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perado。亡命之徒 (短篇故事)

那是個人煙稀少的小鎮 小鎮上的警長亨利是他過去兒時的玩伴 他們也曾經有過一段快樂的時光...夏天赤腳的在小鎮後面的那條溪裡遊戲 中學的時候 他們同時愛上卡羅為此 他們也曾因而大打出手...最後亨利不顧家人的反對 為了考上警校還邀他一起離家出走 當然他們才走出小鎮範圍沒多久 就被亨利的父親給逮了回來...大學畢業後 亨利順利的考上了警校...至於他~

(將場景拉到故事主角身上)

殘破的酒館角落 桌上一杯喝了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啤酒...等一會兒 他會回到他那棟年久失修的小木屋 開啟屋裡那台黑白電視機 坐在路邊撿回來修補過的沙發裡...拿出家裡最後的那瓶威士忌 他想忘記到底今天是什麼日子? 他也想忘記距離明天究竟還有多久的時間?   昏黃的燈光下 酒館裡的點唱機響起...

           "Desperado
            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You've been out riding fences for so long now
            Oh, you're a hard one"

(畫面重回到1984年)

新聞畫面上正報導著通訊衛星阿麗阿娜發射成功的消息 <span>電話響起來</span>。

「快點! 我在漢堡店門口 你還在搞什麼? 還沒出門啊? 快來不及了..」亨利著急的說
<span>「嗯,好的,就這樣。」然後,掛下電話</span>

他們約好一起去卡羅家為卡羅慶生 從中學開始 卡羅就一直和他們在一起..三個人好的就像連體嬰 就算是上廁所 卡羅也會杵在廁所門口等待著 偶而不免引來其他同學們的目光 但卡羅依然我行我素的絲毫不理會他們的閒言閒語 這段期間裡他十分注意卡羅的一舉一動....

----以上是11月1日。以下是待續-----

卡羅稱不上是絕世美女 肩上披有一頭金黃色的長髮...右邊嘴角上有顆淺棕色的痣 平常若不仔細看的話 那顆痣幾乎是不存在的! 眼睛明而有神 說起話來臉部表情十足 眉飛色舞...據了解卡羅的父親在她三歲的時候就下落不明...從小到大 每當她提起父親的事情時 她母親就會勃然大怒...最嚴重的一次是母親順手拿起了桌上的杯子朝著卡羅的方向摔了過去...卡羅的左邊額頭上因此留下了一道長約2公分的疤痕 當然從此以後卡羅在也不曾提起關於自己父親的問題

[搞什麼東西? 怎麼這麼久?] 亨利左手拿著可樂 右手拎著一袋漢堡
[喔...沒什麼! 準備好了嗎?] 他回過神來反問著亨利
[ 早就準備好了! 你放心!! 那可是我們兩的心血呢!] 亨利一邊喝著手裡的可樂一邊說著

(場景來到兩人開車前往卡羅家的路上)

[嗯 你覺得卡羅怎麼樣?] 亨利在車裡突然問起
[什麼怎麼樣? OK啊!]
[我是說 你覺得如果...嗯 我是說如果....] 亨利吱吱唔唔的說著
[如果...我向她提出交往的要求 你想她會不會答應?]
[............]

此刻 卡羅的影像再次的開始浮現在他的腦海裡 她的長髮 她嘴角上那顆不起眼的痣 她瞇著眼笑起來的樣子 她豐勻的乳房 纖細的腰圍與俏臀 她不美 但卻藏著某種魔力...行走在路上時總是有人不時的對她吹著口哨 示好...卡羅總是在這個時候挽著他的手...印象中她的手纖細修長 不知道的人會以為她出生在哪個有錢人的家庭裡 那雙手長的像個千金小姐會有的手...

過去他一直很習慣和卡羅還有亨利三人集體行動 卡羅的個性隨和 他承認有時會把卡羅當哥兒們般的看待 壓根忘了卡羅畢竟是個女生...

什麼時候 亨利對卡羅產生了情愫? 什麼時候他們倆好到可以提出交往的要求? 什麼時候他開始覺得面對亨利提出的這樣要求 他的心裡有那麼一點點酸溜溜的滋味? 什麼時候...

(車子來到卡羅家門口)

[喂! 剛剛跟你說的那件事 不要跟她說喔..]亨利急忙的交代著
[........]

他還沒來得及回答亨利 就看見卡羅穿著一席鵝黃色的洋裝敞開了大門飛奔迎向他們..
[你們怎麼搞的? 出門像個娘兒們一樣...] 卡羅率性的說著

----以上是11月2日。以下是待續-----
 
三人在你推我擠的嬉鬧下 走進了客廳...當天來參加生日聚會的還有卡羅身邊一些親密的好友 大傢伙七嘴八舌的慫恿著卡羅拆禮物

(鈴 鈴 鈴)

室內電話響起 卡羅<span>夾著聽筒一邊在聽,手上依然在翻著</span>友人們遞上的禮物...

(聽筒裡傳來沉重的喘息聲)

卡羅臉部僵硬的立刻掛上電話

[誰打來的?] 亨利問
[不知道 最近經常接到類似這樣的怪異電話...] 卡羅繼續做著拆禮物的動作

時間過的很快 一轉眼夜幕低垂 卡羅家裡的人群散去...卡羅正要送亨利他們到門口時 電話又再度的響起

(鈴 鈴 鈴)

[喂? 哪位?]
[......呼呼...] 電話那頭再次傳來沉重的喘息聲 卡羅色變

這時亨利搶下了電話筒

[喂? 再打來老子就要揍....] 亨利話還沒說完 對方就斷了線
[報警了嗎?] 一整個晚上都十分的安靜的他問著卡羅

卡羅搖搖頭

於是,當天晚上三人到了警局去備案...

----以上是11月3日。以下是待續-----

[這件事情發生多久了?] 警員詹姆士問著
[嗯 大概是從上個月開始 就陸陸續續接到類似這樣的奇怪來電..] 卡羅向警員描訴著
[家裡還有些什麼人?] 詹姆士一面詢問著一面在紙上做下紀錄
[只有我和我母親..]
[最近有沒有和人發生衝突事件?]
[....沒有] 卡羅回想著近日來的細節
[居家附近有沒有出現什麼可疑的人物?]
[..嗯 好像沒有! 啊! 對了! 上禮拜我在購物中心停車場時 倒是疑似有人跟蹤..]

[跟蹤?] 詹姆士追問著
[一部白色的休旅車 看不清楚對方的樣貌...]
[嗯 知道了..] 詹姆士點點頭 [我們會加派住家附近的巡邏 如果有什麼發現會聯絡妳的]

(鏡頭拉到離開警局的車廂內)

[亨利家就在附近 先讓亨利回家吧?] 卡羅說
[.........]
[卡羅 最近妳一個人在家沒問題吧?! 要不要..?] 亨利話還沒說完就被卡羅打斷
[嗯 不用擔心啦 詹姆士不是說會加派員警巡邏了嗎?]
[話是沒錯...不過 對方來意不明 我只是擔心...]
[哎呀! 不要擔心啦! 我進出會小心一點的...]

亨利回家後 車內只剩下他和卡羅兩人...漆黑的鄉間小路 兩旁沒有什麼路燈照明 事實上他相當不喜歡住在這樣的小鎮上 任何的風吹草動就眾所皆知...好比說前先時候報上刊登的那則駭人凶殺案 就讓整個小鎮上的居民 人心惶惶 草木皆兵 相信這次卡羅遇到的多半是這件事情所引起的後遺症 誰知道會不會是哪個閒來無聊的人搞出來的惡作劇...

[那我進去了..] 卡羅下車後對他說
[嗯 記得把門窗鎖好]

卡羅進屋後 立即將大門鎖上 連同門上的安全鎖一併扣上 拉開了窗帘 目送著他的車子離開 直到消失在黑暗的盡頭...

卡羅的母親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 經常必須呆在工廠裡過夜 因此家裡只剩下卡羅一個人 平常不覺有什麼不妥 但是自從上個月開始頻頻有奇怪的來電事件發生以後 卡羅一個人在家時心裡也是毛毛的 屋外有什麼野貓野狗打鬥時引發的聲音 讓卡羅更覺害怕不安.....

這天夜裡 卡羅在床上翻覆著重複做著同樣的惡夢...

(轟)

突然巨大的一陣聲響 把卡羅從夢中驚醒...卡羅摸黑下床 沿著床邊循聲而去 聲音聽起來像是從隔壁母親的房間傳來的 (碰、碰、碰、碰) 房裡不停的傳來這樣的聲音...

[誰? 是誰?] 卡羅用顫抖的聲音問著

(碰、碰、碰、碰) 那聲音繼續的響著

卡羅倒抽了一口氣 鼓起心中僅存的勇氣 推開了母親的房門...

 ----以上是11月4日。以下是待續中的完結篇-----

窗戶被夜裡突如其來的巨風給吹了開 窗簾隨著風拍打著 卡羅關上了窗 如釋負重的喘了口氣...正要轉身離開房間前發現床底下有個旅行袋 旅行袋底部看起來有點髒髒的 於是彎下腰去把床底下的那個旅行袋給拖了出來 拉開了旅行袋 裡頭有本書 【SE7EN】書的封面看起來有些血腥 卡羅翻開那本書 <span>『...殺手拿起少女漫畫,翻了兩、三頁。』</span><span>
</span>
卡羅不知道為什麼母親的床底下什麼時候出現了那麼一個旅行袋 而旅行帶裡的這本書出現的時機令她感到十分的詭異...就在她預備起身的時候 突然感覺身後有人...卡羅在完全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 眼前一黑 應聲倒在地上....

(畫面來到2007年)

那是個人煙稀少的小鎮 殘破的酒館角落裡 他喝完了最後三分之一的啤酒 昏暗的燈光下一旁的點唱機裡傳來那首歌:

        "Your pain and your hunger
         They're driving you home
         Freedom, ah, freedom
         That's just some people talking
         Your prison is walking thru this world all alone.."

[嗨! 還要再來一杯嗎?] 酒館裡穿著性感女侍的服務生

他下意識的抬起頭 看了那女人一眼 搖了搖頭...

[恕我冒昧 但你脖子上掛的那是什麼? 看起來好奇怪的東西...] 那女服務生問著
[這個?] 他拿著脖子上的那條項鍊

那是一條以黑色的繩子穿起來的掛飾 掛飾看起來有點老舊 但看過的人無不對那東西感到好奇

[這是一顆牙齒..] 他說
[啊? 牙...牙齒?] 女服務生追問著
[是很重要的一顆牙齒...] 他繼續說
[ㄜ....能夠讓你像這樣穿起來掛在身上的 肯定不是什麼普通的牙齒了?! 我只是希望那是你自己的才好] 女服務生尷尬的笑著

服務生轉身後 他依稀的看見她暗自竊笑的背影...

他低下頭去 拉開了背包 背包裡除了有一些雜物以外 還有兩本書 一本是他隨身的筆記本 一本是外皮有些殘破的書 【SE7EN】....他從背包裡取出了隨身的筆記本 翻開筆記本 他繼續記錄著:

<img src="http://p0.p.pixnet.net/albums/userpics/0/1/491401/1194147206.jpg" alt="" />

                       6 eggs
                       340 grams of self-raising flour
                       340 grams of butter
                       340 grams of superfine sugar
                       206 pieces of bones

                     「23, 6943, 1408, 131, 69,343,95, 185472.....」

(鏡頭拉回1984年)

第二天早晨 亨利因為不放心卡羅一個人再家 所以一大清早的就趕到她家...

(叮咚 叮咚 叮咚) 不停的按著電鈴...

由於卡羅家始終沒有人前來應門 亨利因此破門而入...屋裡靜悄悄的什麼也沒有 家裡一切的擺飾看起來也沒有任何異常 只是不論亨利怎麼找 就是沒看到卡羅的蹤影...

小鎮上的人們起先猜測卡羅多半是遭遇不測 當然後來也有人傳說卡羅因為一個人實在是太害怕了 因此連夜不聲不響的離開了小鎮 投靠她在亞利桑那州的親戚 亨利始終沒有放棄 多年來不停的在尋找卡羅下落 最後乾脆考進警校 就近打聽 至於他....他始終像過去一般安靜的衡量著所有事情...

                     45 grams of rasberry
                     364 songs
                     1984 year
                     204 words in "Desperado"
                   
而每件他所衡量的事物背後都有個特別的意義..."45 grams of rasberry" 是他當天早上吃下的水果重量 他的床頭收藏了364首歌 1984年有個特別值得紀念的日子 Desperado歌詞裡一共204個字 他憎恨這首歌長達15個年頭 從他母親遺棄他父親的那天開始...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