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07

給貝姬和芥茉綠...

昨天晚上吃了海南雞飯 不由得想起了馬來芥茉綠 今早醒來看見新聞報導著米塔的離開 夜裏進入最低溫的訊息 這時想起了貝姬...

收了信 在當我穿上了運動外套與彩虹般夢幻的毛襪以後 我望著窗外 氣象報告說LA今日將出現入冬以來華式70度以上的高溫 我凝視著窗外陰霾的天空 再次的保持著懷疑的態度...冬天 是冷 真的很寒冷 但昨晚我才和朋友討論著出生在冬天裡的孩子是如何的耐寒 一到了冬天 我的精神就會出現異常的亢奮狀態

上禮拜我去書店 以游擊隊的方式逛書店: 快速的找到目標後以武力侵占 付帳 然後離開 過程大約僅僅持續了30分鐘 短暫 但達到了目的地...這讓我想起了九把刀的這句話 『人生最重要的 不是完成了什麼 而是如何完成它』我買了一本書 書名叫做『死前要去的1000個地方』收件人是我一位同事 年近70的老太太 把工作當作消遣 放假時固定的和她先生到各地去旅遊 去了非洲看獅子 去了中國爬高難度的階梯...

吃完了午飯 回頭 我繼續撰寫著給妳們的這封信....
這時 日光從雲的那一端鑽了出來 "我有個發光的房間.." 早上有個網友是這麼跟我說的...而我正獨處於這發光的房間裡...想起了馬奎斯的【百年孤寂】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

『然而, 他還沒有看到最後一行, 就明白他自己永遠也走不出這個房間了 ,因為遺稿預言,當倭良諾看完遺稿的時候, 這個鏡花水月的城鎮將會被風掃滅 ,並從人類的記憶中消失,而書上所寫的一切, 從遠古到永遠, 將不會重演 ,因為這百年孤寂的家族被判定再地球上是沒有第二次機會的。』

馬奎斯的這段文 穿插著從王菲口中唱出的【暗湧】...

一朵花 一個字 一個發光的房裡關了百年的孤寂..
一隻蝴蝶飛過  相遇變成另一滴雨 為了落下來像一場雨

我發誓 絕對沒有埋下任何的伏筆....


必備

我穿的上衣$5 我擦的乳液 $7 我用的筆記本 $10 筆一包裝著各式各樣的顏色與廠牌 $2.99...出門不帶化妝品 但會很虔誠的將梳子髮飾與女性用品塞進包包裡 不怎麼需要接聽的手機一台 經常處於關機中 歸根究底因為忘了將電池充電的關係...

除此之外 我的錢包裡通常不會放超過$30 有卡兩張...一張急用時的現金卡與一張必要時可以刷的信用卡...習慣性的將需要刷卡的東西集中於一張信用卡上 並且善加的利用信用卡公司提供的回饋 每當額度累積到某個數字以後 我會用累積回來的金額支付信用卡上的餘額 我不喜歡積欠的感覺...因此 從來不會讓信用卡公司吃掉每個月19%的利息金

原則上來說 我是個什麼都可以帶 什麼都可以不用帶的人...
出門時必備的東西 是這個...當地球毀滅的時候 逃命時我也預備帶著它~

如果只有一朵花...

給芥茉綠和貝姬...

入冬以後 前天早晨我看見遠方的煙火 一團濃濃的煙火 在LA的那一頭燃燒著...像極了那年我在紐約從405高速公路上暸望著世貿大樓方向的那團煙火 緩緩的從地面上升起 囤積在半空之中...那年入冬以後 一天 我誤闖進了拉起了護欄的禁地 看不出來事發當時的經過 地面上只剩下一塊塊潮濕的泥巴地與破碎的廢棄屋瓦...

"時間的經過 是件不可挽回的事情"

後來的天空裡出現了兩道光...兩到藍藍的光線...
像極了外星人爭霸地球後在地球上留下的兩條通道...

我的墓地上要有綠蔭的草地 四季裡充滿了花香 一塊石灰做成的墓碑 墓碑上記載了出生的年月日與長眠於此的那日 上頭 有我的名字...名字的大小與墓碑的size成為相等的比例 我喜歡 "Comic San MS"的字體 名字的下方 用著中文標示著這樣的短句 "米,是芭樂米的米"...青青的草地 附近住著一些其他的"鄰居" 在山上 我想有個看海的位置 夏天來臨的時候 海風襲捲著海水味吹上岸...這時候 有一隻蝴蝶在我的腳下採著花蜜...我在想 如果 我的墓前只能有一枝花 那會是朵誰帶來的花?

可能是妳? 也可能是我說的那個男人..

"在入冬後出現 在仲夏時離開..."

當然 我想我會為了他的出現與離開 感到萬分的感傷 當然 我想最後我會像大多的女人一樣 推翻著"入冬出現 仲夏離開"的說詞...像芥茉綠口中說的那些癡人一般 把對方愛到整體全數的融化 溶進自己的血液與細胞裡 然而 終究會有那麼一日 入冬後 他帶著一朵花出現...踩在我綠蔭的草地上 五月的天空裡飄著雪 我的石碑上棲息著一隻蝴蝶 他帶著微笑 注視著名字下方 那排以中文標示著的短句 "米,是芭樂米的米"...

他彎下腰 將那朵花插在我的胸前...
遙望著遠方 憶起我的字字句句...包括了當時 我是如何斬釘截鐵的對他說 "請你在入冬後出現 在仲夏時離開"的嚴肅表情以及當他收拾著行李打開門前我是如何的抱住了他的大腿 哭的稀巴爛的經過...他憤怒 因為當時我是這麼對他說的"在入冬後出現 在仲夏時離開" 但事後 我又出爾反爾的扯住他的大腿...在某個夏季 發出了悽慘的哀號聲~

入冬 …

這位太太...

入冬以後 生活上最大的目的是在【過節】...

感覺像才剛過完萬聖節 一轉眼就開始過感恩節 感恩節過完過聖誕節 聖誕節過完過新年...過完新年以後 二月份要過農曆年 農曆年過完了以後 要過情人節...一年之中 就是這樣大大小小不停的在【過節】

一年之中 也會有這麼幾天 是屬於【家庭日】我們家家族不算龐大 但似乎也不太小 我爹有三個兄弟姐妹 我娘有四個兄弟姐妹 加加減減 算一算 到了第二代 第三代 那個數字就開始往上增加中 好在我爹的兄弟姐妹長年居住在台灣 我的堂哥堂姐表姊表弟 堂姪女 表外甥等等 距離我還有一個太平洋的距離...因為八百年難得一見的關係 所以平常過年過節什麼的 很多東西能免則免 一年到頭省下許多費用...

至於我娘的四個兄弟姐妹...嗯 幾年前還好一些 舅舅在紐約 以前和舅舅是樓上樓下的鄰居 當年紐約的房子就是這樣兩個家庭的房子...關起門來獨門獨戶 進出同一個大門 像棟公寓式的建築...親戚 有時我認為是越遠的越親 幾年前舉家遷移西海岸 外公外婆大阿姨小阿姨大舅舅大姨丈小姨丈 過年過節時要除了要記得姪女姪子以外 也要記得表弟表妹...等到表弟表妹長大成人以後 還要記得他們男女朋友的名字 很多時候 今年帶回來的去年帶回來的不會是同一個人 所以到最後 我也搞不清楚 到底是哪個人收到去年聖誕節那盒八粒裝的巧克力

黑色星期五那天 我遠在紐約的表妹來過感恩節 然後聖地牙哥的表妹剛好回來度假...

那天 我們吃火鍋~


一棵樹換一首詩

前幾天 我用

一句埋怨換來一棵樹
一棵光禿禿且孤單的樹

然後 我想起了一首詩

一首關於一棵樹的詩
這是張雨生的歌 是許常德的詩(詞) 是陳志遠的旋律
而這些人 都只為了一棵樹

一棵秋天裡的樹

「我是一棵秋天的樹」



關於男人...

親愛的貝姬與芥末綠....

又是一週的開始...

這幾天LA早晚的溫差很大 早上四五十度的低溫 躺在床上仍不時的覺得手冷腳冷 中央空調這東西固然好用 但是室內的溫度始終於法調整在令人舒適的氣溫上 要不太熱 要不太冷 這時 我在想我們需要的會不會是季節性的男人? 妳知道 就是入冬後出現 仲夏時離開的那種 或者唯有這樣生命中才能同時的擁有了自由與牽絆?

貝姬,關於嗓門大 我必須坦承 其實我也是這樣的人...大嗓門對我來說 有時是件令人困擾的事情 不知道妳是不是也有同感 例如和情人情話綿綿時 經常是眾所皆知...幸好 這世界還有文字的存在 再加上習慣了將情感以寫字的方式輸出 因此多數的時候 我試著以文字的方式來掩飾我的大嗓門! (我開始想像有那麼一天 我們三人在某個咖啡雅座裡高聲闊談的景象)

芥末綠,balame 其實代表了無常..(據說這是個形容詞) 事實上在很久很久以前 我有個很美的名字: 小米、米米 、  米琪、米血兒 (請不要誤會 一個人的名字和一個人的長相是毫無關聯的 因此 不論我的名字有多麼美 但這並不等於我的長相也能夠和名字相提並論 這是人們經常犯下的錯誤! 會叫做【如花】的並不完全貌美如花) balame其實是三個字 Ba‧La‧me 中文翻譯就叫做 拔‧辣‧米...

星期一的早晨 讓我們重新回到一下拔辣本身的出生現場...

拔辣 又名芭樂 Guava 番石榴

出產於熱帶與亞熱帶的植物 果實可食 水果攤必備 葉子粗糙 邊緣成波浪狀 又用於治腸胃病 樹幹堅硬 可用來當彈弓...不過後來新新人類將其隱喻為一個人很OOXX 白目或者機車...當然也有人把它用來當作名詞 代表商業化 普及化的意思 例如: 芭樂歌 就是KTV人人朗朗上口的那些歌

第一個男人決定離開的時候 我的身體裡突然出現了變化...由情感刺激腦內細胞病變 生出了很多芭樂籽 當芭樂籽成熟了以後 一顆顆的會蛻變成為文字 我開始說著一些別人聽不懂的話

在我們彼此扯斷了那條線以後 我開始囤積出大量的文字 (像隻春蠶吐著絲) 當然 我也曾像劉若英一般哭著對他說: 可是那條線沒有斷啊...只是 你為什麼不願意握在手裡? 關於愛情 我想似乎都是這樣的...一方還沒有放手而另一方已經不願意再擁有些什麼 問題是 此刻的我們寧願自己是先放手的那一方 感覺上那一方似乎比較不太難過~

那年是1997年 芭樂米的誕生..…

五月花不是大酒家...

話說1620年的冬天 百多名清教徒搭著五月花來到北美大陸...時逢糧荒 死的死 傷的傷 突然 天外飛來了大批的火雞 正當他們感到絕望的時候 火雞肉救了他們的命...從此以後 每到了十一月的第四個星期四這天 美國人就要吃火雞  (假使你還沒發現的話 今年的十一月有五個星期四 這對每兩個禮拜領一次薪水的芭樂米來說很重要 因為這代表著這個月可以領三次薪水 哈哈哈哈)

根據統計 美國人每年的感恩節要吃掉四千五百萬隻火雞 聖誕節要吃掉兩千兩百萬 復活節要吃掉一千九百萬 平均一年要吃掉七千六百萬 相當於六億七千五百磅的火雞肉...

我在想 火雞心裡一定很嘔~
[想當年 如果不是我 你們早就被餓死了! 如今非但沒有感激我 反而年年把我烤來吃]

嗯阿 美國人的邏輯 本來就有點詭異..:P

傳統的火雞大餐裡包括了火雞一隻 火雞肚子裡撕成碎片的玉米麵包 以火雞內臟熬煮成的淋汁 小紅莓調味醬 烤洋芋泥 烤紅薯泥 青豆和小麵包 另外還有南瓜派一個....嗯阿 這年頭 大概多數的職業婦女會到訂購這樣的大餐...最複雜的手續 是把雞放進烤箱裡面加熱! (家庭主婦真辛苦) 入進隨俗...除了中國人的農曆年以外 每年到了感恩節 聖誕節這類的重大節日 我家到了這天也會小小的家庭聚餐一下...嗯 不過 我娘非常有天份 感恩節這天 我們通常是吃火鍋+烤雞=火雞大餐

這是今晚餐桌上的紅酒 一瓶 '04 Beringer Stone Cellars Merlot...最好喝的應當屬於2003年的酒款 據說03年是葡萄狀態最好的一年 地球的季節變換 使得紅酒的口味越來越難琢磨 不過這款酸度中高 口味微甜 (我妹就不太能夠接受這類的紅酒) 果香濃 酒氣淡 比較適合平常不愛喝紅酒爹媽品嚐 (我妹喝完 她說今年聖誕節晚餐的酒將由她來負責選購 我很期待她會帶回什麼樣的紅酒)

除了吃飯以外 這天 看球賽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好比說去年慘遭滑鐵盧的USC Trojan 在今天以44:24的成績大勝Arizona State 擠進Pac-10...下個禮拜六 (Dec 1)將再次對抗UCLA...嗯嗯嗯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Booty一口氣投了375碼的一球 相信這一刻我們同事勢必各個驚聲尖叫 又跑又跳~

過完了感恩節...

星期五是很重要的一個日子..俗稱"Black Friday"~

吃…

味道

我忘記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吃榴槤....

相較東南亞的榴槤 美國的榴槤大致上分為兩種: 冰凍的與未冰凍的

嗯 簡單的說 就是搭乘經濟艙與搭乘商務艙的差距 當然價位上自然有所不同...在這裡你絕對沒有辦法以經濟艙的價格買到商務艙的榴槤 就是這麼簡單! 其實吃榴槤 冰凍的與沒有冰凍的多少有些差距 冰凍的榴槤買回家以後得化霜 沒冰凍的買回家以後 馬上就可以剖開來食用...肉質上自然是以未冰凍的比較鮮美可口

英文有句諺語是這麼說的
"Beggars Can't Be Choosers"  (行乞者不能當選擇者) 意味著人家給施捨了些什麼給你 妳就應該欣然接受...面對美國的榴槤 大致上就是這樣的道理...除非你是Donald Trump 更或者你是Elizabeth Taylor...那麼新鮮的榴槤對你而言 就好像家裡的葡萄和橘子 不怕沒得吃 就怕吃死妳...

起先 我十分的不懂得欣賞榴槤的美味...

我認為那味道有點像小時候在路邊攤賣的那些醃拔剌...妳知道當醃拔剌賣不完或者吃到剩下最後一顆 你決定把醃拔剌冰在冰箱裡面 第二天醒來太過忙碌...第三天你找到更好吃的食物 一個禮拜以後 打開了冰箱 撲鼻而來的是一股爛掉的醃拔剌味 感覺上就像那樣的味道...

爛掉的醃拔剌味..
不是很臭 但那樣的味道卻會停留在你鼻孔裡頭許久 遲遲無法散去~

我認為榴槤就是這樣的味道...

好吃的榴槤 要放在冰庫裡面冰上一陣子 取出來以後 不軟不硬的果肉..我的貓非常喜愛...每年夏天 當我開始決定吃榴槤的季節裡 牠會開始環繞在我的腳邊 胸腔裡發出purrr的聲音...牠是怪貓 我是怪人 重點是起先不論我有多麼憎恨打開冰箱後那股爛拔剌味 後來完完全全的沉溺於榴槤的口感與味道間

下午 我收到了一張明信片...

那個叼著菸的老人與牆邊上一排的榴槤...
差點忘了馬來西亞盛產榴槤...此刻 我正閱讀著明信片背後的那一段文:

"榴槤在此地稱果王..威風赫赫 傳說 是當年鄭和到南洋
人有三急到野外大解 隨手用樹葉包便後變成的.."

接著我想著 "哪天 我想旅行去馬來西亞...芥末綠會請我吃鄭和的便~"
對此 我應當感到無比萬分的興奮....

ps. 其實我也會習慣性的把一些植物的名稱加上個 "艸"字邊...不知不覺得將…

明天,我在世界的窗口寫信...

20歲那年 我假設自己只有一個甲子的生命...

"我不想活得太久 活得太老 活的太慘" 我和朋友這麼說著 並且交代著部分後事....新聞上可能會播報著「在某個鎮上發現一名年約60的老婦人 倒臥在自家客廳裡暴斃 她養了一屋子的貓...由於死亡多日 貓兒無人照料 因此有些貓兒已經開始吃婦人的肉進食」老年時 我的畫面似乎有點血腥...但我確實計畫著在偌大的空屋裡養許多貓~

聽說『人間五十年 ,天上一日』這似乎回到了袁瓊瓊那句「每個孩子裡面都有個老人」你想著過去 你想著未來..想著一轉眼的明日 將是白髮蒼蒼的老人 此刻 妳正聆聽著旋轉在唱片機裡的那張黑膠唱片 在某個熱鬧的城市裡獨居在某個公寓之中 開著燈...耳邊傳來Andy Williams在Breakfast at Tiffany's裡的悠揚歌聲...

               Moon river, wider than a mile
               I'm 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 day
               Oh, dream maker, you heart breaker
               Wherever you're goin', I'm goin' your way

或者 我開始想起一個人...(妳知道 我們常會在不知不覺得歲月裡再生活上留下一些證明那個人來過的蛛絲馬跡) 一張照片 一片CD 一枝筆 一本記事簿 一件我穿過的毛衣和毛衣上沾的油漬 或者 這些都會讓我想起一個人....

             『她喜歡抽菸 愛看小報與旅遊雜誌 收養了一隻沒有名字的貓
              晚上沒事會坐在防火梯上彈著小吉他 用低嗓的歌聲吟唱歌曲
              她生活懶散,個性天真.....』----【第凡內早餐】

我一直有著這樣的計畫 在我還記得你的容貌以前...一個夏日的夜晚裡 在某個熱鬧的城市裡獨居 放著黑膠唱片 想起一個人 腳邊眷養著幾隻沒有名字的貓 開啟五十年歲月裡每個出現又消失的人們...

賣掉了現有的住屋以後 我想換一間小一點的老人公寓 每個月繳付一些租金 每個星期二參加老人們的聚會 妳知道每週那些個BINGO遊戲可以振奮我ㄧ整個星期....…

C'est La Vie。這就是人生...

聽一首歌 通常除了一首歌的旋律以外 我會很注意歌的詞...我喜歡姚若龍寫的詞 喜歡夏宇寫的詞 喜歡張懸 喜歡林夕 喜歡陳珊妮 也喜歡陳綺貞的詞

另外除此之外 她的詞 我也喜歡 這是黃婷 去年回台灣時逛書店 在書店裡認識黃婷眼中的阿昇...她用細膩的筆觸描寫年輕時的我們曾和昇歌有著強烈與重大的關係...

這是恨昇歌的開場文:

「十二歲就開始聽陳昇的人, 是變態!」某次跟一個朋友聊天 , 她聽完我的故事之後, 斜著眼 ,嘴角微揚 ,斷然下此結論。 我可能真的是有點變態, 因為我竟然不想否認, 只對著他說 「哈哈 對阿」 然後傻笑了兩聲...

變態就變態。 想那陳昇第一張專輯的封面, 不就大剌剌的寫了幾個字...
"如果你覺得我有一點怪, 那是因為我太真實。

梁靜茹這次崇拜這張專輯裡 就收錄了幾首黃婷寫的詞...包括了這首 C'est La Vie (這就是生活)...同時也這次金馬獎年度熱門電影『巴黎小情歌 (Love Songs)』的中文主題曲..

         "每一首情歌的背後 都不止一個愛情故事...舊愛不遠 新歡接踵而來..."

我仍然習慣性的聽著歌 除了聽一首歌得旋律以外 我也會特別去注意它的歌詞與詞曲的創作人 就像聆聽著那背後的一個故事...


我說,你聽

前兩天【INBOX】裡收到一封信...

說起來 我跟淑玲認識了近二十年的歲月...淑玲一點點胖胖的 臉蛋圓圓的 人長的可愛 (此刻我的腦袋裡浮現出麵包超人的形象) 專家說 通常會成為好朋友的 身材上都一般...這是人與人之間一種自然的反應 當然這年頭"不正常的"現象經常發生 所以即使在路上看到了一個身高180公分的男人小指頭上勾著一個150公分高的女人 其實也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當然我要說的和這180公分及150公分的男人女人沒什麼關係...

去年回台灣的時候 碰巧遇到淑玲失業 正在找工作...回到LA後 每天不知道在忙什麼 所以直到前些時候 突然想到了她才趕緊發了封郵件問她近況...

淑玲說 工作找到了 在郵局做櫃檯...她說 說是說做櫃檯 但是事實上她並不能真的"坐"櫃檯...一坐下去 前方來人會出現對著空氣講話的情況 所以每天都得"站"櫃檯 下了班之後 兩條腿感覺好像不是自己的...老實說 這問題我也有 不過我的問題比較容易解決 通常只要動動嘴請高人出手就可以達到目的! 前些時候有個護理站突然重新規劃了排放病歷表的區域...在原本的鐵櫃上架上了病歷架...第一天發現時 我站在病歷架前面完全的傻了眼! 兩顆眼珠子瞪的好比兩顆荔枝那麼大...當然要使用低處得病歷表示沒什麼問題 不過 那些住在728A和 742A的病人 我不知道他們要怎麼辦? 或者我應該假裝完全無視735A號房病人以前的所有病歷...直接跳過病歷架上半截...

也不知道是哪個丁丁做出了這樣的設計...
漠視了180公分以下的世界 有種 你就永遠在上面不要下來~

給未來的自己

【寫給未來的自己】

Dear You:

當妳看見了這封信時 會有著什麼樣的表情? 再怎樣的場景裡? 此時的妳 是否還留著一頭長髮 在入冬的11月份裡 穿著短袖透過微暗的燈光 翻閱著自己的昨日? 妳身旁的人是誰? 妳們又是在何時相遇? 他是如何的打動妳 讓你在動盪不安的星球上找到可以棲息的位置?

或許妳已經不記得了 但有陣子妳經常拿著紙筆在作畫 偶而妳也會寫著動人的詩句 並且陷入一陣另人擔憂的低潮期 說穿了 妳只是在尋找著某種疏解的方式

妳養了一隻貓 此時牠正彎曲著自己的身體棲息在床邊 我不知道 當妳在閱讀著這封信的同時 那隻貓又會在哪裡?

妳記得這個嗎? 是2007年的夏天裡妳帶回家的紀念品! 和網路上的其他人一起參加了【小金人】的活動 活動的最後妳帶回來了兩本書+一件T-shirt和幾張貼紙 然後跟著莫名的結束了一個夏天 不知道後來的妳是不是還繼續的團積著這些沒有意義的文字? 『沒有意義』 因為對其他人來說 很多時候妳的文字並沒有太多的意義 像個外地來的人 說著別人聽不懂的話 而妳 卻能自得其樂!

妳是不是還堅持著只為自己? 對那些妳看不慣的事情感到煩躁易怒? 妳是不是還在冷眼旁觀的看待著許多事? 害怕將自己在外人面前展現的一覽無疑? 像赤裸著身體 為此妳感到無比的羞愧....妳是不是仍然習慣在深夜裡寫字? 妳是不是還在尋找深愛你的人? 妳是不是? 妳還是不是妳自己?

Dear You, 這世界無常
我甚至不知道明日你是不是還能僥倖的活在這世上 因為無常 所以我在想妳該將『我』放下

深愛著那個愛妳的人 為妳的昨日歡唱 為妳的今天高歌一曲
為妳在今日的所有感到幸福與滿意

讓未來的 一直來 一直來...

昨日的我寫在2007年11月17日
留給明天的妳 請妳慢慢的將我忘


是低潮還是冬眠?

寫完了昨天那則小冬人的大囧文以後 開始擔心 會不會真的有人擔心哪天我ㄧ個想不開倒頭栽? 嗯 這問題若你問我 我一定會斬釘截鐵的告訴你

『不會的』

是的 有時我會掉進那樣的情境裡! 看起來很真實 但是其實只是一瞬間的情緒而已...多數的時候 我認為這世間實在是充滿了『屁』(請恕我找不到更適當的形容詞來形容這整個事件) 例如 這禮拜常在電視上看到某某某在罵某某某 然後某某某又回罵某某某...天要下雨 娘要嫁人 誰管誰是某某某...某某某家有幾口井 井裡的是死水還是餿水...你問某某某外面菜價漲的離譜的時候要怎麼辦? 某某某只會斬釘截鐵的告訴你 不喜歡就去對岸...又例如 每個候選的某某某都會說等我上位了以後再跑給你看...然 等某某某上位的這陣子各位某某某是不是要勒緊了褲腰帶喝西北風?

在我看來 這世間上一切的一切都是『屁』...
因此原則上來說 我不太會去在意那些我們生活在完美幸福人生中那屁大般的不幸~
***********              ******************                   *************
這禮拜放五天假...

來賓問: [怎麼那麼好?]
小米答: [上面怎麼排 下面怎麼幹]

週一時人手短缺+女性週期情緒波動=它乃乃的我不爽本週日去幫忙代班 所以 1, 2, 3, 4, 5....連同週末一共五天 五天不用出門的日子 天天睡到自然醒...

看起來像以前玩過的羅馬帝國AOE遊戲...

這東西會上癮 最近每天都會上那個網站上去"開發"一點東西...最令人抓狂的是開發個一兩樣 上面就會寫"資源不足" 看到資源不足以後 內心就會湧起一陣"感覺有必要將某些東西升級"的必要!! 這幾天 我就在這 資源不足與資源升級間拔河...

***********             *****************           ************
11:04am 外頭太陽出來了...

早上醒來 預備今天一定要出門選購卡片...
但是我很肯定 我這一出門 一定會帶一些莫名奇妙的東西回家...好比說 那些自己可能用不到 但下意識就拿去收銀台結帳的東西...

同事生日 但是我想假裝不知道...(這會不會有點賤?) 但要知道生活拮踞 該省的就要省...生日…

滿城盡是寂寞人

那是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

在一個密閉式的空間裡找不到透光的入口...我想呼吸 但是有時會忘了此時應該是吸氣還是吐氣...在吸吐之間 依稀的看見了一團迷霧從口中緩緩的吐了出來...此刻 我的眼前仍是一片黑暗 而黑暗逐漸的在四周圍蔓延了開來 有時 它像是猛獸 朝著自身飛撲了過來...有時 它只是靜靜的來回走動著 我們四目交接 它觀察著我的一舉一動 而我 也戰戰競競的提防著它突然的攻擊~

這是一種【病】且無藥可醫....

初期的症狀往往發生在青春期 每當人生進入了某著階段的時候 可能是因為一個人 也很能是因為一件事 經常由於發病突然 在毫無預警的狀態下 陷入了一個無法自拔的境界 有的人大量的吸食著安非他命 有的人大量的哭泣 有人迫不及待的趕上了天堂 卻赫然發現天堂的大門 只限於自然死亡...我想 我患有這樣的病 病發時會陷入一個這樣的地窖裡...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我在沒有盡頭的密閉式空間裡囤積著部分的文字 然後你說 『我喜歡妳在那裡以不冷不熱的方式描述著發病的起因...』  

忽然的 我想起了夏宇

此刻我的心裡 住著一隻這樣的野獸 在黑暗之中慢慢的將我撕裂 慢慢的流血 慢慢的死去...然後 妳跟我說 『我喜歡看妳形容著死而復生的經過...』慢慢的碎裂 慢慢的痊癒...

前些時候 我家對面的老太太突然死去...平常其實我們也沒有太大的交集...偶而出門前會在十字路口 看著她彎曲著身體 遠遠的牽著一條西施狗 蹣跚的從黑暗中走過來...更或者有時我只是看著她 彎著形成了90度角的腰 在日光下一個人安靜地拔著草...四目交會的機率不大 然而 每次我見到了她 總是不免想像著她獨居的生活

突然間 她死了~

一個死去的陌生人 按理說並不值得我這樣大費周章的記錄著什麼 但老實說 心裡似乎仍是難以接受這件事實 腦裡海時常浮現出這樣的畫面 天還沒有亮 她拖著緩慢的步伐 牽著一條狗就在前面的十字路口轉角處...人死了 妳知道她的親友在那個周末就貼上了布條拍賣起她的家當 此時 我在想 人死了 『感覺』還在不在?

『做一隻輪胎 就必須不停的忘掉路面』

那麼 當一個人身處在日光照射不到的深淵裡 是不是就必須忘掉黑暗? 忘掉它正以利齒拉扯撕裂著『跟你texwood一樣的藍天』?  寂寞的人用寂寞的眼看寂寞的世界 整個城市裡都蔓延著寂寞的聲音....妳(你)的一舉一動 一言與一行 在寂寞人…

餵我! 吃無限量大的文字...

這是上個月剛滿三歲的小姪女...

我刻意的把童話書放在她拿得到的書架上 每個週末來我們家 她會要求我講不同的故事給她聽...中英文皆宜 上個禮拜我們講了"晚上恐龍怎麼道晚安?"的故事...

"恐龍晚上怎麼道 晚安?"
"恐龍 會不會用恐龍腳在地上跺腳說晚安?"
"恐龍 會不會大吼大叫的說晚安?"
"恐龍 會不會甩著恐龍尾巴說晚安?"

"恐龍晚上怎麼道晚安?"

故事書每頁都七彩繽紛 另外買書時還有一隻造型一模一樣的恐龍...上禮拜 我們講了這個故事...後來 我們又講了一個Biscuit要上學的故事...Biscuit是怎樣偷偷的跟在小主人的後面去上學? 嗯 平常她很吵...只有說故事的時候最安靜...兩個眼珠子盯著圖畫書上的插畫轉啊轉 小小的腦袋裏面 可以容納下不同的故事與劇情...

這是個吸取著龐大文字的年紀...更奇妙的是她全部都記得!
妳說的那些故事 她全部記得...哪本書裡是什麼樣的故事 她全。部。都。記。得~

星期六的夜裡 我拉起一條線...

每年過完了萬聖節 我就會開始進入倒數的階段 而且日子是在轉眼之間飛快的速度消失 (當然除此之外近日的股市也在飛快的速度之中跌到最低點) 上個禮拜老闆晉升為C.O.O...嗯 聽說薪水將會是以美金七位數字以上的天價...不過我仍然相信一個人的職位與他必須付出的代價是成正比的! 因此 很多時候 我的心中確實是『胸無大志』...當然到了年終之際 也不至於發下太過偉大的志願 讓明年此刻的自己感到萬般遺憾 我唯一的心願 是做個很平凡的人...

星期六的早上 把收在後院小木屋裡的那棵聖誕樹給找了出來 七手八腳的把一棵6' 高的聖誕樹給裝了起來 上頭纏上了五彩繽紛的聖誕燈和裝飾 裝完後 和小姪女到附近的商店裡閒逛...住在除了不下雨以外也不下雪的城市裡 一到了聖誕節時感覺是很奇怪的! 更奇怪的是店裡有賣標價$1.99的噴霧劑....把家裡的玻璃"毛邊化"...華式五六十度的氣溫裡 窗戶上有蒸氣的痕跡 實在是很奇怪! 更奇怪的是 誰會去買一個要$299的巨型雪人裝飾放在大門口? 多奇怪的一件事...

印象中 我只過了一次白色聖誕...

白茫茫的雪很美很美
車子壓過的雪泥很髒很髒
大門前厚厚的積雪很傷很傷

後來 我搬離了那個城市裡 唯一慶幸的是
終於可以不用在午夜12點的冬季裡 拿著小鏟子在擋風玻璃上左鏟鏟右鏟鏟的等著車子化霜...
終於可以不用再害怕隨時可能跌個狗吃屎

在我看來 那的確是個不錯的城市 它什麼都好 最不好的是灰濛濛的天空與濕冷冷的空氣...在我看來 紐約不至於使人變得冷酷...相反的 我認為那是個很『實際』的城市....那裏的人很實際的在築夢 很實際的在生活 因為實際 所以妳很難要求紐約人停下腳步來作作夢 紐約人的熱情 我覺得只有紐約人才懂!

下午看了一支片...

The Ultimate Gift" (超級禮物) 改編自盲人作家Jim Stovall的小說 "一位家財萬貫的富翁瑞德‧史蒂芬(James Garner主演) 過世 他生前即為自己的遺產做了最好的分配與規劃 請了他相知、相交五十年的老友 名律師漢彌爾頓(Bill Cobbs)為他執行 家族中所有的人都分到了為數不少的財富 唯獨他的孫子24歲的傑森(Drew Fuller) 竟然在遺產分配大會上毫無所得 他的爺爺為他預備了一份特別的超級禮物 十多卷錄影帶

地球淪陷時帶他上月球...

關於這家當的主題著實的讓我思考了數日...錢財乃身外之物 除了家人以外 我一直在思考著到底什麼才能堪稱於【家當】【FAMILY BELONGING 】【家庭的全部財產】因此徹夜的找來曾任美國第18任總統 且過去曾任南北戰爭聯邦軍總司令尤利塞斯‧辛普森‧格蘭特 以及第七任實施了民主運動的安德魯傑克遜總統來做現身說法

事實上 對芭樂米來說沒有什麼是比這兩位更重要的家當了...當然除了以上二位以外...砍倒櫻桃數的喬治 華盛頓 第三屆發起獨立宣言的湯姆士 傑佛遜 以及後來被人懷疑有馬凡症的亞伯拉罕 林肯和發明避雷針的班哲明 富蘭克林對我來說也皆為十分重要的家當 故 假使天災人禍來襲時 我勢必會帶著這些人一起跑路...(請不要在我逃難時撥打手機 假使此刻我被淹埋在石塊之中 對外通訊求教的唯一工具很有可能就是手機那微弱的訊號)

然而 重點是 正當我預備帶著這些人連夜撤離淪陷區的同時 我的心裡總是會有一股強大的無形的力量在牽制我的行動 而這些東西 又在我的生活中佔有了極大的空間 因此 除了以上那些比較市儈的家當以外 【貓】在我的心目中具有無以倫比的美...比華盛頓更誠實 比傑佛遜更厲害 比林肯更高大 比富蘭克林更聰明!!

宮崎駿筆下的貓叫【龍貓】愛吃義大利麵的是【加菲貓】兩隻耳朵永遠豎不起來的叫做【折耳貓】另外還有【三腳貓】高貴的【波斯貓】幾米【遺失的一隻貓】倪匡筆下的【老貓】當然除了這些貓以外 我家有隻【天外飛來的巴斯特宇宙無敵霹靂貓】...


貓貓萬歲 萬歲 萬萬歲~

每個人的心裡都住了另一個人...

給貝姬和芥末綠...

老實說 這些年我儘可能的不去思考有關「為什麼而離別?」 「為什麼而相遇?」 的問題...然而 我卻堅決的相信 每件事情的開始 背後都有個深遠的「意義」...例如 為什麼要吃飯? 什麼要說話? 為什麼要寫信? 為什麼當我們終於鼓足了勇氣離開某個地方的時候 會突然的聽見自己身體裡面發出的輕聲細語?

「有些人進入你的生命裡,就是為了離開。」

這是上個禮拜 我在袁瓊瓊的部落上不斷琢磨的一段話...孩子靈魂進入母親的生命裡、男人進入了女人的生命裡、太空裡飄落的隕石進入了地球表面裡、車子進入了隧道裡、一封從他鄉捎來的文字進入了心靈裡 諸如此類的進入著 目的「就是為了離開」...

我曾經試過把自己孤立起來 像生活在荒郊野嶺的高山上 或者雜草叢生的小島上...我也嘗試過一週不和人交涉 然而最後總是因為某些很可笑的理由破局...比方說 就當我下定決心 單獨遠走抽身離開的那一霎那 總是會有些人進入我的生活裡...才預備好離開的興致就這樣被打斷 (相信面對BLOG改版時的Gra就是帶著類似這樣的心情)

後來 我為免去這樣反反覆覆在情緒上的折騰 習慣性的在一開始就分析著該名闖入者 是「屬於離開型」或是「現在不離開但難保未來不會離開型」仔細想想 或許真的是個性使然 一樣的人生 每個人在進入與離開之間各持己見...

我從來不眷養容易死亡的生物 過去 我曾養死過小白兔、小文鳥與仙人掌 這些全部被我列為拒絕往來戶! 在進入與離開的過程上 我開始有了「選擇性」選擇和誰交往 選擇和誰在一起 選擇讓誰進入 讓誰離開...

有陣子我很喜歡林夕的寫的東西 歌不像歌 詞不像詞的林夕很對味 這是林夕寫的「百年孤寂 」...

林夕,他病了...
只是我在想 或許每個孤寂的人都有病...

袁瓊瓊說「每個孩子裡面都有個老人」 等老人長出來了 我們便忽然的過了一生...

老實說 我不知道這是一個「開始」還是一個「分離」但我知道 很多時候我的心裡住著另外一個人...這個人常在相遇時若隱若現 此刻正和茫茫人海中的妳們緊緊的相連在一起 卻又在同時戰戰競競的拉遠著距離像個局外人...

我的心裡 一直住著這樣的一個人~  

ps.  這些天比較忙 這封信就這樣托托拉拉的分了兩三天才完成 :)

關於寫字這件事...

MSN上遇到一位朋友 她說最近有點憂鬱...很難想像外表看起來非常放得開的她 會陷入那種憂鬱的境界..一個人走在大馬路上都有哭泣的可能...嗯 這我可以理解 有時候我也會這樣莫名奇妙的陷入一陣非常憂鬱的狀態 通常 我都是跑出去租一套很悲傷的電影 或者是很悲傷的連續劇 然後等到放假的時候 拼了命的把那一套悲傷的電影或者連續劇看完

一面看 一面哭 等到看完哭完了 眼淚擦擦 又是一條活龍~ 不過 嗯 真的 人生已經夠多壓力的了 要是每天還要想東想西的 豈不是會很辛苦?

凡事不要看得太重
偶而 也該寫寫字 不用去在意是誰在看 也不用去在意到底
別人會怎麼說...我覺得很多事情 太過在意反而會覺得心裡充滿了壓力...
-------------------------------------------------------------------------------
前兩天在阿計的BLOG上看到阿計談論S2邁入的十年歷史...

嗯 真的是蠻感慨的..
剛開始接觸聊天室的時候 我才大四...快要畢業以前~
那時候電腦這種東西還很珍貴 所以通常都要到某些特定的大樓裡才有網路可以使用 所以有時候一下課逮到機會 就會跑去圖書館上網...

一面上網 一面又擔心會不會再電腦面前笑到引來奇怪的目光...

嗯 最早用的聊天室是阿波羅的聊天室..聊阿聊的 認識的人就越來越多..住台北的 住台中的 住台南的..北中南都有認識的網友可以做接待~

當然也有遇到過一些怪怪的人 以前其實很怕電腦 除了會上網以外 最希望的就是電腦不要壞掉..要不然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不過 透過聊天室 認識一些做電腦硬體的朋友 三不五時的用ICQ 喔來喔去的 多多少少也了解電腦是如何作業的

嗯 想想那段從386晉升到XP的年代...真好~

台北的撿便 台中的豬頭三兄弟 還有半根的Gary...
紐西蘭馬的甜豆小超人...剛開始以為很安靜的琴姐 嗯 還有老是
被叫嬸嬸的Sony還有鮮啊 康太啊 959啊...蟲蟲啊...Van啊 還有
七月七日幽靈甲~

或者下次 我們可以考慮辦個十周年大聚會?
不論好不好 開心不開心 都來聚一次...

一個人能有多少個十年咧?

至於小米米...最常被問到的就是哪天回去?
嗯...我想還是那句老話 春暖花開的時候 就回去好了~

所有的事情都有個開始...

給貝姬和芥末綠....

上了網 我看見自己Bloglines裡頭出現了數筆更新 妳們知道 人一旦養成了某種習慣 那些習慣不論是好是壞會像一隻黏在皮膚上的水蛭 緊緊的扒附在身體的某個部位上 大量的吸血 直到他的腹腔裡積滿了鮮血剝落離去...閱讀 對我來說是這樣 感情 也是這樣 我們就像生活在藻澤裡頭的小水蛭 依附著彼此的情感過活...『有你不行 沒有你也不行』我渴望自由的來去 但同時也仰賴著他人的存在...

我喜歡將人來人往的人生比喻為乘車...更具體的來說 是一輛【公車】...而我是車上的一名乘客 車上來往的人我和他們一一的相遇 一一的別離 一次一次的重複的說著親切的話語 一次一次的因為他們突然的離去 內心因此感到難過不已...柏拉圖說: 『現實世界並不是靜止死寂的,而是處於生滅變化之中...』我不知道我應該將這些人與人之間來往的過程 歸納於感覺或是現實之中? 這兩者之間 看起來像個極端的世界 卻有緊緊的相連著...或者 不論「現實」或是「感覺」都同等的重要

前些時候我和某人突然有了這樣的對話 「世界在變,我們不變」...當然在我們相互的交換了觀點以後 變與不變的問題上我們仍各持著己見...在我看來 這世界在變 除了全球暖化以外 青菜變貴 油價變高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取決於利益 當年 那個妳深愛不已的男人 在妳心中突然輕微了許多...當感覺不存在的時候 即使仍維持著某種特殊的關係 仍抵不過生活之中那份微妙的轉變...

我在想我是個沒有秘密的人...
一但產生了「感覺」就必須將這份感覺付諸於現實上的行動...

我難過 所以我哭了
我開心 所以我笑了

因此『曖昧』 這東西 不存在我的字典裡...雖然過去 我也曾因為暗戀著某個人在夜晚裡久久的難眠 這樣的情況最多不會超過半年 我更加無法想像明明喜歡一個人卻要因為害怕對方察覺而小心翼翼的掩飾自己 不讓對方發現的生活 那會使我痛苦萬分! 「如果心靈是支配者,那麼心靈將把一切都支配得很好,並且把每一特殊事物都安排在最好的地位。」因此我常讓心靈支配著我生活上所有的大小事物...包括了今天要寫下什麼樣的文 穿什麼顏色的衣服 想念誰? 走哪條路...

每到一個城市 我都會希望擁有一份該城市裡的紀念品....多數的時候這份紀念品會是當地的明信片或鑰匙圈 價錢便宜卻能長久留念的東西 就明信片而言 我喜歡在明信片上印上當地的郵戳 這點對我…

生活。糧食。Message

昨天收到一封朋友轉寄來的電子郵件...
一台對愛寫字的人來說最超級完美能夠將興趣與生活全然結合於一體的重大發明...

“烤吐司機能夠設計並畫上警語或是你想要留的訊息。

在眾多的電器中,已可以說是相 當偉大的存在。我們不是很能夠確定這烤麵包機是如何運作的。不過大概可以看得出來,是採用某種方式,在機器上蓋留下你畫上的痕跡,會以燒焦的形式來產生你的傑作。 "

目前市面上還沒有上市...未來可望在網路上購買的到這台留言板烤麵包機...

第一眼看到閃過腦海裡的第一個想法是 "在哪裡可以買得到? 我想買一台..." 然後我在想價錢應該會很貴 接著我又想 擁有了這麼一台烤麵包機以後 家裡勢必要囤積大量的吐司麵包 接著我在想烤出來的那些吐司要怎麼辦? 但是後續想出來的這些 並沒有阻擋我"內心中很想要一台的願望..." 因此 我想 假使有那麼一天 大家又想不出來該送什麼禮物給我比較合我心意的時候 請努力的回想一下....

我很想要一台能夠寫字的烤麵包機...

我想在麵包上寫下一些芭樂式的詩詞文字與造句...


之ㄧ

"親愛的某某,
很高興今天你還坐在我的餐桌上
很高興今天我比你早起了幾分鐘 而你還願意在出門前聽我嘮嘮叨叨...."

之二

 "吃了我,從裡到外『你是我的』"

之三

 "親愛的某某,
今天讓我們複習一個這樣的句子
「我處於一個瑣碎貧乏的境地裡,沒有你我孤獨極了。」

我想與你連結在一起 像一塊麵包
你一口一口的抿下
   我ㄧ吋一吋的溶進你的血液裡 無所不在"

之四

  "吐出來,連同你昨天夜裡用赤裸的身體吞食下的那個我"

Desperado。亡命之徒 (短篇故事)

那是個人煙稀少的小鎮 小鎮上的警長亨利是他過去兒時的玩伴 他們也曾經有過一段快樂的時光...夏天赤腳的在小鎮後面的那條溪裡遊戲 中學的時候 他們同時愛上卡羅為此 他們也曾因而大打出手...最後亨利不顧家人的反對 為了考上警校還邀他一起離家出走 當然他們才走出小鎮範圍沒多久 就被亨利的父親給逮了回來...大學畢業後 亨利順利的考上了警校...至於他~

(將場景拉到故事主角身上)

殘破的酒館角落 桌上一杯喝了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啤酒...等一會兒 他會回到他那棟年久失修的小木屋 開啟屋裡那台黑白電視機 坐在路邊撿回來修補過的沙發裡...拿出家裡最後的那瓶威士忌 他想忘記到底今天是什麼日子? 他也想忘記距離明天究竟還有多久的時間?   昏黃的燈光下 酒館裡的點唱機響起...

           "Desperado
            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You've been out riding fences for so long now
            Oh, you're a hard one"

(畫面重回到1984年)

新聞畫面上正報導著通訊衛星阿麗阿娜發射成功的消息 <span>電話響起來</span>。

「快點! 我在漢堡店門口 你還在搞什麼? 還沒出門啊? 快來不及了..」亨利著急的說
<span>「嗯,好的,就這樣。」然後,掛下電話</span>

他們約好一起去卡羅家為卡羅慶生 從中學開始 卡羅就一直和他們在一起..三個人好的就像連體嬰 就算是上廁所 卡羅也會杵在廁所門口等待著 偶而不免引來其他同學們的目光 但卡羅依然我行我素的絲毫不理會他們的閒言閒語 這段期間裡他十分注意卡羅的一舉一動....

----以上是11月1日。以下是待續-----

卡羅稱不上是絕世美女 肩上披有一頭金黃色的長髮...右邊嘴角上有顆淺棕色的痣 平常若不仔細看的話 那顆痣幾乎是不存在的! 眼睛明而有神 說起話來臉部表情十足 眉飛色舞...據了解卡羅的父親在她三歲的時候就下落不明...從小到大 每當她提起父親的事情時 她母親就會勃然大怒...最嚴重的一次是母親順手拿起了桌上的杯子朝著卡羅的方向摔了過去...…

這不是一份問卷調查...

冬日的小囧人出了這麼一道故事題..

故事的標題自訂
故事的內容自訂
故事裡頭需包含的文字:

                         1.殺手拿起少女漫畫,翻了兩、三頁。
                         2.電話響起來。
                         3.夾著聽筒一邊在聽,手上依然在翻著。
                         4.「嗯,好的,就這樣。」然後,掛下電話.....

收到題目時 我的臉上出現了傳說中的三條槓 ---   -_-|||

這完全不是我的風格 我的路線...
要知道 多年來 我一直都以"氣質"聞名天下..突然間要寫下那個一道故事題 確實是有某種難度 雖然過去我也曾嘗試著寫下那麼幾篇無疾而終的言情小說過了幾年以後我在回頭去閱讀那幾篇無疾而終的小說時 除了笑 還是笑...(你 你 你 你 還有妳 不要再笑了!! )  嗯 事隔沒多久 痞子蔡就推出了他的"輕舞飛揚"...瞎掰的功力完全令人望塵莫及 此刻我發誓這輩子再也不寫這類又臭又長的"文字"系列~

重點是 昨天收到題目時 其實我的內心感到有點 囧rz~

這種題目 哪個北七選出來的? 它喵喵的你給我站出來...凸^_^凸

故事發展到進入第三天的狀態下 說真的 其實我也不知道那個故事要怎麼繼續掰下去...(動筆前完全沒有概念與結構的芭樂米猛力的抓頭中) 嗯 以下是幾個芭樂米目前心中可能的劇情發展 當然如果大家有更好的意見的話 也歡迎在這個下面留下回應:

A.  找個人強姦卡羅 然後那個故事發展了兩集仍然沒有名字的主角
     "他"一氣之下 殺了那個人並且吞槍自盡

B. 亨利為了得到卡羅的愛 因此不惜一切手段的排除萬難
     並且陷害那個沒有名字的"他"為殺人兇手

C. 卡羅其實是古墓奇兵中的蘿拉化身
     搖身一便成為大胸部而且身手矯健的女殺手

D. 它喵喵的故事實在太長了 所以建議讓他們全部死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