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06

如果 愛

所有的人(我是說男男女女包括了所有的人) 所有的人都是有"惰性"的 特別是面對感情的時候 所有的人 男男女女 包括了你和我全都是有惰性的 一個人的時候 你覺得可以堅強的面對所有 跌倒了 你不用任何人的攙扶 起身 拍散身上的灰塵 闊步的向前邁進 然而 就當你開始覺得你可以堅強的面對人生中所有的逆境之時 那個人出現了 這時你發覺潛伏在心靈最深處的那份惰性開始作祟 跌倒了 你是多麼的期盼那個人能夠攙扶著你 甚至心甘情願的成為你的墊背 讓妳不置於摔的太過於疼痛

有時 一但想到可以依賴另一個人的時候 我不知道我的堅強去了哪裡? 明明一個人也可以完成的事情 當你發覺你可以依賴另一個人的時候 妳開始發覺自己的無能為力 一個人可以搭車 但突然的你發覺兩個人撘車或許比較有趣 一個人可以唱歌 但突然的你發覺兩個人唱歌會有更美妙的聲音 這時 妳開始更加的依賴另一個人能夠協助你 讓妳 更加的完美著自己

有時 一但想到可以依賴另一個人的時候 我的堅強就會躲到山洞裡 嚴格說起來 它並沒有不見 只是我們視而不見 並在我們各自的心裡輕輕的呢喃著 既然我有了你 我又何需依靠我的堅強? 那就藏起來吧 就視而不見吧 既然我有了你..

如果 愛 是人們心底的劣根性..

代號223

很久沒有聯絡的朋友 你不會很刻意的去刪除對方的聯絡方式 信箱地址 電話號碼 你擁有但未必會主動的去聯絡 更或者存放在角落裡的信件 你不會很刻意的去翻閱檢視..擁有 未必會付與行動 J的是這樣 S的是這樣 P的更是這樣 擁有 但從來沒有主動的去聯絡過

後來 關於這些人的記憶 似乎就是一組一組的代號 有的很容易記起 有的是要等到某個特殊的節日時才會想起 上禮拜氣溫回暖 開始整理起衣櫥裡的那些春裝 無意間從夾克的口袋裡 掏出了那副淺藍色的手套 手套邊緣有著白色的滾邊 滾邊上還繫著小小的蝴蝶結是那年生日Sony從台南寄來的 說起來 那年收了不少遠方寄來的禮物 甜豆的咖啡 阿計無數張幾經copy過的CD Sony從墾丁帶回來的沙 還有她們從福華飯店寄出的信件

那天 收到月娘寄來的粉紅色斜背包 突然間感觸很大 感覺自己從來 都只是在受惠而已 然後 我會想起那天我和J說的那些話 關於自私的那些 其實我想我們都是一樣的 往往是一樣的從自我為出發中心 臨走時還不忘斥責彼此 證明自己的偉大 但是後來 我想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 一樣在愛與被愛上不斷的做出自私的決定 或者 我們都擁有這樣的智慧 能夠不以自我為中心 能夠不做出自私決定的智慧 但擁有 並不一定能夠付諸於行動

當回憶 只剩下一組一組的代號時 或許我們才能想起當時決定不了的那些是多麼的可悲..

===================================
後記:
早上收Email時看到Email裡頭 還有Sony的Email地址 突然感觸很大
以往很少會這樣突然想起她 但這兩個禮拜來是第三次想起她...

後來 我終於知道了為什麼..

Sony 2/23 生日快樂!
今年 我終於在妳生日以前想起了妳的生日...

聽 沉默在說話

養過貓的人就會知道 貓 常常會把自己當人看 主人睡的地方 它也要睡 主人盥洗的時候 它也會有模有樣的學主人盥洗 就說Buster吧! (其實後來想想覺得似乎應該再養一隻貓 取名叫Dave 如此一來 年輕人常去的Dave&Buster 就會在我家) 快要兩歲的Buster最近出現了奇怪的舉動 早晨醒來 開著水龍頭洗臉刷牙時 Buster總會神情專注的看著我 看著水龍頭 歪著頭順著水龍頭喝水 養過貓的人就會知道 貓 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 一旦習慣了人群 常常會把自己當人類看待 這讓我不禁開始懷疑起 是貓像我 還是我像貓? (微笑)

通常 最愛的不會在身邊..你相信嗎? 起先 我也不相信 但是後來 我發覺 的確是這樣的 最愛的永遠不會在身邊 在身邊的永遠不會是最愛的 因為多數人會把"愛"留在身旁 想飼養著一隻貓一樣 很自私很自私的把愛的那一個留在身旁 只是最愛的不會在身邊 最愛的所以才能捨得走遠 你相信嗎? 起先 我也不相信..但是等它飛走了的時候 你才能夠恍然大悟 原來最愛的永遠不會在身邊 在身邊的不會是最愛的 (微笑) 很深奧是吧?

相信我 [沉默] 是我曾給你最大聲的言語..

是我像貓 還是貓像我? 用沉默的語言凝視著窗外 用沉默的語言說那些關於愛與不愛的故事 用沉默的語言 跟妳說 最愛的永遠不會在身邊 而在身邊的應該不是那些個最愛的 因為最愛的才能捨得走遠 起先 我也不相信的那些 突然間的讓我堅信不已..起先 沒能挽留住的 留在最經典的位置..

是貓像我 還是我像貓? (微笑)

所謂的孤單

後來 我發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自己的孤單感 當然也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察覺到它的存在 像沙子無法形容海洋 像烏雲無法形容日光 有些東西來了又走了 這當中除非你真的肯靜下心來等待那當下 否則當孤單來臨時 我不知道你要怎樣發現它的存在?

他說那樣的日子孤單化 有些機械化 要怎麼辦?

除非 你能夠承受自己的孤單 否則說實話 沒有人能夠告訴你 當日子變得孤單 機械化時究竟該怎麼辦?

可能 看本好書 可能 喝杯昂貴的咖啡 犒賞自己的孤單感 我想 大概也只能這麼辦了吧! 畢竟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那樣的孤單感..

除非 除非你學會了如何戰勝你的孤單...

因此我常想 所謂的孤單 其實不過只是尋求外界安慰那當下的藉口 當藉口過去 當你不再孤單時 [孤單] 只會不斷的在人群之中暴漲 從這個孤單到下一個孤單 人們永遠學不會和自己的孤單感抗戰 只有藉助著另一個孤單的靈魂來對抗它 像一場永遠打不完的戰爭 消耗著每個人的精力直到荒蕪 直到血流無數 直到世上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安慰你身上所謂的孤單

是誰不能沒有了誰?

一個人是不是堅強 會不會勇敢 我認為是環境所造成的! 剛搬到紐約的那陣子父親仍在台灣 母親 我和妹妹三個人擠在一間四坪大的小房間 那年舅舅和舅媽為了申請綠卡 得回台灣一趟 於是那層公寓就頓時成為我們母女三人得棲身之處

公寓給人一種年久失修的感覺 據說公寓的所有人是個東方人 地點位在Flushing的市中心 交通非常方便 出門就有巴士站 轉角有家韓國人開的小商店 附近中國超市也很多 我記得 那時住在四樓 公寓的旁邊就是一個小公園 夏天的時候 打開窗 可以聽得到賣冰淇淋的車播放的音樂 重複再重複的 起先 我一直以為是哪家的娃兒在彈鋼琴

四坪大的小房間 是我舅舅舅媽借住的 15"大的電視機 是我舅舅送的 一棵西洋大芹菜 是我家一個禮拜的晚餐 現在吃到膩的KFC嗎? 那是得要等上好幾個禮拜才能吃的到一次的美食..還有印象中那20塊錢 可以換來一次與我阿姨之間關於"魔鬼的談話"

我16歲那年的記憶 停留在這裡..

我一直認為 是不是堅強 會不會勇敢 是與一個人的環境有關的 16歲那年 我的個子還沒有爐台的一半高 但是我得墊著腳學做洋蔥炒蛋 16歲那年 沒有人告訴我 電視壞了要怎麼辦? 我得彎著腰拿著羅賴把蹲在電視機後面學著如何分解家中的電器品 燈泡壞了要怎麼辦?

嗯 就是這樣 我從來都不認為 誰不能沒有了誰 因為一個人是否堅強 能不能夠勇敢 始終是環境造成的 因為沒有人會告訴你 所有關於人生的事情要怎麼辦? 當你遇到困境的時候 你該怎麼辦? 唯有當你面對困境 走投無路的時候 你才能夠絕處逢生..

當愛情變成了感情 當感情變成了情感 當情感變成了陌生人的時候 是誰不能沒有了誰? 或者當愛情走到了陌生人的時候 誰都可以沒有誰..

"我不能沒有你" 這樣的話 我想我這輩子都說不出口

書寫的方式

那天 朋友突然向我打聽你的去向 愣住了三秒 回過神來算了算日子我才想起 距離那天已經過了一整個四季 你知道 我從來不愛向朋友們打聽你的下落 起初我甚至不想知道任何與你有關的消息 你好? 或是不好? 雨季來臨的時候 你是不是還是一樣的憂鬱? 你是不是還住在最靠近天空的地方? 或者你也和我一樣 認真的過著每一天?

Dap說: [他好像突然失蹤了]

我想了想 那實在是個微乎其微的可能 "失蹤"究竟是對自己還是對旁人? 我想 你不會 不至於像朋友所說的那樣突然在世界上消失 也許你的人生 還是頗為顛簸 也許 你的週遭還是沒有出現令你感動萬份的人 也許 你的世界還是沒能達到你要求的完美境界 但 我不認為你會突然的從這世界上消失

"消失" 是該對自己的過去 還是面對世界的未來?

回頭想想 我才發覺我們距離了一整個四季..
好長 是吧? 隔了四季的話語 偶而我會在街角遇見它們..

經過了長長的四季 有些不明白的 突然明白了 有些無法解開的 突然的解開了 只是 說真的 你好嗎? 那些被我文字刺傷的刀口 好些了嗎? 這裡的冬天 到了中午 還是會出現暖暖的太陽 這裡的夏季 空氣裡還是有你童年時的味道 消失的是人? 還是那些囤積在心裡揮之不去的牽掛?

真的 這世界再好再壞 也不過只是這樣..
失蹤的究竟是對自己? 還是對旁人? 那麼 你如此這般積極懲罰的 是自己? 還是旁人?

風吹過一整個四季 偶而我會想起你 用一種很獨特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