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06

來去金山 (一)

聽見爵士音樂會讓人聯想起法蘭克辛納屈以及東尼班奈特 而其中的Tony Bennett 更是以一曲【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成名

十月份的兩週假期雖然決定了不出國 但仍安排了一些旅遊的行程 當然這次的金山行 實際上是有它的目的 話說 我小妹自從辭掉了聖地牙哥的工作以後 就轉往舊金山發展在舊金山的市中心租了一間小套房 距離工作地點僅有15分鐘的路程 雖是如此 前些時候 她仍打回家來抱怨 希望能夠把她原有的小車車開上去做為週末代步的工具 經他這樣一提出了要求以後 家人們就開始計畫 何時幫她把車子開上去...

根據阿米這次資料蒐集顯示 洛杉磯距舊金山 有三百八十七 英哩 (623公里)大約是從台北基隆開往屏東的路程 長長的西海岸從洛杉磯到舊金山的路線可以分為兩條 簡單的說 一條走的是海線 另一條則是走山線

從洛杉磯出發走101號公路往北銜接Route One (一號公路) 沿途除了可以欣賞太平洋海灣以外 還有許多著名的旅遊景點可停車觀賞 雖然路程比山線較遠但風景比較有可看性 也是整個西岸最美麗的一條公路

五號公路是條沉悶的公路 因為它就只是一條公路而已 沿途你可以看到不少的田地與牧野 冬天裡由於氣溫比較沒有那麼乾燥 因此樹葉會比較綠一些 到了夏天的時候 經過太陽的烘烤下很難看得到綠野仙境 最多只看得到光禿禿的山上一塊塊突出的岩石峭壁

決定了旅遊定點與目的之後 接下來就是安排整個旅遊行程 之前提到這次去到舊金山主要除了幫我小妹把車子開上去以外 當然也要在舊金山逗留個兩天 原本計畫這次兩個禮拜的休假都將會在舊金山度過 不過偏偏我姪女那幾天要在我家小住幾天 所以一切的行程又必須顧慮到小朋友會不會吵鬧 還有小妹的套房要怎麼睡的問題等等..於是最後與家人商量的結果主要去舊金山的目的 還是放在把車子開上去 順便玩兩天就回洛杉磯..

去金山的交通工具解決了 回程則選擇了搭飛機的方式 (雖然洛杉磯也不乏有接泊巴士天天出發洛杉磯--舊金山之間) 一張單程的飛機票價大約是$49(不含稅) 打了稅以後 一個人大約是$59 兩歲以下的小孩免費 (但若在旅行期間滿兩歲的小孩則需購買兒童票價 我姪女偏偏這時要滿兩歲) 我有考慮以欺騙的方式欺瞞過去 不過 總覺得有點不安心的感覺 於是還是替她購買了兒童票...這次除了我以外 幾乎是全家動員 同行的還包括了我爸 …

太傷人

寫給遠方...

前幾天收到你的來信 聽說穿著較為顯眼的紅色上衣穿梭在台北街頭 以你的方式表達著內心對這塊土地的期待與想法 我還聽說你再次的結束了另一段感情..

聽完你說的那些 腦海裡突然浮現起你談論起Addicted To Love這首歌曲時的表情 我在想你內心所追求的是不是僅限於熱戀時的感覺? 一但退了燒以後 那樣的感覺就開始轉變成我們所謂的永恆 僅供懷念? 老實說 當你提起你再次告別的戀情時 我是這麼想的...

我相信你也曾深深的愛戀且虔誠的看待過你的戀人 然而那畢竟是一種無可救藥的毒癮 發作時你急需熱戀的感覺..你飼養著這樣的毒癮 也曾企圖割去這樣的毒癮 然而終究是一種無可救藥的癌症末期...

我是清楚的知道且了解你患有這樣的疾病 也曾試著替你分析解毒 該怎麼說呢? 我發覺這是一種無解的習題 而你才是問題的癥結

恕我無法回覆你這封來信的內容...很多時候 我發覺人必須等到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了以後 才有可能將自己抽離故事的場景 去思考去判斷所有當時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好比說 我認為很多時候你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 但這些事實上是不便對你說明的 因為我清楚的知道很多話說的太白話了反而太傷人...

紅配綠狗臭屁...

游主席說 關於這兩天分別在高雄與台南所發生的暴力衝突是馬英九領導不佳的關係 因為第一現場和第二現場沒有能夠阻止暴力的發生 所以是馬市長的責任..

哇哩咧~
這會不會太扯了一點?
有時候真的很想把游主席的腦袋撥開來看看裡面都裝些什麼?

前些時候他講完了"中國人欺壓台灣人"的談話以後 某天阿米就跟我娘說 "嗯 妳等著看..過兩天 南部要是有暴力發生 他一定會說都是馬英九的錯" 我娘那天還說 亂講 馬英九是台北市長又不是高雄市長 關馬英九什麼屁事? 沒想到才剛說完沒多久 游主席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的講出高雄和台南的暴力衝突是馬英九的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來 我可以去當編劇了說...:D

這次看來比較可憐的是小馬哥..倒扁的要罵 挺扁的要罵 誰知道哪天哪個委員還是主席家的水龍頭壞掉了 是不是他還要被罵..

倒扁的罵他峱種
挺扁的罵他縱容

照我說乾脆換成龍來當台北市長...這樣才能避免幾百萬人為了一個無恥之徒成為宇宙間的大笑話..神阿 請賜給龍哥神奇的力量~

話說 這股紅色浪潮在洛杉磯還燒的蠻烈的說...
這邊很多華僑都會穿上紅衣支持倒扁...
(當然也有不贊成的啦! 不過根據我的觀察是多數不贊成的還是
希望等待司法調查 很少是那種因為挺扁而挺扁的人)

我爹每個禮拜二,四都會去我家附近一家活動中心畫國畫..今天回來的時候 他說 他們那家活動中心的老板娘今天出來講話了 說拜託幾位今天穿紅衣的老人家不要再穿紅衣來活動中心...我爹說 吃飯的時候 有位老人家就開口說話了 "我愛穿什麼就穿什麼? 在美國 人家要穿什麼是人家的自由!!"

聽我爹說 這些穿紅衣的老人家被老板娘"禁"穿紅衣以後 覺得很不高興 我爹聽了大概也是不太高興..所以才會跑回來跟我們講..

ㄟ...基本上啊 這是美國耶..一個人愛穿什麼顏色的衣服那是人家的自由..你可以不同意 但是不能禁止人家不要穿紅色的衣服..這叫做民主自由

我跟我爹說 老闆娘不准你管她的!! 照穿!! 更何況這些活動中心之所以能夠有生意還不是靠這些老人家..而且這些老人家裡很多是台灣的退休軍人 退休以後隨著兒女移民出來居住 老闆娘在那邊講什麼屁話...要不是這些老兵 她哪來的生意做?

不給穿紅色 那我們就換一家!!!
活人還給尿憋死喔??

當夜幕來襲時...

放假在家幹什麼?

我是那種一天要是沒有睡飽8個小時 我脾氣就會很暴躁的人 根據專家指出 年紀越大的人事實上需要睡眠的時間就越多 每次我這麼說很多人就會跟我說[亂講! 明明就是越老睡越少...]

但是為了證明對於一個人必須睡滿八小時這件事 我還特地去做過搜證..結果發現 每個人基本上應該擁有六個小時的睡眠 超過八小時的人死的比較快少於五小時的人也死的比較快 所以 我一直很堅持著一天最少也要睡滿八個小時...因為它應該是個基本的數 死的不快不慢 剛剛好的死法然後 我必須看電視...

以前還有上網聽廣播的習慣 不過有些習慣是可以改的..因為沒有聽到喜歡的節目 所以後來這種習慣就被改為"看電視"...每天早上醒來 我會先煮咖啡 然後一邊煮咖啡就一邊開電視 9點鐘剛剛好可以看台灣新聞報導 我常常是在一邊吃早餐一邊在電視前面謾罵..

看完新聞以後差不多10-11點就開電腦上網  收私人信 收公司信 每天刪垃圾信件是刪到手軟 心情好的話 就POST一些碎碎念 心情不好的話 就各家版子逛一逛 偶而逛逛藝人版 文章版之類的東西 中午吃午餐..吃完午餐可能要睡個午覺

下午則是出門去逛逛...要是沒有出去逛街的話 就是在家裡繼續看電視..通常我喜歡租港劇或者是日劇來看 老實說 不是我不喜歡看台灣的劇集 實在是因為太過浪漫的偶像劇氾濫 好比說 前陣子這裡的中文台在播放"王子變青蛙" 嗯 雖然我妹一直像我推薦這齣戲 不過我看了幾集 就覺得實在是看不太下去 ㄟ...不是我要說 雖然號稱偶像劇因此請來許多偶像來演戲 但是演戲看起來假的要死 沒什麼演技 似乎整齣戲就是在耍帥而已...我實在是看不下去

至於港劇 要找到能夠勾起我興趣的劇情實在是不太多..前陣子無線出了一齣演警校學生的港劇 阿米看了兩集就沒有再看了..劇情實在是太糟糕...

日劇哭的場面好多 像前陣子的一公升的眼淚 嗯 前面劇情實在是悶的可以了我沒有耐心看到後面就沒有再借了...至於韓劇...阿 我實在是聽不慣韓國人被配中文音 要是原因播放我又覺得他們講話像在吵假..

重點是每個週末我都非常期待 晚上11:15分...因為最近這裡的翡翠中文台再重播由羅嘉良 郭藹明 黃日華等人主演的那齣"天地豪情" 每個周末一口氣會演三集..我每個禮拜都要看 除了偶而實在是太睏了想睡覺以外 …

滿江紅

怒發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裡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重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滿江紅 [岳飛]

個人是覺得相較於15號那天大家一起在雨中散步的場景 遠遠比16號政客站在台上提前拉票的景象來得更令人感到壯觀與動容...很明顯的是年底立委選舉提前了造勢的場子 這邊支持XXX 那邊支持XXX 你若說要是沒有人以包車的方式 "請"這些人出來挺扁 我說什麼都不相信的..

更有趣的說他們喊[台灣 萬歲] 沒有人不要台灣萬歲..大家訴求的是一個清廉正直懂得禮義廉恥的領導人 一個國家 沒有一個像樣的領導人 不要說萬歲了我看連明天的進步都很難...這有很難理解嗎? 一邊根本是反對一個人 另外一邊則是因為反對而反對 雖然我個人是在一個深藍色的家庭裡長大 不過我必須說的是 其實我覺得明天換誰上來當總統都是OK 但是我們就是不要陳水扁...

台灣經濟還排列在四小龍時 海外的人真的感同身受 我相信不只是我 很多人都以身為台灣人為驕傲 在外國人問起妳是哪裡人的時候 海外的僑民可以很有自信的說"我是台灣人.." 不過 我個人感到很納悶的是 像我 是台灣土生土長的海外華僑到了國外 在他們的眼裡我不是美國人 在台灣我是這些所謂正港台灣人眼中的外省小孩 在大陸人眼裡我是台胞...

但是我確確實實是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啊..中國人的歷史我唸過 台灣人的歷史 我也唸過 甚至現在美國人的歷史我都唸過但是我發覺 每次到了這種政客前來拉票的場景時 妳是藍的綠的 妳是本省的還是外省的就要再次被拿出來炒作一次..好不容易我們終於可以走出族群的問題 和平理性的提出我們共有的訴求時 還是有人無法理解 我們要的不是一個紅衛兵的政治鬥爭..只是要一個說出來會讓我們感到驕傲的國家 而那個國家是不會分你我 不會分黨派並且能夠容納得下即使我是個正港台灣人眼中的外省人 我也可以告訴人家"我來自台灣.."的事實...

紅色中國 滾回去
綠色台灣 站起來

講這話的人 很明顯的對社會的進步與改革 對人心是非常的沒有概念的..而且很明顯的是這些為了年底造勢的立委們 花費了許多的心思 意圖再次的挑起民族的紛歧 前幾天 我在巫婆…

觀念之差...

1. 有時候我在想是不是我觀念太過於保守 或者是現在的人太過勇於表現與追求自我幸福 再我看來當一個男人邀約一個女人到一個男人家中過夜 是一件頗有其他企圖的事情 嗯 我在想是我想法太保守了 還是現在流行這種罐頭式的戀愛模式? 就此看來 精神上能夠給予女人滿足的男人似乎要比肉體上能夠滿足女人的男人還要具有吸引力...

精神上的層面 比較不好買
肉體上的支援 有錢就可以辦得到

2. 開著電視 我看到一隻老鼠四處躲躲藏藏 過街時人人喊打嗯 這樣還有意義嗎? 每次出門即使是有大車陣緊緊跟隨在後 但是每次出門就像做賊一樣深怕路上殺出個無厘頭 動不動就要他下台 ㄟ...君不君 臣不臣的 這像話嗎?  照說 法律之前本來就人人平等 但是中規中矩的法案 要怎樣評論一個人道德上的犯罪?  偷竊這種行為 只要沒有抓到把柄都不算犯罪 那世界還有王法嗎? 偷竊這種行為 即使今天沒有被抓到 實際上那人也已經在道德上犯了罪 所以法律到底認不認定他有罪 那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干的事情...

一開口人人喊打
真的像做賊一樣

3. 換個輕鬆的話題..八種顏色看穿妳(你)

憑你的直覺看
紅色、黑色、黃色、粉紅色、
綠色、藍色、紫色、棕色      

這八種顏色中,選出『你最喜歡的顏色』和『你最討厭的顏色』吧!

你最喜歡的顏色就代表『你隱藏的性格』,
你最討厭的顏色就代表『你的戀愛癖』。

我的結果:

★喜歡粉紅色(隱藏的性格)
喜歡粉紅色的人常常想讓自己呈現出年輕、有朝氣的感覺。
甚至希望在旁人的眼中是個高貴的形象。

喜歡粉紅色的人大多不是俊男就是美女,
散發著一股讓人看到就很舒服的魅力。
不過,卻有強烈逃避現實的傾向。
因不擅長向人吐露心事,常常躲在自己的小天地之中。
又因不容易接受別人的意見,也不喜歡和人爭論,
也常被當做是優柔寡斷的人。
另外,無法忍受現實的難堪及曾被信任的人背叛的人也會喜歡粉紅色。

☆討厭黃色(戀愛癖)
討厭黃色的人在愛情上,喜歡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對方身上。
因此,尋找的多半是和自己相像或平凡的物件,
而絕對不會對無法預見未來的藝術家產生興趣。

但是跟自己太相象的人在一起久了,
又覺得缺乏某種刺激而希望改變現狀,實在矛盾極了。

七點四十二分

寫給遠方...

近日來我頻頻的想起妳 一轉眼妳將邁入辭世的周年 腦海裡我仍然在模擬著失事當天妳從手機打出來的兩個求救電話的過程..妳來不及後悔 更加來不及誥昭天下再這一刻起妳身旁的男人將會是妳愛情最終的目的地...

老實說 我一直無法說服自己關於妳究竟還在不在人世這件事..或者是地理位置上佔了優勢 因此我還是能夠以期待的心情 開啟MSN以為妳只是出現了未上線的狀態 然而實際上卻是在忙碌的過著平淡的生活 我一直以為是這樣...

昨天 我聽見阿計說再過陣子她要和妳慶祝相識十週年時 我突然的感慨了起來 翻箱倒櫃的開始找起那年妳們去墾丁時妳們特地寄來的一罐沙 小小的玻璃瓶裡裝滿了從墾丁帶回來的沙 瓶子的外頭還有妳親筆標示

有一年我熱衷於日劇 後來仔細想想 我認為那是失戀時療傷的最好藉口 透過一場又一場能夠令人痛苦流涕的劇情 安撫自己心中的缺失 印象中當時非常喜歡豐川悅司與常盤貴子主演的那齣『跟我說愛我』 那年的生日 妳特地選了另一本日本電視小說贈送給我 連同一附粉藍色的手套 拆開包裝後 裡頭還有一張小字條滑落 字條上寫著:
Dear 小米: 看到這粉粉的手套 就想到粉粉的妳 盼溫暖妳一個冬天
p.s 比小褲褲好多了吧! Happy Birthday     Sony   老實說 近日來我頻頻的想起妳 我一直在回想今年我該和妳慶祝相識第幾個年頭? 總統府前一片倒扁的紅色風暴 若是今年的妳還在這裡 妳是不是也會穿著最顯眼的紅站在人群裡? 更或者妳仍然堅持著當年挺扁的心情 MSN上掛出了與眾不同的心聲...也或者妳會提醒著阿計出門上街得小心?

每一個季節裡花開與花謝 我總會想起妳 我在想大概是因為印象中我們之間的最後一段對話 仍停留在櫻花盛開的季節裡 因此每到了櫻花季 總覺得有責任向妳報告...

『七點四十二分』

報上說這是妳愛情最後所停留下來的時間...眼看著妳將邁入辭世的第一週年 最想念妳的是極想與妳慶祝相識十週年的阿計 甜豆的第二個寶寶前些時候剛滿六個月大 小小的Amelia也上了幼稚園 JJ的第一個豬頭寶寶即將問世 小瓜的工作室似乎經營的有聲有色 至於我 我仍然在尋找愛情最後能夠停留下來的據點... 偶而想起妳 想起妳留下最後一張小字條...

給親愛的Sony 今年的櫻花季又過去了 當年妳因為力挺領袖人物和我們產生了無數次的爭執 假使妳知道了近日來一連串的事件 不知道妳是…

收集

寫給遠方....

有一陣子我有收集明信片的習慣 (即使現在依然有這樣的習慣 但是和以往相比起來 現在實在是收斂了許多) 每次聽見朋友到哪裡去旅行 我就會巴望著朋友 期待他們能在旅行的途中 想起我 寫張當地較有特色的明信片給我..

朋友知道了以後 就開始四處的幫我收刮明信片大小的卡片 (你知道很多時候唱片公司或者是電影公司會發行類似這樣的宣傳卡) 早先時候都是姐妹們的幫助之下 特別是Sony 她常常三不五時的交給琴姐一大疊明信片請她轉寄給我 印象中有一次為了首頁上使用了某廣告公司的明信片有侵權嫌疑 半夜在ICQ上 她還把我狠狠的臭罵了一頓 初初認識你的那陣子我提起了這件事 沒多久維多就很細心的幫我寄來了一大絡的明信片...

你會說收集這些明信片究竟有什麼用? 其實 我也說不上來...只是我在想 很多時候 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收集癖 有的人收集郵票 有的人收集瓶蓋或者是火柴盒 等到哪天想到了再把這些長年累月積集而來的收集品翻出來品味一番 仔細想想 關於『收集』這件事 純粹只是未了完成一點能夠滿足自我的力量

你看過的影像 你寫過的文字 你穿過的深藍色上衣 你寫的那首歌 你愛過的那個人 我一度急忙於收集著所有關於你的事件 仔細想想 或者就像這些偶而會被翻出來品味一番的明信片一樣 純粹是我為了滿足自我的力量...

雜記一則

1. 昨天早上起來發現浴室裡巴斯特的貓碗裡又爬滿了螞蟻 延循著螞蟻的足跡 發現他們是從電燈開關牆縫裡鑽進來的 (嗯 沒辦法 加州什麼都沒有就是蟲蟻最多) 怪不得早上巴斯特在浴室裡一直敲門...原來是怕被螞蟻給搬走~ 等著我救牠一條小貓命

2. 花了六十幾買了四五本書...每隔幾個月我就會這樣在書籍上面大失
血一次..不過應該是還好 反正平常我也不太買其他的"雜貨"...

3. 過兩天連休八天...要去配隱形眼鏡...自從幾年前用過隱形眼鏡 有了慘痛的教訓後 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不用隱形眼鏡 但最近又突然想去配來用 正好保險也有Cover..

今天 你IPOD了嗎?

寫給遠方...

小時候 我家有台手提式的轉盤唱機 專門用來播放黑膠唱片的唱機 外型非常簡陋 旋轉式的音量調節與開關...我母親常拿它來播放一些兒歌給我們聽...

後來搬了家以後 有幾次還在衣櫃的角落看到它 日子久了 老唱機就漸漸的被遺忘了 家裡原有的那幾張黑膠唱片 也因為小時候辦家家酒時的需要 被我爹用火給烤成了一張一張的黑膠餐盤 上頭擺放些我在外頭撿回來的花花草草當主菜 『做飯』給鄰居的小朋友們吃...

上了國中以後 我擁有了生命中第一台手提式卡帶機紅色的外型與單卡音樂槽 還有FM和AM調頻 可以說是非常的多功能化..每次逛夜市總會在攤販前選購幾張好聽的卡帶帶回家慢慢欣賞 印象中當時最擔心的是卡帶聽到一半突然被絞帶 總是得小心翼翼的把磁帶慢慢的從捲輪上抽出來 幸運的話 捲回去又可以再聽 有時候一個不小心 很容易把磁帶給拉斷 若是捲到的是自己特別鍾愛的歌手 就會心疼上老半天...

第一台CD機是哥哥淘汰下來的舊機器...黑色的Boom Box除了FM和AM的調頻以外 還多了雙卡帶播放 最上頭則是雷射光碟CD播放器 最炫的是雙卡槽有了轉錄的功能 Debbie Gibson的專輯 就是這麼和朋友轉錄過來的...

現在 我擁有一台IPOD...30GB的容量 可以把所有喜愛的音樂通通存放進去並且永遠不用擔心會絞帶的問題 只是突然 我還是懷念起那段黑膠唱片的歲月...我懷念小時候擁有的第一張愛王書桌 我懷念小時候四四方方的小書包裡塞滿了課本 旁邊還要塞進小字典與鉛筆盒的景象 我還懷念即使那晚再怎麼累 還是很心甘情願的把自己的制服燙的有折有痕的模樣 我也懷念每回經過了文具行裡櫥窗裡擺滿了那種可以把橡皮擦和鉛筆分開來住的自動鉛筆盒...

我懷念在IPOD出現以前的年代...

人們的心思似乎沒有現在那麼複雜 更或者應該說我開始懷念起在我與"陌生人"相遇以前的年代...日子 是在整潔的制服 塞滿了課本 字典與鉛筆盒裡度過的 生活裡不會出現太多的離別場面 你知道 很多時候 離別往往是令人感傷的...

『今天 你IPOD了嗎? 今天的IPOD 過了明天不知道又要被什麼給取代...』

九月九 禮義廉恥全沒有...

前些時候和我姨丈在討論這件事情..
我姨丈比較屬於激動派 他關心的是到底會不會打起來..阿米我個人的想法則是我們距離那個把石頭藏在包心菜裡面用來K人的年代到底已經是久遠了...我個人是覺得大家坐坐 抗議抗議就好...基本上我是把整件事情 當成是本世紀正在上演的一齣最令人"不可思議"的鬧劇在看...

每天 就會有個故事的主角上演著"如何努力扮演好一個不要臉的總統"的角色...左手就A錢 右手就跟貧苦人家講"苦難會過去的" 完全以一個井底之蛙的方式經營他的"國營事業" 妳們去講嘛..妳們去抗爭嘛...妳們活該倒楣要淋著大雨在廣場上喝西北風 他在官邸裡繼續過著極度不要臉的高級生活享受...他女婿用45度角在走路 他女兒則是用胸部在走路...吃好穿好 三不五時還要出來質疑別人生存的意義 錢A多了...

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視民意為狗屎 然後還能很大方的站出來說 我們會尊重不同的聲音! 哇哩咧 這簡直是無恥到極點 完全不能以正常人的角度來評估這件事情了..."偶們最應該祈福的不是凱達上面的民眾 偶們最應該祈禱的也不是健康不好的施明德"

阿米傑得 偶們最應該祈禱的是未來的教協克柴裡還能有禮義廉恥這四格大字...另外阿米也相信 在兩年後的歷史課本裡大家將可讀到中華民國史上出現的第一位把貪污明朗 國際化的總統...

每天早上我都會看台灣新聞...
因為我實在是很想知道 一個人到底可以不要臉到什麼程度?

所有在轉眼間的事情...

1. 沒有上學了以後 就沒有所謂的寒暑假這件事...平常醫院裡本來就會進進出出的有很多"學生" 來來去去的 即使有幾個月看不到他們很多時候只是以為這個月沒有學生來實習而已 壓根子不會想到學生們都在放暑假這件事...直到前幾天 收到校方通知 這個禮拜開始 直到十一月份分別有六個一年級新生來實習..然後才發覺 喔~ 原來新的一個學期又要開始了!  一想到要帶這些學生 我就開始期待休假的機會了...

2. 我實在是搞不懂要是連一般民眾都看不懂的圖騰 到底對我們偉大的領導人能夠產生什麼樣的作用? 所以說 所謂的"創意"這種東西 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領悟得了的東西...所謂的創意 往往是在你說了算的情況下產生的 妳說它是 那它就是了吧?! 反正 似乎看得懂得人也不多...

3. 我真的非常期待夏天趕快過去...秋高氣爽的 人也沒有那麼浮躁..還好 加州的夏天不算太長

快要被忘記的夏天

寫給遠方...

有時 我還以為時間從未前進過...

一直到前些時候收到一則同學的來信 信裡她聊起了那些即將被我遺忘的記憶片段 有時 我還以為時間從未前進過 仍停留在那段背著書包 書包裡塞滿了大大小小的課本筆記與小抄 教授在講台上講的口沫橫飛 我們則在台下商討著下課後去哪裡午餐的重要事項...

炎熱的夏天裡 我們呆在沒有冷氣機的教室裡開著窗 身上穿著羨煞許多人的白袍 努力的拿著解剖刀試圖從小型動物上挖掘出更多知識的寶藏 空氣裡漂浮著福馬琳的味道...我還以為時間從未從那裡前進過...

一轉眼 我即將參加另一個婚禮 一轉眼 兩個呱呱落地的孩子要叫著他們的爸媽 一轉眼 我們在一夜之間長大...

很多時候 我在想我們的人生 大概就是這個樣了吧?! 在我記憶即將遺忘你的那片刻裡 或者是一首歌 或者是一個故事 或者是路經的一條小路 會讓我產生起這樣的錯覺 再那一瞬間 我會以為時間還沒有向前邁進...而你 仍在我視線的範圍之內...

另一個夏天即將過去 我在想前些時候你談論的那個問題...日子一天一天的過 我們一天一天的老化 新的事物不停的在我們眼前崛起 過去的那些人 一一的在向我們告別 似乎 沒有什麼阻止得了它...但我始終認為人生 本來就該如此 一個夏天的過去 還有另一個夏天即將來臨...

無法確定的是在另一個夏天來臨前 我們會是在哪裡 是生? 是死? 是病還是只是像現在一樣畏懼老化的事實...至少到目前為止 我們都是好好的! 你懂嗎? 至少你還是好好的...

妳穿哪雙鞋去逛街?

勞工節 休假一天..
早上起來 聽說公園裡有文化節活動 帶著我姪女去公園裡逛逛 太陽很大 人很多都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還是拼了命的要往公園裡擠...逛了一圈發覺實在是沒什麼好玩的兒童設施 天氣又熱太陽又曬 於是我們轉移陣地到附近的購物中心裡吹冷氣...

我姪女很喜歡搭小火車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覺得坐在火車上轉兩個圈圈會很開心 (小孩子果然是比較好騙) 更重要的是 她很喜歡和我在一起 連搭小火車也要拉著我和她一起上去坐~ 火車轉了兩圈以後 我就開始頭暈了 她覺得很好玩 後來沒辦法只好我娘再跟她坐一次...

這時 阿米就坐在一旁的長椅上 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潮 我發覺來購物中心的人真的是千奇百怪有的穿的很整齊 有的穿的很輕鬆 有的看起來顯然是刻意打扮過的 有的看起來則是很明顯的來消磨時間 穿著的十分休閒...有的人穿高跟鞋 走起路來 好像就快要摔倒 有的人則穿著平底鞋 有的穿拖鞋 有的穿破破舊舊的球鞋

重點是 我是很想知道穿著整齊踩著高跟鞋去逛街的人到底有什麼樣的心態?
是逛街嗎? 那這樣踩著高跟鞋會不會很累? 那種跟高到可以拿起來K人的高度 相信逛起街來應該是不會很輕鬆的說...:)

遇到香料店在大減價 我買了12個蠟燭...每種不同香味的蠟燭..每個拿起來聞一聞 結果聞到最後 好像每個聞起來都是一樣的~

走一條與你平行的道路

寫給遠方...

聽說小時候 我很愛哭...

媽媽說舉凡日常生活中所有大小的事物都能讓我哭 哭得程度不盡相同 哭的目的也有些出入 哭到最後阿姨乾脆給了我『愛哭鬼 小黑球』的稱號 (當然我向來對這位阿姨就沒什麼好感 因此小時候她到底是如何稱呼我 或者她是否真的疼愛我 也就沒那麼重要了)

我一直堅決的相信 一個人的財富與所得 一個人畢生所擁有的一切都是老早被『設定』好了的定律 當然你可以順著這些定律 堅持的去過著屬於你的日子 然而 我卻堅決的相信 一個人的所得 更或者我應該說一個人一生之中所擁有的一切 包括了【眼淚】包括了【微笑】包括了我愛你 而你卻不愛我的事實在內 所有的一切都是早被設定妥當的

於是乎 不論你今年哭了幾次 微笑了幾次 或者愛與被愛了幾次 所有的事情加加減減下來 勢必有一天會面臨一種負資產的局面...

分手的那天 老實說 我並沒有流下太多傷心的眼淚 或者是我並未曾像我之前所說的那樣深刻的愛過你 更或者只是因為這根本就是一場早被設定好的劇本 我們不過是祂的傀儡 所有的眼淚 加加減減的流下來 等到我們都決定好殺青的時候 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出現負數 假使我還有一公升的眼淚 那一定不會是為你而流...

親愛的 我走的是一條與你平行的道路...


曇花一現...

前幾天下班回到家 我爹媽很興奮的跟我說家裡的曇花開了..一次還開了好幾朵...他們倆一邊等我下班 一邊就看花開...印象中小時候也有過這樣的經驗...

小時候我家也種有曇花 我個人認為曇花實在是一棵長的不怎麼樣的植物 它的葉子又肥又大 高高的 扁扁長長的...開出來的花有一種淡淡的香味 曇花 很奇怪 只有在半夜裡才會開花 (愛搞神秘的花卉) 嗯 所以一般正常作息的人大概不太容易看得到曇花盛開的美景吧?! 所以 小時候 我爸有一次就半夜三更的把我們叫醒 拉著我們非得要看曇花一現的樣子...花期很短 開過了就凋謝...我娘會把曇花剪下來煮湯...大概也算是廢物利用了吧?!

重點是 要不是那天下班回來 他們跟我說家裡曇花開了
我想我大概忘記了小時候為了要看曇花一現那種興奮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