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04

關掉

給你...

把聲音關掉 把你的聲音關掉 黑色的房間裡我聽見自己哭泣的聲音 哭泣 怎麼能夠讓你看見我開始哭泣的雙眼? 於是 我把過去所有的一切關掉 唯有這樣那美麗無暇的我的影像 將常駐於你心深處

但是 誰來告訴我 如何把一個人徹底的關掉? 我要如何的把你 關掉?

慌亂之中 我把聲音關掉 把你的聲音關掉 把那些關於你的一切文字 歌曲關掉 黑色的房間裡 只剩我和我自己 哭泣的聲音...

漏水。玻璃瓶

我們之間 就像一開始打碎的那隻存錢桶...
當然 或者可以用強力膠沾回去
但裂縫 再也無法彌補...

不論 我試了幾次 碎了 就是碎了
裝不滿的水 不停地從瓶子外圍滑落...

也許我們都盡了力 也許我們都沒有自己
當初想像的那麼在意彼此 也許...也許...也許....

太多的也許 讓我再也提不出任何的勇氣
用"心"的去愛 一點一點的 碎了 它就是這樣
碎了...

太傷了...

這次 真的 傷亡慘重

用鉛筆寫成的童話

給遠方的你...

前天晚上不告而別的丟下你 漆黑的房裡 無意間我聽見鉛筆和鍵盤之間的談話..

"...那然後呢?" 鉛筆這麼問
"然後 塔裡的公主就這樣睡著了.." 鍵盤不時的發出鏗鏘的聲音

"...那然後呢?"
"嗯..其實 我也想知道 故事最後那一頁寫的結局究竟是什麼?"
"...那妳知道了嗎?"
"嗯 沒有 最後那一頁 它什麼也沒說 只說公主睡著了"
"...那然後呢?"

(沉默)

"這是一本很差勁的故事書!" 在沉默之中 他倆各自的在心裡OS著

*************2004/10/21 1:33pm 星期四 天氣: 陰******************

一則沒有開頭 沒有結局的對話 看起來好像沒什麼意義 但似乎又像是在暗示著什麼? 很像我的作風 是嗎?

電台的網站 當機了 看起來好像沒有意義 但似乎又像是在暗示著什麼? 有點哀傷的感覺 會不會有一天 我們之間就像電台的網站那樣 出現當機的狀態? 嗯 我不敢再想下去

貓 在屋裡轉來轉去 有時高興的會發出奇怪的聲音 這時候 我突然很羨慕貓 不停的在動 沒有休息過 爬上爬下 忽高忽低的 很忙碌的樣子 我真的很羨慕貓

"下輩子也許投胎做貓吧!"

(然後 忽然的想起你還是想投胎做人的意願)

明天以後 會是怎樣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

心情 還是這樣陰陰的 不是很好 但也不是太壞 這一天 我發覺最近老是用比平常多的力量在喘氣 感覺有點像在嘆息似的 好沉重的呼吸方式
**************日記 尾*****************

"...然後 公主逃跑了" 後來我聽見鉛筆這麼說

留下了傷心的王子 帶著公主身旁的那隻貓 不回頭的逃跑了..
拼命的 拼命的 拼命的 向前跑著

********************************
"這...又是妳掰出來的吧?" 我想你會這麼問
"嗯~"
"然後..公主到底有沒有回到城堡裡面?" 你追問著
"嗯~ 我也不知道..最後那一頁 什麼也沒說.."

...只是 你我都相信 王子和公主 最後都…

音樂。聲音。茉莉花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昨天夜裡 聽見你說新的地方讓你感覺很不錯 對面就是公園 早上空氣很好 (微笑) 不知道為什麼但那讓我非常的感動 像在你眼中看見了反射出的一種心情 滿足並帶著喜悅 (微笑) 未來 你說一個人的時候 腦海裡開始浮現出未來的畫面 你在未來的日子裡 在未來的屋子裡走動 終於 你有了完完整整屬於你自己的家 終於 你還是回到了一個人的世界 好的 不好的 那屋子開始包容著你的一切...(微笑)

只是 你知道嗎? 那一度在你腦海裡浮現的畫面 我也有過..

想像那是怎樣的房間 想像那是何種顏色的油漆 想像你在那屋子裡的一切 有時你只是很慵懶的躺在床上 翻閱著那些難懂的書籍 可能是未央歌 可能是我送你的那本書 書頁上我還特地的折上一角 我是多麼的希望即使忙碌 你仍然可以不忘記閱讀各類的書籍

不止一次的 我這樣想像著..

想像你在工作室裡背對著我彈琴的樣子 想像那天 你可能帶著沮喪的表情回家 想像你可能壓抑了好久的情緒 突然之間的在我面前爆發 嚴厲的說了哪些平常你不太對我說的話 想像我奪門而出 想像其實除了那裡我沒有其他的地方可以逗留 想像你在樓梯間找到了我把我帶回家 然後我們發誓 再也不要像這樣的傷害對方 想像..

一個人的時候 偶而會有些寂寞 但 至少還有想像..(微笑)

從今天開始 你就要一個人生活 好不好你可以想想我? 想像我在屋子裡哪個角落裡唱著你愛聽的歌 屋裡充滿了花香 淡淡的茉莉花香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芬芳美麗滿枝芽 又香又白人人誇
...讓我來 將你摘下 送給別人家
...茉莉花啊茉莉花

一失足 我從上面掉了下來 落在你家門檻上 攤開你的左手 攤開你的右手 攤開你的雙手 看一看裡面有沒有我? (微笑) 有沒有淡淡的 我的茉莉花香

謝謝你這樣愛過我

給遠方的你...

"十年 太長了" 你說

在我們掙扎著是否將情書埋葬於樹下的那一分鐘裡 你說十年太漫長了 或許三年就好 將所有情書 埋藏在相約的那棵大樹下 回味時或許能有更多的感受

我的眼神是溫柔的 每當你形容那樣的未來時 我的眼神總是溫柔的 彷彿看見了那樣的畫面 你和你的妻子來到了我們相約的樹下 也許到了那時你會開始養貓 當你我分離之後 你開始試著養貓 好讓你填補空出來的位置 她挽著你的手 就像我挽著你的手那般 你小心翼翼的呵護著踢開地面上可能絆倒她的每一粒碎石 你開始對她形容著我們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

我的眼神是溫柔的 當你挽著她的手訴說著我們的故事時 畫面是那樣的美麗無暇 是吧? 好像我早就知道 那是一棵會令人幸福的大樹一樣? 埋下的不再是那些不堪的記憶 而是一幕幕令人溫暖的畫面 (微笑)

我常想 愛情 也許就只是這樣..

用盡一切的力量 使人變得更加堅強
用足了心中所有的熱度 使人發光發亮

"然後呢?" 也許你會這麼問

然後? 然後我會是你記憶裡最深刻的那個人 即使分離但你仍願意為了我發光發亮 然後當你回想起我時 我會是你三十二歲時的記憶 用足了我所有的力量和熱度 給了你一段美好的時光 然後你挽著她的手 相約在我們約定的那棵大樹下 微笑的迎向陽光 好像 我一直在你身旁

就像你

走進了黑暗的屋裡 為我 點燃了一盞燈那樣

然後 答應我 假使 我是說假使 假使今天以後我們就要各自的回家 答應我 你還是要堅強 微笑的迎向陽光 就和從前一樣 (微笑)

==============================================
你: 他們在樹下埋下時空膠囊..很令人感動!
我: 你想在樹下埋些什麼?
你: 情書吧? 十年 十年好像太久喔? 那三年吧!
==============================================

微笑著 我挽著你的手
相約在傳說中那一棵會令人幸福的大樹下

"謝謝你 愛過我" (微笑)

你是我心中的違章建築

給遠方的你...

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有時突然醒了過來 發覺自己好像遺忘了些什麼 試著努力的回想 然而記憶就像被關在一道密實的圍牆裡 不論你怎麼努力的攀爬就是難以喚起深鎖在牆內的秘密? 需要的時候 它不在 不需要的時候 啪啦啪啦的像幻燈片一樣的浮現在腦海裡 於是你說 我有著跳躍式的思考邏輯 需要花點時間思考我說話時的內容 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突然的回想起一些好像被遺忘了的記憶似的

你想『從沒有忘記』算不算也是一種想起的方式?

好一陣子右手沒了戴錶的習慣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一天二十四小時 一小時六十分鐘 一分鐘六十秒 關於時間 它從來都不等待人 但想想 上次你等時間的日子 是哪時候? 昨天 我坐在候診室的椅子上 回想著等待時間的感覺 等待 的確著實的令人感傷 一秒一秒的凝視著牆上的時鐘擺動 一秒一秒的等待一個名叫未來的未來

"未來 既然未來 我們為什麼還要等待?"

好一陣子右手沒了戴錶的習慣...

昨天夜裡做了場惡夢 夢見我和你和時間相約在紐約老房子的樓梯間裡 雙手緊緊的將你環繞 這樣說起來是有點詭異 但突然的從身後一聲巨響 所有的櫃子突然蹦的一聲在瞬間打開 像一雙無形的手以飛快的速度在空氣裡開啟環繞當時在四周的空櫃子 蹦蹦蹦一連數聲 把我從夢中驚醒 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黑暗之中倉皇的不知所措 然後直到回了神 才驚覺那不過只是一場惡夢? 那時 時間突然靜止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一天二十四小時 一小時六十分鐘 一分鐘六十秒 靜靜的等待著時間 一秒一秒的隨著牆上的時鐘 嘎塌嘎塌的行走

你知道雲喜歡被風吹動 你知道左手的掌心裡藏著密密麻麻的心事 你知道思念的永遠都在遠方 只是 你知不知道? 從沒有忘記的也是一種想起的方式 而你 又知不知道? 那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你 知不知道?

=蹲在廁所裡 望著進食中的小貓 我開始發呆=

但我 沒有想起你 不知道為什麼 需要的時候 它不在 不需要它的時候 又啪啦啪啦的浮現在腦海裡 你的出現 就像一棟違章建築 有個性但缺乏規則性 然後 我聽見人們在說 "愛上一個人 便會開始無時無刻的不想他.." 這句話我不懂 我只知道 你的出現 就像一棟違章建築 而我 在記憶裡開始築起一道牆 捍衛著我的愛 直到荒蕪...

貓字條:
============================…

愛字十四劃

給遠方的你...

過些日子你將搬離頂樓的地方 我開始不由自主的陷入一陣陣無意識的感傷 天黑的時候 你要在哪裡摘星星看月亮? 孤單的時候 你會在哪裡把我想一想? 快樂的時候 會不會抱著修好的吉他再把情歌唱一唱? 是我 太了解你 還是你太容易被人懂 有些事你不會明白 就像你不會懂 我的愛多了一劃 寫出來的方式自然和你的不一樣 (微笑)

像隻渴望高飛的九官鳥 這時留著你顯得殘忍 於是 我駐守著你不要的空巢 聽你說著 那些陌生但很熟悉的談話 嗯 有時不由主的陷入陣陣的無意識感傷 我不喜歡被你察覺 不喜歡被你發現 不喜歡被你知道我的愛多了一劃 不喜歡說些重複過的話 但你就像隻渴望高飛的九官鳥 留著你太殘忍 放了你太孤單

就這樣我駐守著你不要的空巢 不由自主的陷入無意識的感傷...

我說 見了面 該說什麼比較好?
你說 說什麼都好 大不了把從前的事拿出來再講一講 說什麼都好

(微笑)

想想 我該從哪一頁開始? 我記得你說那年夏天來臨前漂流在海上 我記得你說一望無際的深藍海裡發現了海豚的模樣 我記得你愛用的香水味 記得你說喜歡我有著淡淡的哀傷 只是我想我記不得見了面以後 我該說什麼比較好 有些事你不會明白 有點陌生但很熟悉 你說的從前 感覺很遙遠 我記得你 不在從前 不到未來 感覺卻在今天 重新又愛上你一遍...

我記得的 我想一定總是比你多了一樣 (微笑)

今天 你好嗎? 像隻渴望高飛的九官鳥 重複的聽你說著那些生活上的種種 留著你顯得殘忍 放了你太孤單 於是 我駐守著你不要的空巢 從前的事忘了就忘了吧! 但你會嗎? 會不會記得 今天 仍有被愛的感覺?

"我的愛比你多一劃 寫出來的樣子 自然和你的不一樣..."

我遠遠的看著你看著我的表情

故事的一開始 是這樣的...

他的名字叫做高倉健 是個電影演員 至今拍了四十幾年的電影 飾演過噴射機飛行員 龍頭老大手下的小混混 刑警 殺手 鄉下車站站長的角色 各式各樣的角色 對每一個角色都是全力以赴 認真的演出 去過南極 也到北極走過

以書寫的方式紀錄人生 從他拎著行李行走時的背影開始 嗯 這本書適合你 簡單易懂的文字 我想你會喜歡 (微笑) 我想過些時候等我翻閱完畢了以後 再將它打包後寄給你

感覺距離上次寫信給你已是好久以前的事情 最近家裡多了新的成員 發現小貓對自己的名字敏感度確實是比小狗來得缺乏許多 叫Cleo也好 叫Buster也罷 叫什麼都好 給牠一盆沙 一點鮮奶 牠可以開心的賴在你身旁一整天撒撒嬌就很好 (微笑)

初秋 氣象報告說你的城市吹起了一陣冷氣團 我想起你 我們都喜歡入秋之後逐漸寒冷的感覺 冷冷的空氣裡躲在被窩裡聊聊天是冬天最好的消遣

"是怪胎吧?" 我想 (微笑)

秋天的陽光下 我依舊想起了你微笑時的容顏 像在曠野裡發現了一畝金黃的麥田 閃閃的發著溫柔的光 你只是遠遠的看著我 用你獨特的方式愛著 若我要走你絕不會阻攔我 我不想承認 其實我不敢正視那些複雜的情感 你只是遠遠的看著我淪陷在沙暴中 不想承認 你微笑時的容顏 清晰的令人感慨 不想承認 其實 我無法停止我的愛..(微笑)

遠遠的我看著你看著我的表情 獨特的閃閃的發著一道溫暖的光 你全力的融入你所扮演的角色 做最認真的演出

你說 若人生是舞台 你渴望是演戲的那一個
我說 若人生是舞台 我渴望是看戲的那一個

偶而 我想我會想起你 臉上總是帶著溫和的表情..我遠遠的看著你看著我的表情 深刻的 清晰的 再也沒有誰可以侵犯的禁地
你認真的演出 我完全的融入 我從沒見過你 但 我知道我愛你 :)

Love,
你的貓
2004/10/5 5:29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