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06

口袋...

因為工作的關係 所有經常需要把一些重要的資料放在白袍的口袋裡...有時後 不知不覺的口袋裡就會多出很多東西 除了必要的兩枝黑色墨水筆以外 口袋裡還要裝Call機 還有一些用來記事的小紙張...上頭紀錄一些亂七八糟的記事 有的是病房號碼 還有的是講電話時隨手抄寫的東西...除了這些以外 每個人最寶貝的 大概就是這些一張張4x6大小的記憶卡...

每天口袋裡裝著這些東西進進出出的 有時後為了讓兩邊口袋平橫一點都要東塞塞西塞塞的...塞著塞著都會塞忘掉 哪邊口袋裝著什麼?

我有位同事乾脆買本超薄型小相簿塞在口袋裡整理這些資料 嗯 阿米這幾天發現 前幾天買的那本Moleskine notebook這時候突然派上了用場..大小剛剛好可以塞在口袋裡 紙張又夠堅固 notebook的後面還有一個小小的文件夾 可以用來塞小紙張之類的東西...重點是它非常輕巧方便 左邊一本Moleskine 右邊一個計算機 兩者的重量實在是合的恰到好處!! 要是閒來沒事 還可以在裡頭塗鴉....哈哈哈哈哈哈~ :D 真是超讚的....

ps. 嗯 對了 有時還有一樣東西也會出現在我口袋裡... "垃圾"..有時後 會有一些要丟掉的小紙片 要丟 可是一時忙碌無法馬上丟進垃圾桶裡的小紙片也會被我塞在口袋裡...

口袋 真是太神奇了~ :D

星期天的下午...

星期天的下午 我把房間重新組合了一次...
嗯 說來話長 不過追根究底還是因為那隻貓 晚上經常半夜不睡覺的老是在我書桌和書櫃之間跳來跳去 每天早上四點半左右牠會過來叫醒我 拿著自己最心愛的玩具 用著貓腳輕輕的拍拍我 要我起床跟牠玩耍...可愛 的確是很可愛的一隻貓...不過當你連續工作了三天12小時的班以後 牠這種行為 就一點都不可愛 反而有點可恨了!!

奇怪的是 牠偏偏喜歡跟著我..
即使開了門讓牠去其他地方活動 牠仍然喜歡呆著我呆的地方...坐要坐在我旁邊 睡要睡在我腳邊 偶而閒著沒事還喜歡拍醒我~

今天早上醒來 頭超痛的..可能這兩天氣溫變化太大 有點小感冒了...於是我想出了對策
我的對策就是把書桌的方位移動一下 這樣讓牠沒辦法跳到書櫃上去 情況看看能不能改善一點..

嗯 有時我也覺得我對牠實在是太好了 好的有點過分...房間裡頭的擺設都已有隻貓為首要考慮條件...漂亮的玻璃擺設是不能多擺的 即使要擺也要擺再比較矮的地方 高級昂貴的化妝品 更是不能擺在外頭 要想辦法收到抽屜裡面 這樣半夜牠瘋起來跳上跳下的時候 才不會打破玻璃割傷貓腳 我也不至於太心痛~ (嗯 除了要預防貓搗蛋以外 當然也是為了要預防每個周末要來我家玩的小姪女)

但是 我覺得 愛一個人還不如愛一隻貓...那麼愛一個人 等到那個人不愛妳的時候 就算妳再怎麼愛 那個人還是會離開妳但是愛一隻貓愛一條狗就不同了 嗯 雖然最後一樣會死 但是一隻貓一條狗牠說什麼都不會棄妳於不顧 妳越愛牠 牠越是死心蹋地的跟著妳 即使有一天妳覺得不再那麼愛牠了~

怪不得我娘常說我 "對一個人還不如一條貓..."

星期天的下午 還看了一部結局超級爛的韓劇...嗯 因為編劇的人實在是很惡劣的 把劇情編到令人完全夢幻破碎的地步...既然是醜小鴨變天鵝的劇情 那就應該給予主角完美的句點 怪不得聽說在韓國上映的時候 劇情播到結局的時候 收視率跌到新低..:D 看連續劇麻誰會需要劇情與現實相呼
應?

Anyway...總之就是濫透的結局~
(我妹看完一集以後 說男女主角長的太醜了 就不看了)

夜幕下。微弱的一道署光...

寫給遠方...

老實說 有時我還是會這麼想...這世界真的是病了 而且病的不輕 人們的思想總是專注在某件特定的事物上 她們的心 被一層濃濃的黑幕給籠罩 偶而妳也許可以看得見一線署光 然而多數的時候 每個人是帶著黑色的紗布過日子 彷彿世界像一場永無止境的葬禮 耳朵裡因為長年的炮火 以至於始終轟隆隆的響著 聽不清他們再說些什麼? 很多時候 我可以看得見他們嘴中的喃喃自語 但我聽不清楚他們到底都說些了什麼?

妳知道嗎? 或者你沒有看到也或者你根本沒有聽過..但世界每天都有人在死亡 有的是壽終正寢 有的是意外災難 還有的是病毒感染 不論你接不接受 每一天 就是有這麼多的人死亡...

然而 奇怪的是多數的時候 我們只是安靜的戴上面紗 參加著別人的葬禮 等著別人入棺下葬 等著神父或和尚唸完了超渡經文 轉個身繼續帶著面紗過生活 偶而 見到了另一個人的不幸時 我們彷彿看見了另一道署光...試著睜開眼 打從心裡擠出那麼一點點卑微又少的可憐的同情心...但 妳有沒有想過 事實上 這世界每天都有人在面對著死亡?

為什麼? 我是說 怎麼平日我不曾看見你揭開那層濃濃的黑幕? 非得等到妳親耳聽見或者是親眼所見時才會相信 世界上所有的不幸 無時無刻的不在發生? 做父親的為了孩子的媽媽而哭泣 做丈夫的為了心愛的妻子而哭泣...這世界每天都有人在哭泣 是你看不見的在哭泣..

她們沒有要為了買PSIII而搶劫 他們沒有奢求要在桌上放束美麗的鮮花 他們更沒有要求手上必須配戴起昂貴的鑽石 他們只是卑微的在上帝面前祈求一道署光...

一道我們都看得見的署光...




Paper work..

兩三年前 因為一些理由我突然間很喜歡在白色的畫本裡剪貼...要不就是特地去挑選一些非常精美的日記本來寫...嗯 大大小小 各式各樣的日記本子裡 用藍色的墨水筆 一筆一劃的紀錄一些在當時看起來相當值得紀念的事情...(嗯 當然不是說現在就不值得紀念了)

但是每個人都會走過很多階段...每到個階段 妳就是會非常執著的相信自己應該認真的停留在那段時光裡面...不管別人是怎麼說的 妳就是會非常死心眼的專著執著於一件事情上面...等妳走過了那個階段以後 人生又會有一些不同的領悟與感受...

Anyway...
重點是 從那時候開始 我就一直非常喜歡買這些大大小小不同外型設計的日記本 記事簿...每次到了書局或者文具行 我也是可以在這些空白日記或行事曆區裡徘徊好久..

我覺得這是一種疾病...對某種物品有特別的嗜好或收集的興趣...前幾天 我在網上逛到介紹Moleskine這款的繪本與Notebook...外型黑黑的 並不起眼 不過據說這家的notebook設計出相當多款適合用於手寫日記或手繪日記的筆記本 方便放在手袋裡面....超吸引人的~

盡在車窗以內的世界裡...

平常我多是11點鐘才需要進到醫院裡頭完成打卡的動作...但是每天 我都會特別提早一個小時出門 一來住在加州實在是害怕遇到大塞車 那種塞車起來的程度 和紐約的塞車情況是無法相同並論的...妳能想像酷熱的夏天被卡在高速公路上 明明只有二十分鐘不到的路程 但常常被塞上個45分鐘...很恐怖非常的浪費時間...

Anyway..
重點是 我每個禮拜上班的那幾天都會特別提早一個小時出門...嗯 我發覺不上班的時候沒有這種感覺 但是一上班的那幾天 我就會有種時間是不屬於自己的感覺...進了醫院以後 好像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很多事情要做 回到家和家人幾乎說不上三句話 第二天醒來又要準備工作...

後來 我都會給自己預留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 從出門到打卡之間在車窗以內的世界裡整理一些好像平常沒辦法整理的情緒...嗯 有一種自己徹底是屬於自己的感覺~ 住在家裡不是不好 只是住在家裡有時候很難100%的按照自己的意願去過活...有好有壞 後來我都會像這樣偷出一小時的時間 一面開車 一面整理自己的情緒 享受那一小時真正完全屬於我自己的時間...感覺超棒的!!
-----------------------------------------------------------------------------
星期天有位同事生日 大家約好再狄斯奈樂園附近的一家Resort聚會
喝了三杯瑪格麗特...嗯嗯嗯 超好喝的~
下次也可以回家來自己DIY...

1:2 Tequila:Margerrita  mix

加點冰塊 放進打汁機裡面打一打就可以了..記得要在杯口上沾點鹽 還有檸檬...

寫給遠方...

午夜12:19分...

剛回到家 窩在黑漆漆的四方屋裡吃著"怪味"泡麵..怪味 因為我說不出來這是什麼口味的泡麵 有點甜 有點鹹 麵條像放在儲藏室裡許久有點霉又好像永遠泡不開的味道..總之就是很怪 不像一般的泡麵...

在同一家醫院裡呆久了 有時後會遇到這樣的問題...

上禮拜住在七樓ICU病房裡的病人 終於在家屬的同意之下宣告死亡..印象中從我剛接下這份工作以後沒多久 他就住進這層樓...日復一日 月復一月 年復一年的躺在那裡...偶而突然間病危了 大批的醫護人員開始往那個房間裡頭衝 一會兒CPR 一會兒電擊...只見那些人努力並確切的做好每一個Compression的動作 心跳就是這樣起起伏伏上上下下停停走走的拖上了好幾年...

聽說 星期一他終於走了...他的妻子卻在一旁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或者你會覺得這樣的反應是慘忍或冷血的 但我覺得多數人無法明白 當自己的親人每天日復一日的動也不動的躺在那裡 那種感覺是何等的殘酷? 聽說 他妻子為了負擔這筆龐大的醫藥費 差點要賣房子..

躺在床上的在等待的是一個奇蹟 那活著的等待的是什麼呢?

同一層樓那個CF病人年紀相當輕 21歲的燦爛年華 好幾次進來時 只是有些輕微的呼吸道感染 每年總是要進進出出個好幾次...護士們最怕遇到她和她的雙胞胎姐姐...兩人年紀輕輕 但要求特多 脾氣又大...幾次路過她的病房 瘦小的她總是抱著她的手提電腦看DVD...星期二查房那天 知道她情況相當差 前後不到兩天的時間 嗯 方才收到withdrawal care的order...看來是拖不過感恩節...

看他們來 看他們走 感覺很怪味..

活著的人 妳到底在等什麼?



-----------------------

自從接觸了這行業以後 有時我會跟我家人說...要是我走到了那個地步 妳們千萬不要替我等一個可能永遠不會出現的奇蹟 與其痛苦的徘徊在死亡邊緣 不如讓我徹底痛快一些...因為急救的過程 實在是太殘酷了...


後記:

聽說那女孩在今天凌晨過世...她姐姐哭的很傷心..也是吧!這次兩人一起住院 她姐姐向來都很按規矩的服藥當個合作的病人 妹妹比較叛逆一點 (那個年紀大概都會叛逆吧?!) 她姐姐哭著問 "為什麼不是我?"

嗯....總覺得有點感慨...人生的大起大落 大悲大喜她到底體會…

傷荷包的季節...

11, 12月 是一年之中最傷荷苞的季節..

嗯 租了三支DVD 達文西密碼 John Tucker Must Die 還有小湯湯的不可能任務之唯美愛情篇 結果三支都看完了以後發現 竟然還是阿湯哥的不可能任務最好看..其實我是蠻同情阿湯哥的...在妮可小曼曼演藝生涯的高潮期 阿湯哥就像個安靜的煮夫一樣幾乎消失在演藝事業中 偶而推出幾部還不錯的動作片 不過聲望始終沒有尼可小曼曼的高 在妮可小曼曼演完了紅磨坊以後 阿湯哥的聲望更是降到最低點...

也難怪會需要製造更大的新聞來炒出自己..不過 嗯 說真的 看慣了阿湯哥的動作片造型 很難想像他轉型去演一些愛情文藝片看來看去還是覺得阿湯哥適合演這種超Man的動作片...裡頭偶而穿插一點愛情片就好了啦!!

2006年最性感的男星: 喬治克魯尼

是誰啊? 誰選的?? 拜託喔~ 怎麼沒有問問我?? :) 我覺得克李夫歐文 比喬治克魯尼還要性感 光是他的英國口音就夠性感的了!!! :) 聽說小布布淪落到第10名...

今年 我們還是來寄卡片吧!!
嗯 老實說 我每一年都會很仔細的挑選卡片...我都是購買一盒裝的那種..裡頭同樣款式的有好大一疊 然後樣式都盡量選擇清淡型的不是純白的底就是簡單的樣式...我蠻討厭沾到卡片上的亮粉 因為很難洗得掉...

今年 大概還是採取這樣的方式...
前陣子逛街的時候看到一組很別緻的卡片...我在等它減價!!

味道

寫給遠方....

我發覺當一個人年紀越來越大的同時 陷入回憶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嗯 可以回憶的東西有很多 認識的人 做過的事...

大學剛畢業那一年 不知道是從哪來的時間 但似乎再多的時間也不夠揮霍 有陣子我愛上聊天室..那時根本不知道BLOG是什麼? 從最陽春的BBS開始 一直到有一天突然發現這樣的即時聊天室 常常讓我HIGH到不行 有時和陌生人聊著聊著發覺自己一個人在電腦前發出詭異的笑聲 想笑 卻又不敢笑的太大聲的聊天室歲月...

當年的那些陌生人 有的還一直保持著連絡 有的則是隱隱約約的透過其他朋友有些消息...

那年 我認識他 大我八歲...在某電腦公司裡擔任硬體維修的工作...嗯 交友廣闊 為人海派 擇善固執...面貌姣好 細心...然後 後來仔細回想 應該是一時的迷戀罷了! 嗯 你說的對 我是個愛作夢的女生...而這個人滿足了我愛作夢的理想...

他什麼也沒有 嗯 這樣說一點也不誇張 但除了一件深綠色的夾克以外 他真的什麼也沒有 抽屜裡有幾塊錢用十根手指頭就可以數得出 那年一個便當大概才50來塊的價錢 拉開了抽屜 數量大概剛好可以買兩個便當 吃完了這餐 那麼下一餐呢? 但是 老實說 當時我是覺得幸福的...縱使偶而在半夜裡醒來可以看見煙灰缸裡堆滿了扭曲的菸蒂 當他的手輕撫過我的臉頰時 滲夾在指尖的菸味 在當時來看 我仍覺得自己是幸福的... 只是 像這樣的"幸福"事實上是不會維持太久...

知道嗎? 其實我很害怕與人離別 總會有著一種被人挖空後的感覺...

後來 我再也沒有這樣的哀求過一個人...在我用心的愛過一個人以後 我再也沒有開口挽留..我始終認為當一個人選擇離開的時候 那人的心就已經不在了..很多時候 即使他的人還在妳眼前 但住在裡頭的那顆心早就不屬於你了...所以 不論你流了多少的眼淚 或者度過了幾個失眠的夜 一但心不在了  所有的記憶在那一刻起稱之為回憶...

你可以悼念 並開始轉身離開...

老實說 偶而我會想念起他...和他身上那股菸草的味道~

來去金山 (四)

印象中的植物園好像都是非常美麗的 四周圍種滿了各式各樣的花卉 人來人往的非常熱鬧..這天 我們來到了Santa Barbara的植物園 心想可以讓小朋友下來跑一跑順便在這些美麗的花朵前拍個照 結果到場一看 嗯 植物是不少 不過可能由於屬於乾燥氣候 所以四周圍的花朵不太多 (溫室裡頭的花朵也長的有夠醜)

和印象中紐約的植物園出入很大...植物園裡頭種的多半是屬於仙人掌類的植物 偶而也有一些小花朵在一旁點綴 不過 和那些龐大的花叢比起來放遠望去一片黃土枯枝 景象實在是不太美...

結束植物園的走馬看花以後 第二站來到位在Santa Barbara北邊的丹麥城-索爾文(Solvang)...

第一次到丹麥城是參加了那種三天兩夜的豪華高級舊金山 優勝美地旅行團一起來的...印象中只是覺得這裡的建築物都非常可愛 超像童話故事裡頭那些矮小的風車屋 街道上和一般的光禿禿的黃土高坡頓時被綠蔭的大地 七彩繽紛的花花草草點綴 感覺好像走進了另一個世界的感覺...

1911年由丹麥教育家格雷加生帶領興建 Solvang (丹麥文)意喻著陽光田園 小鎮裡四處可見充滿了北歐風情的建築 自93年以後這小鎮主要的經濟來源是到來到此地的觀光客 所以有的人可能會覺得這地方非常的商業化...商店裡銷售些歐式手工藝品居多...

走在街道上陽光溫暖的灑在身上 偶而站在只有在童話故事裡才看得到的小屋簷下 風微微的吹來 空氣裡充滿了巧克力 牛奶 麵包和餅乾的香味...感覺自己像是活在安徒生童話裡頭的主角似的 :) 偶而抬起頭來會發覺許多建築物上都有白鸛和他們所築的巢 據說丹麥人相信這樣可以帶來好運 這些白鸛在丹麥還稱之為送子鳥...

白鸛是一種長腿的候鳥 經常在屋頂上築巢 向燕子一樣到了冬天以後就飛走..根據丹麥人的民間傳說 小孩是這些白鸛從埃及送到世界各地去的 而這些白鸛 也是德國的國鳥 有著吉祥的象徵 是上帝派來的天使 能夠為人們帶來幸福

關於白鸛的傳說 阿米覺得還有一樣很有趣...傳說中在很久以前這種白鸛是一胎多產的 不過因為牠覺得老是這樣大著肚子飛來飛去非常不方便 於是想啊想啊 終於想到若是把肚子這些蛋分散給別人不就好了嗎? 於是白鸛就分給了黑烏鴉 天鵝和孔雀等等 不過因為白鸛不懂得節制 一直送一直送把蛋都分光了...所以現在的白鸛只能生幾個而已

離開了丹麥城以後 車上的小朋友哭鬧了一陣子就開始昏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