪 好不容易當我決定要轉寄出其他信箱裡備份時 哪知就在無意間給刪了去) 收到一封信....二月八號以前得交出今年渴望休假的日期! 嗯...去年我只休了兩個禮拜 這兩個禮拜除了帶著腿傷逛了LAS VEGAS BLVD以外 成了醫生診所的常客 今年目前要休的是農曆新年 接著要休哪時 我就有點茫然了! 最好是每兩到三個月休一次...以此推算的話 我應該五月再休...

下午一口氣看了幾集的"第三季LOST"...死的死 傷的傷...一片漆黑的烏雲飄過 島上的人就怕的要命! 但故事演到了第三季似乎還是沒有人可以告訴我 那黑黑的玩意兒到底是什麼? 上禮拜經過同事的解釋我才終於明白飛機究竟為什麼會出事?

一顆蘋果的真相

貝姬在下方留言 她說這是個沒圖沒真相的世界! 所以 今天早上起來 取出我的小小 SONY CYBERSHOT 拍下事情的真相....說真的 在習慣了以蘋果的中文機車輸入法打字以後 我發覺 回到了微軟新注音的時候 會出現敲錯字的錯誤 除此之外 那些control+shift的key會出現混淆的狀態

哈哈哈哈哈哈哈

昨晚和紐西蘭的甜豆+台北的Chin用SKYPE聊天 恩啊 很可惜的是活在21世紀的甜豆沒有麥克風 所以三不五十的要去看一下她打出來的字 昨晚 我就是這樣 在MAC筆電上用SKYPE 在WINDOWS的DESKTOP上用MSN...感覺超讚的啦!:)

嗯...外殻未免長期使用後出現刮痕 所以我有額外加裝蘋果的透明塑膠殼..我一直在想要買哪個顏色的外殻! 綠色的看起來很霹靂 橘色的我也很喜歡 當然如果是粉紅色的相信應該也會很夢幻 (你們知道 過去我一直是以夢幻米自居) 但後來由於考慮到成本以及潮流得問題 所以我選了透明的外殻 可以展示蘋果的簡單線條) 鍵盤上有加防護套 未免使用鍵盤過去後出現字跡模糊的麻煩....

=以上就是針對貝姬小姐指出的"沒圖沒真相"的真實轉播報導=

喔! 對了! 拿到蘋果的第二天 在我們家"這位大叔"的指導下 這台蘋果可以同時使用WINDOWS作業系統...一機二體 這讓我很多工作上相關的文件得到很好的對待! 我們醫院的系統全以WINDOWS作業....所以要不是"這位大叔" 芭樂米就得以另外一台電腦來收工作的Email...還有學生寄來的Powerpoint也無法如此方便的開啓收件! 看?! 我能不對此感到崇拜萬分嗎? :)"這位大叔"說在多加一套小小的軟體就可以同時在一個畫面裡作業兩個系統....

完美的人生 完美的蘋果 完美的INTEL 完美的微軟 完美的兩個結合


我腦海中的你的海岸線

於是 我聽見他這樣問我
關於浮現在腦海裡那完美無暇的畫面

赤道上某個寧靜的小島
兩旁的棕櫚樹 海風
遠方低空飛過的海鷗兩三隻
吹著28度C的海風
海風席捲上岸 以及空氣中
鹹鹹的海水味

你穿著那件我夢境裡
略微寬鬆的白襯衫
與卡其色的短熱褲

腳掌沁入被日光溫暖後的細沙
覆蓋著整個腳背

一隻橫行爬過的螃蟹
一艘撐起了帆的小船
一個背影 你的

我看見的
只是在你 終於可以丟掉世俗
離開那個房間 離開催促著你的時間

我看見的
只是在你走出了那房間之後的幻影
空氣裡吹著 28度的海風
鹹鹹的海水味

你的背影
我的微笑

我的腦海中屬於你的海岸線
還有那雙被細沙緊緊覆蓋住的腳掌
腳趾頭在細沙裡掙扎著的感覺

原則

前些時候、我們家族裡年紀最小的堂弟來美國觀摩...大學時唸的科系有點奇怪 統稱為醫學系 起先我也是以為那玩意兒唸出來以後可以行醫。 不過根據後來的了解是他唸的是醫學系裡頭的另一個小科系-公共衛生科  嗯 聽起來頗像電視劇裡頭那些個穿著西裝筆挺的的人在某棟建築物的地下市裡頭管理些沒有其他人願意管理的項目

大學畢業以後據說也取得了國內某知名研究所的申請資格。 聽家人說他一共去了兩次。 兩次都在面試的時候被刷了下來! 那天我帶他到附近某家州立大學領取報名資料與校園勘察。 我問他 到底面試的時候出了什麼問題? 兩次去兩次都被拒的理由究竟是為了什麼? 嗯! 我堂弟說:[他們問我為什麼要申請研究所?] 我問: [你怎麼回答的?] 他說:[因為要升學啊!]

我相信這是一個原則性的答案! 於是我反問他 這世界上哪個人不是為了要升學?他說他覺得他有責任必須誠實的回答對方的問題。 當然他也知道、每個人通常在這樣的情況下都會想辦法說出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但他覺得那不是他會做的事情! 雖然事後不論是家人還是指導教授都對他以這樣的原則性答案來回答一條決定了個人未來的問題表示遺憾與婉惜。

這年頭哪個人不是為了升學?哪個人不是在為了更加美好的未來? 全球六十億的人口+你的原則。 後來、我記得我跟他說 假使我是口試官 每個都是為了升學的申請人 請你用謊言來說服我! 讓我在簡短扼要的幾分鐘裡頭聽見那些你用來包裝自己推銷自己的話語、即使是帶有些微的誇浮、也請你以升學以外的理由來說服我! 當然、我不是在教你說謊、不過對於兩個素為謀面的人來說 我想他要聽的絕對不會是 "為了升學"那麼簡單。

堂弟在聖誕節過後沒多久就回去了。 聽說過些時候要出來申請研究所。 但、其實我不認為他心裡的那些個原則 有因為這幾年來的挫折而減少一些些....

為什麼要申請研究所? 嗯...除了升學這答案以外難道就沒有其他的了嗎?

所以我說 我一直認為一個人必須選擇自己喜歡的事物。 好不好到最後都是你自己決定的、怨不了誰! 但你必須心甘情願的從事你所選擇的目的地。

人生、你的還是我的?

寫給這位大叔的一封信...

給這位大叔:

這是一件很微小的事情..像這樣再鍵盤上敲打著、並且依照自己腦海裡所浮現出的、以及心裡所想的事情。 事實上這是件非常微小並且簡單的動作。 就像、你三言兩語的就將一台宇宙超級無敵霹靂的電腦設定成兩個不同的絕配組合。 而我、在此刻仍對此舉感到敬佩且崇拜不已! 於是、 我在想的是 這天、我要寫的是一封給這位大叔的信。。

第一封。我把它留給你!或者、這也是最後一封我要留給你的信!

我記得那年的夏天非常的炎熱! 腦海裡還浮現這前一天在喬治亞州機場裡因起飛班機誤點以致於 我和妹妹兩個人在機場裡尋找登機門的景象。 豪華氣派、每個航站與航站之間以電車連結的方式接泊著來往的旅客。 抵達LA時 感覺上像過了半個世紀。 第二天我記得我穿著預備好的那套黑色西裝裙、外套下那件我一直認為會為我帶來好運的淺藍色襯衫。 你知道、 很多時候人們為了博取那短短幾秒裡的第一印象、就是得花費上些許的時間與精力盡可能的做一個與平常的自己不太相似的人! 包括了當時的衣著與裝扮。 黑色的文件夾裡夾著更新再更新的履歷表、一枝藥廠贈送的筆、以即幾張預備做下筆記得空白紙張。

下午、我和妹妹找到了運車的那家公司。 升大二的那年、我爹媽用了戶頭裡一萬二的現金所買下的一部陽春的深綠色Sentra。 1994年,你知道突然之間我想知道、你在那一年裡又做了哪些會令人感到崇拜不已的事情? 那年、我擁有了生平中第一部代步的交通工具 。 這天、我和妹妹找到了替我們代運的那家公司。 我的小綠綠 、安靜的停在它的停車場裡、 就像它現在仍安靜的停在我的車庫裡一般。 忠心的、安靜的、耐心的停在車庫裡。

那年夏天非常的炎熱! 小綠綠的冷氣隨著年代的久遠、 開始有點不太管用。 強冷與弱冷之間的差別並不大、最後、 我們決定搖下窗、吹著有些令人感倒窒息的熱空氣。 熱空氣、我想始終會比關著窗被悶死時的死相來得賞心悅目些! 我似乎一直沒有告訴你、我是個非常容易迷路的人。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看不懂市面上的地圖。 出了門以後、我就是那種完全分不出東南西北的人。 嗯! 是的! 那些年我在紐約總是不停的在街道與知道之間亂走。 同樣的一條路、我總是得來回的走上兩三遍。 我相信、路標的出現與發明、不過是提供人們參考使用的! :)

"我是不是也曾路過你住的街?" 我在想、這會是我想知道的問題!

於是、就在短短的20分鐘的路程裡、我帶…

Goodbye、My Love

早上我遇到貝姬、 我想貝姬一定等我打字打得失去了耐心....但是、這種事情的發生通常都是緩慢且需要一段時間去慢慢適應的 包括了和一個過去的戀人分手 以及適應一台新的筆電。。。

是的! 我買了一台新的電腦。。

或者更正確的來說 我買了一台價格不匪的電腦 基本的配件 但是根據芭樂米的資料來源指出 它有個整體來說還OK的評價 (當然關於這點相信阿九會認為 它除了外型比較美觀以外 其他的並沒有比其他的筆電來得功能強大、 阿九說他用的是COMPAQ、嗯 我同事說買HP就好了 以同樣的價格買一台配件齊全的HP。)嗯 生日過後 我一直在想犒賞自己的方式 最後我選了這台價格不匪的蘋果 一顆很貴的蘋果。。。

嗯 截至目前為止 除了早上遇到了貝姬、 在MSN上說起話來顯得比過去還要緩慢一些以外、 除了對新的蘋果式注音輸入法感倒有些無法適應以外、 除了過去流利的打字方試突然像有了被雷擊的感覺以外、我必須承認這是一台相當有氣質得筆電! 更重要的是你發現了沒有? 一則文章的段落與起伏之間、出現了類似句點與逗號這類的東西? 在文字語文字之間、標點符號的切換上更加的明確與清晰。

呼吸、喘一口氣。
它果然十分適合用於編輯文字。

然後我在想、你怎麼知道什麼樣的筆電適合你自己? 你怎麼知道什麼樣的戀人適合你自己? 或者、就是這樣、 有些事情你就是知道! 有些事情、你。就。是。知。道!

管家婆的三言兩語

有時 我感覺自己像個管家婆...

門口永遠有清掃不完的垃圾需要處理..我始終認為 讀書不是人生的全部目標 但是偏偏在這地球上65億的人口之中 我們總是得畫分出不同的標準 像體重 高矮胖瘦 IQ高的與需要輔導的...地球上有頭目 當然也就需要有小囉囉...貓抓老鼠 老鼠就吃小蝦米 有吃漢堡的人 當然就得要有人賣漢堡 (噗哈哈哈) 嗯 總而言之就是類似這樣的食物鏈與生物循環

我記得我在唸書的時候 一直很期盼有一天可以不要再唸了...更讓我無法理解的是 這世界上為什麼就是有唸不完的書 更奇怪的是隨著每個新學期的開始 書的價錢就會比上個學期高出一倍 這也不過就是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而已..這是一個理想 所謂的理想 嗯 通常都是想想而已

理想=/=現實

So I went ALL THE WAY...

但 很多時候 在我唸完了那麼多書以後 我仍然感覺自己像個打雜的管家婆...

當然多數的人會問 "啊 不就是數幾個藥丸嗎?" 嗯 是沒錯 不過隨著時代的進步 現在很多機器可以數藥丸 人就不用那麼累 每天不停的數著藥丸過日子...不數藥丸那要幹麻? 嗯 說好聽一點是醫生護士們的活動藥典 說的比較普通話一些 就是她們的管家婆..."此樹為我栽 此路為我開 要從此路過 留下買路財"...當然有時迫不得已管家婆要變成下女 什麼事都得做 上有高堂下有兒女...然後要擔心萬一出了什麼岔錯 要被抓到衙門裡給鞭打數十後丟出去餵狗吃...

上禮拜五 有個病人快不行了 據說 全身長滿了黴菌...因為黴菌量過多涉及太廣 所以除了沒法做換肝手術以外 還有可能失去一隻眼睛 病人家屬不知道從哪找來"高劑量維他命C"可以醫百病的網路資料給主治醫生 沒有原則與大腦的主治醫生為了滿足家屬的意願 找來了我們經理 經理上面的經理 以及經理級上面的大頭目...在眾人千百個不願與無奈的情況下 我這個做下女的星期五晚上被迫簽出了第一瓶完全沒有根據的高劑量維他命C...害我那天晚上根本就沒睡好...我一直擔心 萬一要死人了 下女 下女的同事 下女的經理 下女的經理的經理 下女的經理的經理的頭目 還有頭目底下那個沒有原則與大腦的主治醫生 我們全都得上衙門去跟老爺大人解釋 這年頭什麼樣的醫生 什麼樣的護士 什麼樣的藥劑師會聽從病人家屬的秘方來治病? 星期六早上醒來第一件…

我的腦袋與裝在我的腦袋裡你想知道的那些...

我常在十字路口看見這樣的人 手裡拿著麥當勞裡的保麗龍免洗杯 安全島上放置著休旅袋 身上穿著骯髒的外套 滿臉鬍渣的男人 等著紅燈亮起時一步一步的沿著每輛車搖晃著手裡的免洗杯...偶而看見車裡的人有些動作 他就會放慢動作 確認車內的人在掏錢..我一直很想知道 那些來往的車輛裡 到底平均有多少人會搖下車窗 在他免洗杯裡放些零錢?

同一個城市裡 養了千百種人...千百個貧窮 千百個富裕...每一秒有多少人出生 多少人死亡 地球上的貓有幾隻? 幾隻在流浪? 樹葉在哪一個時節裡掉落的最多? 又是誰發覺地球在暖化? 一件事情常引發我更多更多的問題...有些問題似乎沒有答案...又或者 有時 我只是會突然的在深夜裡 裹一條毛毯在身上 獨自的唸一首詩 毫無來由的選一首這樣的詩唸起..

然後 帶著自己與自己脖子上的那顆腦袋 以及腦袋裡可以容納下的垃圾微笑的睡去...
很多時候 其實芭樂的腦袋裡只是這樣而已...

男人。日光。果醬

給芥茉綠和貝姬...

2008的第一個週末 從星期五那天開始窗外開始下起滂沱大雨...窗前的薰衣草在眼皮下不知不覺得長高 彷彿是在昨夜才散落了一池的樹葉 現在只剩下幾片懸掛在隔壁院子裡的大樹上...2008年才剛開始 時間就這樣在上班與下班 上網與下網之間度過...

這包括了我的生日

我收到芥茉綠從他鄉張貼出來的生日禮物...一名熟睡中的男子與他那隻灑了果醬的左手臂 (這張圖我看了許久 但不知道那是不是羅嘉良?) 根據朋友的分析 似乎就是這樣 有點壞壞的 賤賤的 糟糟的 但又維持著某種魅力的男人 特別容易吸引我的注意力...例如 羅嘉良是這樣的男人...伍佰 陳昇 玉置浩二...還有那個誰誰誰也是如此這般 像塗抹了日光果醬 著實的讓人有著想咬一口的慾望...

我在想 如果有一天 我們可以把這些人做成櫃子裡的果醬 每週有著不同的選擇性 這男人適合用來夾吐司 那男人適合用來烤麵包 日子伴隨著不同日光系度 紫外線的強弱 妳旁邊有了這樣十全十美的果醬 (或是像個果醬的男人) 又或者有那麼一天 在一個日光傾城 窗外的金桔樹上結滿了金黃的果實 有個這樣的男人陪著妳一起做果醬...

**完全陷入夢境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故以下空白 待我從白日夢中恢復後再續

ps. 新年快樂 對於2008年我到底預備要做出什麼偉大的事蹟 我的內心仍然毫無頭緒
嗯 我要買台蘋果筆電 這算不算豐功偉業之一?? :D

【一個人的好, 並不在於它的神祕】



在窗台上
在床底下

瞳孔的放大與縮小
貓爪的延伸和擴張

神秘
狡猾

等一隻老鼠的經過
出奇不異的逮個正著

事後 牠舔舔貓爪
若無其事的在你腳邊
百般的無聊賴
那是一隻貓的好

一個人的好
並不在於它的神秘
因為【神秘】 不只是她全部的好

說完 她舔舔貓爪
揚起90度角的貓尾巴
百般的無聊賴

生日快樂

我記得有一年朋友生日 我用了羅蘭巴特的這句話...

                             "世界上只有一個真理─忠實於人生, 並且熱愛它。"

老實說 我時常忘記自己的年齡 一年一年的向上增加的數字 這樣的情況一年比一年嚴重 前些時候和同事聊起 無意間他們問起了我的年齡 我愣了半天 仔細的回想推算 (數學不太好 所以對於數字的東西反應特別遲鈍) 我的腦海裡始終停留在『33』或者因為它很好記 有著某種程度的重複性 或者這年發生過什麼樣的重大事蹟 因此潛意識裡我對這個數字特別的有好感 我突然想起了港星譚詠麟在一次電視的採訪裡他說著那樣的心境 『永遠25,說的是一個心境』

生日不是秘密 但我喜歡低調的度過那個日子..
總覺得該慶祝的 不是你 是我..所以我選擇低調的過

我有個朋友 有陣子在面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 他說: 「這樣的人生 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他選擇的」他沒有選擇出生...嗯 也是...是不是要來到這個世上 的確不是一道選擇題..你喜歡也好 不喜歡也好 事實上妳就是來了 來的孑然一身 走時也是孑然一身 但我認為過程是重要的 你可以選擇自己要做個什麼樣的人...無所事事 遊手好閒 或者是明天的Steve Jobs 或者 最後你什麼也不是...

但 你有選擇擁有什麼樣人生的權利...
當然 你也可以選擇 明天替自己買付棺材定下牌位以及牌位上你想用的字體
千百種死法 你也可以選擇一個

     『你們的時間有限,所以不要浪費時間活在別人的生活裡。不要被教條所侷限--盲從教條
         就是活在別人思考結果裡。不要讓別人的意見淹沒了你內在的心聲。最重要的,擁有追
         隨自己內心與直覺的勇氣,你的內心與直覺多少已經知道你真正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Steve Jobs/Apple CEO

明天醒來 我會繼續的工作 繼續的寫字 繼續的做一個我自己...這一天每一年都得度過 但你是不是真的懂得這一天對我而言的意義? 這天 說的是一個心境...

距離

我想 我的確是習慣性的 把【距離】調整在較遠的地方...

我不主動的與人保持固定的聯絡
我不主動的向人透漏新的訊息
我不說秘密 除非你以同等的秘密交換

始終覺得 "一個人被看透了的時候 到底有什麼好的?" 是啊! 我是說 人與人之間 一旦扯入了什麼關係以後 我們就變的那麼迫切的渴望把對方給看透...但說真的 到底把一個人看透了以後 那樣的關係究竟有什麼好的? 再也沒有什麼秘密可言 再也沒有什麼令人感到驚奇的地方...總覺得人與人之間 總是要維持著某種程度上的神秘感 不被看透也不去看透...維持著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除非 你可以告訴我 當一個人被看透了的時候 到底有什麼好的? 否則我想我依然會習慣性的把每個關係調整在遠方...

"看不見 所以我們懂得用心靈去感受" 我記得我是這麼說的....

有陣子我的畫裡要不沒了嘴 要不沒了眼...不想被看透的是什麼呢? 嗯 其實我也說不上來 或者 我只是不想這樣被輕易的「看透」包括了偶而談起的一句話 是如何的在我腦海裡百轉千迴出更多的字 字與字之間的關連...或者我不想被看透的就是那些 花了一點時間去了解一個人 但是當你徹底的了解完了一個人以後 我想知道 剩下的那會是什麼? 匿藏在我們血肉之軀底下的 除了都是一副白骨以外 你告訴我 剩下的那會是什麼?

是吧? 你也說不出來 究竟 我們近距離的把彼此看個徹底以後 有什麼好的?

『有了愛情就會不一樣了嗎? 別騙了 我又不是沒經驗的傻瓜... 』她這樣唱著

或者 我就是討厭那樣的感覺 人與人之間一旦扯入了某些關係以後 就迫切的希望能夠一次性的把對方給看透 情人是這樣 朋友是這樣 即便是距離最近的家人也是這樣 似乎 我們總是在尋找著某種程度上的共鳴 和對方產生出某種共鳴以後 我們有了其他更進一步的需要...朋友需要聯絡 家人需要關心 情人間需要擁抱...一步一步的渴望拉近彼此的距離 心靈上的 肉體上的...但是 我想 我不相信的是當我們一旦進入了某種關係以後 就再也沒有所謂的別離...

或者 我害怕的就是這樣的感覺 在你好不容易的把自己拼湊了回去 又輕易的讓另一個人把你撕成碎片的感覺...或者 我總是帶著這樣的心情 把人推拒在千里之外的距離 維持著某種程度上陌生且熟識的美感 或者 只是不自覺的分割出這樣的空間

心願

我看見大夥七嘴八舌的討論著面對2008年所許下的心願及期待...嗯 老實說 那天 我想了很久很久 2008年裡有什麼是我想做而非做不可的事情? 有什麼是我想改進而非改進不可的行為? 有什麼是我想立下並非得立下的目標? 我想了很久...

跨了年 形式上的多增了一歲 人生就此更邁向濕冷的目的地一步...嗯 濕冷...印象中我唸國一的時候 有一年冬天 也是下著毛毛雨 九十歲高齡的爺爺過世 上山後的第二天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爺爺濕淋淋的跑來跟我說 山上很冷...第二天我把這個夢境告訴大人們 他們很快的替爺爺買了些紙衣紙褲 我在火爐邊幫忙燒著 我爹則不時的口中唸唸有詞 你知道無非就是形式上的那些

過去很多事情就是像這樣 藏匿在腦海裡某個被稱之為海馬的角落...有些被記的很清楚 有些則是模模糊糊的 我一直記得那個夢境 他濕淋淋的走來 穿著過去他掛在房裡那套深藍色的長袍馬褂~

什麼是非做不可的事情? 什麼是非改不可的行為? 什麼是非立下不可的目標? 什麼是非留下不可的人? 其目的地都是一樣的...就這樣 我在說不出心願的情況下跨了年...事實上我也蠻想知道 在一月一日的第二天 許下了心願的那些人究竟有了什麼樣的轉變? 或者所謂的【心願】 只是一個形式上的那些 在火爐前唸唸有詞 燒完了手裡的那些金紙 剩下一些飄在風裡的灰燼...

『一些船離開港口 一些人從此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