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06

Friday Night

上禮拜五下班 和幾個同事約好出去喝一杯...本來是計畫去唱歌的 不過印象中KTV包廂的
"飲料"選擇不多 多半都只有啤酒可以喝..ㄟ 阿米不是特愛喝啤酒 當然夏天有時候太熱的話 啤酒真的是不錯的選擇 可以選擇的話 我都盡量不喝啤酒 啤酒很容易有"飽"的感覺...喝完以後 那股酒氣要是不葛出來真是很難過~

後來決定去Hollywood一家離我們醫院不算太遠的Acapulco...ㄟ ok是ok啦 不過要是知道只是去Acapulco 阿米就不會穿的太整齊 最多穿條牛仔褲輕鬆一點就好了! :) 更重要的是 嗯 Hollywood這邊 算蠻貧民的地點 到了夜晚出沒的人很複雜 加上那附近幾個據點都有特種營業小姐站崗 所以 基本上能夠遇到玉樹臨風的大帥哥 實在是有點困難

話說回來 自從上了年紀以後 要是一點半還沒有沾到床邊準備睡覺 我就不行了說~
通常12點下班回到家 弄一弄差不多一點半一定要上床睡覺...沒有睡到八小時 我是很難過的!!! 我同事就說 像我這樣怎麼可能找得到合適的另一半...

阿米都會很有骨氣的跟她說 沒有就沒有 找不到也不會死~

更何況 說真的 我對目前現況 實在是非常滿足 養男人真是不如養隻貓...養隻貓那隻貓還會過來跟妳撒撒嬌什麼的 遇到那種不好的男人 到時候一個頭兩個大那不煩死了??
我不想找麻煩! 男人的頭上也沒有寫"我是壞男人" 等妳發現的時候 勞民又傷神...太辛苦了! 我現在這樣很好說...暫時不會想這些~

影像。聲音。非關命運

寫給遠方...

14歲的小女孩 右邊額頭上包紮著紗布 然後她用著略帶稚氣的目光 對準了鏡頭 娓娓的說到戰爭為她所帶來的除了災難還是災難的事實 她用著不太流利的英文說著 "這不是我們的錯..而且 並不是每個人都是恐怖份子 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傷害我們?"

沒有經過戰爭的人 怎麼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當你必須連夜逃離自己家鄉的時候? 當你在半夢半醒之間 被外頭轟炸機如雷貫耳的吵醒的時候?

或者你會說 這本來就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但我不曾聽過猴子會吃猴子 然而我卻聽過人會吃人的事實! 一半的人因為消磨時間而工作 另一半的人則是在強迫著別人為他們工作 半文明的人類不停的做著侵占與殺戮 和毒蛇猛獸有何分別?

是誰規定誰明日的生死? 是誰決定誰今天的命運? 外頭砲火連連時 那個14歲的小女孩只問著為什麼? 誰好意思告訴她 這是個弱肉強食的年代 歷史重複著妳們的命運 誰叫妳生在黎巴嫩? 誰叫妳不是以色列人? 誰好意思告訴她? 要怪只能怪你生錯了年代...

只是 究竟哪個年代才是屬於沒有戰爭的年代? 戰爭所帶來災難 非關命運...

延伸影片: 非關命運 Fateless

都是寫給別人看...

寫給遠方...

小時候的日記 是寫給老師看的...

暑假進入了尾聲以後 總是要再最後的幾天 寫下今年暑假所發生過的一切流水帳 早上起床刷牙洗臉 是每一篇流水帳的開端 接下來的內容幾乎大同小異 三四行簡短的內容記錄著複雜的每一日 當時的日記 是寫來交功課用的!

國中時代的週記 是寫給導師看的...

字裡行間裡偶而穿插著與同學之間的衝突與對現實生活中的反抗感 導師當年用著紅筆親自回覆的內容 老實說 曾是我國中年代最期待的事情...印象中的國中導師 是個剛從師大畢業的年輕人 主修化學 有時趁著午睡時間 他會在實驗室裡準備教學教材 有一次不小心 差點把我們當時的化學實驗室給燒掉! 戴著眼鏡 看起來有點嚴肅 最害怕午餐時間他坐在教室裡和我們一起共進午餐

高中的時候 日記依舊是寫給老師看的...那時為了讓自己的英文寫作能力進步 於是老師建議以英文寫日記的方式交功課...

到了大學以後 日記才開始寫給自己看 偶而記錄著生活的片段 偶而紀錄些心情感想 後來發現我爸會偷翻我的日記 於是從那次開始以後 我便不再留下任何紀錄...一直到後來 寫給遠方的日記 這才發覺自己還有書寫的能力 還有用心說話的能力 還有能夠為了某人寫信的能力...

後來想想 從小到大的日記 似乎都是在寫給別人看 寫給老師 寫給朋友 寫給親人 寫給戀人 或者因為人都有需要 需要被了解的需要 所以我們只好不停的寫給別人看 企圖從中得以滿足這樣的需要感...

只要我長大...

寫給遠方…

我始終認為我們家 一直不是什麼所謂的書香門第 從我有記憶裡以來 我爸就從來不曾帶著家裡幾個小鬼頭看書 看書這件事情 完全是出自於 愛唸就唸 不唸拉倒的理念 我媽就更不用說了…
外公和外婆早年在大陸上是相當普通的人家 一口氣生了五個孩子 我媽剛好排行老大 由於是家裡的長女 所以我媽的外公 特地幫她取個相當值錢的小名 『美金』 (老人家說 小孩子要取個小名讓家裡人叫 這樣小孩比較容易帶大)

其實根據我媽的說法是她小學時成績非常好 但是後來到了初中的時候開始無可救藥的迷上金庸古龍以及瓊瑤的小說 明明第二天要考試了然而她可以挑燈閱讀神雕俠侶且幻象自己是瓊瑤裡那位不食人間煙火的女主角 等待情郎談一場暴風雨式的戀愛 就是這樣以至於初中沒唸完就自己一個人北上展開人生的載浮載沉

假使你問她地球為什麼會自轉 我想她肯定答不出個所以然 然而假使你問她 昨晚八點檔的連續劇 男主角為什麼要離女主角而去 我相信她勢必可以從頭到尾的詳細的描述給你聽…

『因為我唸的不多 所以讓妳們多唸一點…』

『難道妳沒聽過己所不欲愈勿施於人? 』

這是前幾天 我們母女倆在車裡的談話 我媽 她唸的書真的不多 但是偏偏讓我們一股作氣的唸到底 小時候很難理解這麼野蠻的教育方式 但是我發覺 很多時候當時你對父母最不以為然的 似乎都是最受用的…很多時候是你當時無法明白甚至採取反抗的到後來好像可以理解
或者 有一天 當你開始為人父為人母時 妳才能以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大人們的思想邏輯 有一天 等你長大了以後….

陰風陣陣...

所以說 再醫院裡工作 很多時候會遇到一些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
好比說 阿米平常都是工作到午夜12點下班 下班時都是一個人走到停車場取車 有時停車場一樓和地下室都被停滿了 所以阿米很多時候都必須停在立體停車場頂樓上..

搭電梯上頂樓比較省力又方便 但是 也是因為這樣 會遇到一些怪怪的事情 好比說 電梯走到3樓時 突然的停了開門 好像有人從電梯裡出去的樣子...再不然就是還沒有按電梯 電梯門就開了...好像早就有人在那邊等電梯的感覺...

昨天 聽說第15號手術室鬧鬼...經常有人看到不尋常的影子出入 而且說看到有怪東西的這些目擊證人都不是平常本來就愛說笑的人 所以...

我們15號手術室 應該真的是有鬧鬼~

前陣子我搭電梯從七樓回到地下室的時候 隱約聽到有人按電梯鈕的聲音
嗯 就是進入電梯後選擇電梯鈕 按下去的聲音...好詭異ㄛ!!!

回憶

寫給遠方…

八年後再次回到台灣 我去了一趟桃園 我長大的地方..沿途看到許多過去沒有看過的高樓大廈 印象中以前的稻田 現在也被一些新開發的社區國宅給取代 老實說 當時我甚至開始懷疑起 『小時候的那些稻田 都到哪裡去了?』『現在的台灣人都改吃進口米了嗎?』 諸如此類的疑問再前往桃園的省道上 一直在我心中盤旋 知道嗎? 很多時候 越是得不到答案的問題 越是讓人久久無法釋懷…

就像 當時 我一直無法了解 最後你所選擇的生活方式…因為得不到答案的問題 事實上是很難令一個人得到真正的解脫的! 我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 即便是面對最複雜的感情問題也是這樣…

前陣子 無意間在網路上漫遊時看到以前國小的網頁 就這樣竟然被我找到國小同學 這麼巧的 她竟然是我一直想找的隔壁座位上的女生…印象中每次遇到了有人稱讚我字寫的如何的工整時 我就會想起她..我隔壁座位上的女生…最後一次遇見她時 她正為了高中升學做努力..

回到了桃園 我去了一趟以前的國小 看見新的大樓正在建設完工中 同學帶我參觀了一下舊大樓的景象 經過以前的福利社..以前的體育器材室 以前的音樂教室 同學說 過些時候這裡就會被拆除 我回來的剛剛好 還看得到早期舊大樓原有的歷史痕跡…印象中 一到了颱風天 下大雨時地下室就會積水 三樓那一排新蓋的教室天花板就開始滴水…以往我們曾經使用過的教室 如今也改成幼稚園區 原來設立在校門口的國父銅像早已被拆除

知道嗎? 以前 我們進出校門口 要對國父銅像敬禮…說真的 為了什麼 當時的我們懵懵懂懂的根本覺得很多餘 然而隨著年代的轉變 政黨的輪替 很多當時有的 現在全被更改的面目全非 倘若你再去問那些純真的孩子們 老實說 我不知道有幾個能夠清楚的告訴你孫中山是誰? 國立編譯館的國語課本又換過了多少次封面?

泛黃的信件...

寫給遠方…

我對寫信這件事 一直是保持著期待的態度的…

早幾年剛到美國時 我總會想盡辦法四處尋找漂亮的信紙信封 信紙本身的設計上應該是有你所形容的那份浪漫且具有夢幻的感覺 紙上最好還能透露出一些清淡的香水味 一筆一劃的我非得親手將工整的字體寫在信紙上 在用可愛的貼紙在信封的封口處黏上 寫上寄件人與收信人的地址 然後親自的在經過郵筒時 將它投下..

每一封寄到遠方的信件都是充滿了期待與盼望…

隨著科技的進步 似乎極少人願意再像過去那樣 大費周章的親筆寫信 印象中有幾次聽朋友說 『因為打字打久了 字寫的都變不漂亮了!』 老實說 這不禁讓我感慨了起來 曾幾何時 那些古老且美好的變成一種只能回憶的影像片段…小店裡銷售的漂亮信紙上 佈滿了厚厚的灰塵…

你知道嗎? 其實偶而我還是會在經過卡片區時 選上一張特別的卡片 親筆寫下幾句祝福的話語 送給遠方的朋友 總覺得那是一種極不起眼 卻能溫暖人心的小動作…好一點的『祝福』大概需要兩三塊美金 普通一些的『祝福』一次買上一盒總可以用上好幾次…

總覺得可以親筆的寫上寄件人與收信人的地址 是件相當美好的事情….

後來 我很堅持的收拾起那些陳年的信件 縱使紙張上開始有點發黃 有的寄件人甚至已經失去聯絡 但 我一直以為 很多東西 你一定必須親手拿到才能夠感覺到當時對方真正的用過心 有過相當的溫度…而當你收到信件的同時 從手心傳來的熱度 才是最真實的!  

不論 當時的你 是多麼的不以為然…不論 後來的紙張 漸漸的開始泛黃…世間所有 擁有”熱度”的都值得留戀 收藏…至少 我是這麼想…(微笑)

日光書房....

寫給遠方...

我一直忘了告訴你, 回到LA沒多久,  就請了工人來估價。 預備把原先家裡鋪的地毯一次徹底的拆除更換成原木地板。 一來方便整理 ,二來平日不置藏污納垢。於是,就在這酷熱的下午 ,我開始著手整理著書架上的CD與書籍...

你知道,  其實我所願意花時間看的書籍種類並不多,  那些歷史性的血時記錄 會讓我有著宛如重回到唸書的時代 ,相當沒有起伏轉折的內容 ,難以勾起我十二萬分之一的興趣。我不愛看手塚,  更不渴望了解八百萬種死法...過去,  你常說我是屬於『瓊瑤派系』得讀者; 然而,  我必須否認這樣的分門別類,  我喜歡的那些 ,你終究沒能徹底的體會...

我喜歡的,  是那些淡淡的 ,沒什麼情緒起伏的文章內容..反觀你硬生生將我分類的瓊瑤派系,  那到底是有了太多的情緒起伏參夾在平淡的人生歷練當中! 極度的與我呈現出的兩極...

炎熱的夏日裡,  我收拾著書架上一本本厚重的書籍...搬到後院的Patio上,  讓那些終日處於室內裡的書能做一場難得的日光浴。 印象中,  小時候每回颱風來臨時就會下大雨+淹水,  家裡一樓的書房裡父親囤放的那些書籍就會被洪水所侵..第二天,  家裡的小孩子就得幫忙拖地 ,洗地曬書...有些書幾經颱風的吹殘,  書皮已經殘破不堪,  甚至開始剝落..但我家,  總是把那些書當寶 !即使破損了也捨不得丟掉! 出太陽的時候,就把那些書拿出來 ,曬曬日光 ,去去那股霉味...

後來搬了幾次家 ,很多書房也跟著移動了好幾次...老實說,  唸過的書我很少會再去翻閱..或者是因為喜愛的種類有限,  因此再閱讀過一遍以後,  書本裡頭的內容仍然能夠印象深刻...一本接著一本的藏書,  在流動的時間裡,  不知不覺的堆滿了整個書架!

炎熱的夏日裡, 我在自家的後院和那些書本做著日光浴....

我喜歡的那些, 你終究能體會了沒?

毀滅。跟著消失...

寫給遠方...

昨晚LA氣溫高達三位數字,烘培在117度F的高溫下 ,街上每個行人走的都很倉卒!新聞上不斷的報導著遠方的戰火無止盡的哀號畫面重播盡入眼簾。

氣溫仍不停的在向上飆升,此時突然想起日前看到的一則研究報導 針對了『高溫下對動植物的影響』所做出的結果調查 遍地乾枯的花草樹木以及那些死亡的昆蟲等 忽然的很有感觸...

有一天,當地球表層的那個坑洞 越來越大的時候..是不是會形成我們所認識的黑洞? 然後 ,在某個氣溫高達三位數字的夏日裡,突然的將地球上所有的一切以真空的方式,徹底吸入那個黑洞之中...

毀滅。消失

緩慢的死亡過程之中 ,我看到街上的人行匆匆,皮膚出現灼熱發紅的現象。 接著,胸口感到壓迫, 空氣逐漸的開始稀薄 ,導致了呼吸逐漸的困難, 人類痛苦的以雙手環抱著自己的脖子, 企圖吸盡最後的一口空氣 !面爆青筋 ,眼睛裡露出了血絲 ,一直到瞳孔放大 ,己經缺氧後暈厥倒在街上 四肢開始抽蓄 直到氣絕身亡...

遠方的戰火 ,破了洞的地球 ,路邊除了那些野貓野狗以外 更多了許多無家可歸的流浪漢! 有的人在家裡吹著冷氣吃漢堡, 有的人則在街上乞討吃埽水。 此時,你將不再會去思考明天你的愛人會不會離你而去,而我又在喃喃自語了些什麼?  

至於 ,過去你常說的那些, 關於悲歡離合的一切 ,至今在我眼裡 以非那麼重要的事情了 !老實說 ,有時我甚至不記得上次能這樣落落長的寫信給你是什麼時候? 我又說了些什麼? 目的為何? 信裡的內容是在說我還是在說你? 用的是紙筆 還是鍵盤打字?  炎熱的夏日裡,我所能想起的是地球破了一個洞 ! 而黎巴嫩的戰火正在開打 很有可能在未來的十幾二十年裡,我們即將面對的是越來越酷熱的夏季 ,我親愛的姪女才正要開始談生命中第一場的戀愛 ,卻很有可能面臨地球即將毀滅的危機...

電視上仍不停的在播放著這些令人感慨的消息....

不倫不類...

印象中的DJ 應該是對音樂相當有研究的...印象中的DJ 應該是能夠吸取所有音樂資訊 不分中西洋音樂 談論起音樂時 可以相當的多元化...不過 阿米後來發現 這些很多都只是印象中的事情說...並不是每位DJ面對了中西洋音樂多少能夠說上兩句...ㄟ...我發現啊 現在的聽眾要求真是不太高..只要DJ能夠幫你按下那個鈕 懂得放幾首不錯聽的音樂就可以了 話不用太多 最重要的要有時尚的感覺...

以前聽音樂專輯裡頭都會有落落長的專輯介紹 或者是歌手介紹什麼的 後來慢慢走進了CD的世界裡 薄薄的那麼一片 索性連歌詞內容介紹都省了...

早先年代 還沒有CD這種東西的時候 都是用卡帶...印象中 那時候家裡能夠有一台手提卡帶播放機 就相當了不起了...一台好一點的Boom Box還要賣到台幣五六千塊錢說...印象中 我第一台Boom Box是台紅色的 單卡帶播放機...有附設FM和AM的調頻收音功能 我哥那台就比較厲害了 是一台多功能播放+轉錄的雙卡帶播放機...他那台有附加CD播放的功能~ (那台真的是買超貴的)

然後 我們都會去路邊攤買卡帶...每次逛夜市的時候 都會有人賣卡帶...再不然就是去唱片行買歌手新發行的最新唱片 每週六會有余光主持的閃亮的節奏 專門介紹本週最新的中西洋音樂排行榜 然後 很多時候 會去買歌手的新專輯 也是因為看了排行榜 或者走過唱片行聽到好聽的歌曲時才去買...

有時後卡帶聽久了 上面的磁帶會被磨損 偶而聽著聽著就會走音 更或者機器出現絞帶的狀況 然後等你慢慢的把卡帶抽出來 那捲卡帶也報銷了 要是遇到真的超級喜歡的卡帶 又捨不得丟掉的話 像我 就會拿透明膠帶 自己把爛掉的那部份給剪掉 然後用透明膠帶自己做"剪接"的工作 完工以後放進機器裡面繼續聽~

這時候 你會聽見以下的狀況...

阿昇唱著

"把我的悲傷 留給自己.....你這樣跳一跳就像隻兔子 你那樣跳一跳也像隻兔子~"

直接從悲傷跳成了發條兔子..厲害了吧?!

重點是 後來 我們從卡帶晉升為CD以後 那些卡帶似乎就只能成為箱子裡的壓箱寶...
現在有時候要去找個能夠播放卡帶的機器搞不好還很困難咧!! 那種手提音響從原來
幾千幾百的價位一下子跌成十幾二十塊錢...

重點是 我覺得做為一個音樂播放員 就應該要有身為音樂播放員的素質...然而很明顯的
阿米已…

貓的天職...

我娘今天買了一種新款的水果...
聽說 這個東西叫做獼猴桃...
ㄟ..但是喔 老實說 我是不知道這跟一般的白桃有什麼不一樣 除了他的造
型比較特別一點以外 吃起來的味道其實跟白肉水蜜桃是一樣的說~
但是我娘堅稱這種比較甜啦!!

嗯 它是一顆扁的桃子...我覺得就只是這樣而已說...並沒有比較特別~

-------------------------------------------------------------------------------------------------
剛剛上網前阿米拿著杯子 準備去廚房倒開水 才剛剛走到房門口 就看見黑暗中 巴斯特追著一隻"爬蟲" 那隻爬蟲明顯的正在逃命當中...由於走道上相當漆黑 所以阿米一時無法分辨是什麼蟲子 結果開燈一看

媽呀!! 這...這不正式阿米最害怕的"大蟑螂"!!!

最近不知道是天氣太熱還是因為我家隔壁那個怪老頭被阿米揭發後跑來清理後院的關係 所以一連發現好幾隻台灣才有可能看到的那種大隻蟑螂說...我從小到大 最怕看到的就是這種蟑螂 之前在紐約 再髒的公寓裡 最多也只看到小小隻的蟑螂而已...

Anyway...重點是
我就這樣站得遠遠的看著巴斯特追著這隻蟑螂從廁所跑出來...巴斯特別的才能沒有但是非常會抓蟲...舉凡家裡的蜘蛛啊 蟋蟀啊 蒼蠅啊 蚊子啊 只要在他面前飛過的昆蟲就無一倖免...

首先他都會伸出它的貓掌 一掌的拍住那隻蟲 然後張開貓口 一口把它咬住然後習慣性的就開始往我房間裡跑..ㄟ...這...養過貓的就知道 有時候貓就是這樣會把抓來的蟲子 放在你面前 向你邀功...但是 蟑螂ㄟ...我超級怕這種東西的好不好!?

當巴斯特咬著蟑螂準備往房裡跑的時候 我慌張的大叫著"NO NO NO"...嚇的巴斯特沒辦法只好把蟑螂含在嘴裡然後往廁所裡跑...這時候你就聽到"卡嚓~"一聲的 很明顯的是巴斯特咬了那隻蟑螂一口...那一霎那 我實在是覺得超噁心的!!!

咬完了蟑螂 巴斯特等一下再用它的嘴來舔我...
Oh My God~
我想去阻止牠 但是我更怕蟑螂!!!

就這樣 我啊 貓啊 那隻蟑螂啊 糾結了十五分鐘左右 巴斯特一個不小心 讓蟑螂鑽進瑤瑤的房間裡去 我趕快過去開門 讓巴斯特進到房間裡去抓蟑螂...這時…

壓力...

其實我發現最近我的壓力好像蠻大的...

什麼樣的壓力? <----當然大家會這樣問

嗯 應該是近期內加州到底會不會有大地震的壓力
昨晚 就是我有這方面壓力的最好證明...夏天到了 所以晚上睡覺的時候 當然是把窗戶開的大大的 但是如果是這樣 問題就在 到了早晨的時候 窗外的鳥兒 就他媽的像吃了興奮丸一樣 拼了命的叫不知道是在叫什麼意思的!!

如果我有一把獵槍 我一定在這個時候 舉起獵槍 把樹上的鳥 一隻一隻全部打下來!! 可想而知這些鳥到底有多吵?

言歸正傳..昨天晚上 我做了一個夢 我夢到突然發生大地震...當時我正在家裡 準備要吃晚餐 一開始是小震..後來越震越厲害震到整個房子給他連根拔起 跟著地震的頻率漂移...房子本身是沒有破損的喔 只是有點像在河流上漂移的感覺..整個180度大轉向..

後來 巴斯特跳到我床上 把我吵醒了~

我娘說 報上說 加州近期內有可能發生大地震...因為專家研究指出 距離上次大地震已經將近有一百年的歷史..ㄟ...然後我妹說 San Bernardino 發現在住家附近有蛇的出沒...每天早上外面鳥一叫 我就會被吵醒 我的壓力 真的很大吧?!?

蝦咪尚青?

自從我爹回台灣以後 我們家裏又少了一個人吃飯...
最近休假的時候就只有我和我娘在家 妳說 那麼大熱天的 兩個人吃
飯要煮上一大桌 實在是不合成本的事情 但是不煮 那我晚餐要吃什
麼也很頭大 就算我爹在家的時候 我家每天為了三餐要吃什麼
就是傷透了腦筋...

太油的 不吃
太鹹的 不吃
太甜的 不吃
太辣的 不吃

再加上我娘有糖尿病 所以飲食方面要特別注意 米飯類的東西 到了
晚上八點一過後更是碰都不敢碰 ...那 那我怎麼辦? 只剩下我一個人
吃...那要吃什麼? 這是每天很煩人的問題~

結果...結果今天的晚餐 就是這樣...
嗯嗯嗯 兩片昨天吃剩的Pizza和一罐夏天必備的冰品...

給遠方的妳...

給遠方的妳...

今天接到妳的來電...

電話那頭 妳以輕鬆的口語談論著即將告別的戀情 妳說 在兩人協調之後 決議做出這樣的決定 妳說 妳要的是一個他給不了的承諾...與其這樣下去 倒不如和平的分離 好讓彼此能在這年輕的歲月裡 都有個重新出發的機會...

有些話 其實我早就應該對妳說 只是 我知道很多時候 沉溺在愛與被愛的感覺之中 不論旁人是多麼得關注這件事情 然而 勢必要等到你突然可以理智的去面對未來 去抉擇於何謂適合與不適合的兩者 有些話 事實上我早該對妳說

每個人都想尋找自己身上的另一對翅膀 只是當人們盲目於尋找愛情的同時 很難擁有充滿理智的思考能力 關於這點 我就是個非常好的例子...否則24歲那年的冬天 我不會不顧一切的瞞著家人 獨自飛往一個遙不可及的世界裡 尋找夢想中的愛情

然而 當我回過頭來去反省年少時 那段無知的歲月時 我卻十分慶幸 自己曾經有過這樣的經歷 若不是一場徹底失敗的愛情 怎能換得我對愛與被愛之間的感觸? 若不是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情 怎能知道什麼是愛? 什麼是寬容? 什麼是令人感到幸福的? 什麼是令人痛徹心扉的?

我曾看著妳學走路 也看著妳跌倒 我看著妳熱戀 也看著妳失戀...只是我以為 人就是必須這樣 親身經歷過一切 才能學會長大! 我以為 唯有讓妳從熱戀中尋找出理智的自己 在未來的歲月裡 妳才能有足夠的能力去分辨 什麼是適合自己的? 什麼是免強在一起的?

這些 其實我早該告訴妳...

老實說 我並不認為他是適合妳託付終身的伴侶 不論是個性上或是生活上 但是婚姻生活 畢竟屬於兩個人的世界 幸福與不幸福 純屬於個人的感受與領悟 這些 我是了解的..因此 當妳歡天喜地的將他介紹給親朋好友時 我怎麼能以我個人的看法來評價妳的愛情? 一直到今天 當我接到了妳的來電時 我開始對妳分析著所有的可能性...

妳說 妳要的是一個他給不了的承諾...於是兩人協議分手 好讓彼此在未來的歲月裡 得以新的開始...

給親愛的妳 我知道不論是多麼短暫的愛情 起初的傷口必定是清晰可見的 然而 很多時候 我們就是必須在這起起伏伏的人生中 試著勇敢 試著再愛 試著從失敗中記取教訓 試著從所有不適合自己的找尋自我  下一次再愛時才能清楚的知道妳要的是什麼? 對方的條件到底是不適合妳 諸如此類的問題 我相信是要在我們不停的尋尋覓覓之間 才能學到的事情...  

給我 最親…

小貓養魚...

1.
愛貓貓的阿米到了台灣 簡直就是到了人間的天堂...
到處都可以看到賣貓貓的東西...

這次帶回來很多貓貓的戰利品..
好比這五隻釣魚貓貓 就是在機場看中的貓貓~ :)
有賣一隻兩隻的  造型不一樣 也比較大隻ㄧ點...後來
選來選去還是選到這五隻貓~

另外還有一隻貓貓的卡片座...牆上則掛了有各位媽媽們愛心收集來的凱蒂貓門簾...

嗯 藍色的門簾和我的水藍色的牆壁剛剛好Match到恰到好處說~
2.
今天把BBS那部份給改掉了...
ㄟ 反正通常比較多話的好像也是我嘛...至於來賓留言...嗯 大家就看著辦嘍!

3.
這兩天休假 把旅行日記全部寫完了...當然 一定有遺漏的地方 好比說KTV那天 就遺漏很多"個人感想"沒有寫進去...ㄟ...之所以沒有寫進去 當然也有很多原因...

老實說 那天其實阿米也是蠻為難的..我是好意說...只是沒有預料到大家已經弄到這種地步了~一大群嘴賤的人聚在一起 說出來的話 超級賤...哈哈哈哈哈哈

嗯...阿米只能說 每個人都有權力追求自己渴望的生活方式重點是阿米覺得不論每個人選擇了怎樣的生活 只要和阿米交友條規沒有衝突的 大家都是好朋友~

人生匆匆數十年 凡事要隨緣...
所以啊 雖然那天 可能真的讓大家都有點不好的感覺
不過希望我們都只要記得好的感覺就好...:)

阿米覺得Judy媽做人很講義氣...
黃姐 就溫柔賢淑 (後來我一直跟我娘說 這位媽媽超有氣質的講話的時候都是輕聲細語 不像阿米是個天生大嗓門...一怒吼可以吼到十萬八千里) 雨媽 <--跟我在網路上認識的有點不太一樣說...網路上的雨媽感覺比較林黛玉...但是本人 嗯 感覺身體不太好 不過還
蠻能夠樂觀面對人生的!!

阿計喔...阿計就不用講了...啊就是阿計啊!!

所有在背後的事....

寫給遠方...

很多時候 問題不是在於左手與右手之間...

很多時候 結果不僅僅限定於了解與不了解的範圍以內...

其實 所謂的『了解』那不過只是一些片面的假象而已...嗯 我是說 假使你身上始終披上的戰衣 並且處心積慮的掩飾著自己 或者我們口口聲聲稱道的『了解』就僅限於片面的假象而已...

那問題的根本所在並不止於右手與左手之間 或者了解與不了解的範圍以內...問題的根本 出自於最後披著戰衣與世界作戰的自己 所有的問題純粹僅僅屬於個人的態度問題

其實 偶而在我看來是件很諷刺的事情...

每個人 包括了你 也包括了我 對於了解與不了解的這些所有 常常是後知後覺的 "失去了 才懂得物體原有的價值感" 在尚未失去以前 不論你是多麼的渴望珍惜它 擁有物體本身的價值與失去物體後的價值是截然不同的...

我不懂! 老實說 有時候我是不懂你是否能夠體會這樣的觀念...

也許 等到有一天你終於克服了左手與右手之間的問題時 你會懂我那些喃喃自語的字字句句裡究竟都說了些什麼?

傷痕

『所有令人感到刻骨銘心的戀情 往往都是在分手以後』

這是後來 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所有最令人刻骨銘心的 都留在最後當我們互道珍重了以後...

Radio plays...

.....Baby I'll try to love again but I know
.....The first cut is the deepest
.....'cause if you want I'll try to love again

同事跟我說 這是她最喜歡的一首歌曲 那天 電台播放的是Sheryl Crow的版本 她說 "I was heart broken once.." 然後我看著她轉身離開的孤單身影十分落寞

他小她三四歲 早些年在學校裡認識的 戀愛沒多久就論及婚嫁 她說 她以為就是他了 訂婚後沒多久她發現他的形蹤十分可疑 於是乎就開始翻閱電話來電顯示紀錄 還有一些E-mail信箱 訂婚後沒多久發覺對方有外遇 於是毅然決然的和對方解除婚約

 .....The first cut is the deepest

最近她常說 她有想婚的衝動 身旁一些較為年輕的朋友與家人 一個接著一個的步入禮堂 她對我說 她突然有想婚的衝動 我問她有沒有結婚 是不是真的那麼重要? 她又搖搖頭說 其實沒有也還好 不過偶而看到旁人成雙成對的 除了羨慕 還有一些感慨以外 當然也希望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對象

我搖搖頭 對她笑了笑....轉個身 繼續聽Sheryl Crow唱著 first cut is the deepest...

老實說 我不知道 她要怎樣"找到適合自己的對象" 或者是哪個Friday night提早半個小時下班 替自己好好的梳妝打扮一下 在炎熱的夏日裡穿著吊帶的露背裝 或者 是靜坐在哪個Coffee Shop的角落 借喝咖啡之名 在茫茫人海中尋他蹤影之實 不論是哪種 我不知道 她要用怎樣的方式 替自己"找到適合的對象"

不過 我知道 所有的傷痕 不論經過多久的時間 不論你是多麼細心的照料它 一但有了傷痕 不論是新傷 還是舊患 再談愛 那是多麼艱難的事情...除非 有一天 妳來告訴我 這一切都不在重要 除非 有一天 你來告訴我 你還有愛與被愛的可能 否則 所有的新傷舊患 都是不可抹滅的記憶

除非...你來…

七月。夏日

1.
超級超級熱
熱到貓貓狗狗都不愛吃豆豆...
熱到芭樂米連動都不想動..

過兩天就是米國國慶日了 那天有放假
上禮拜幾個同事說 國慶日這天沒事情做 不曉得要幹嘛
結果 有個同事無意間想到阿米家好像有游泳池
於是 同事都這樣說了 那阿米就只好大方的邀請幾位同事
來家裡烤肉 順便泡泡水嘍!!

今天下午就跑去買了一些烤肉的材料還有水果什麼的~

2.
瑤瑤今天和她爸爸媽媽一起去樂高樂園...
早上 還有打電話來找姑姑..我娘說她現在很會叫"姑姑"
叫的非常標準 上禮拜來家裡 一進門還會先找姑姑的
巴斯特 先確定巴斯特是乖乖的躲在床底下以後 才會
去其他地方自己玩

超可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