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03

銷售愛情屋

"愛情 就像買房子一樣" 是吧? 經過我這麼一說 我想你一定知道 我為什麼這樣說 不過 你不覺得嗎?愛情 就像在買房子一樣 而婚姻呢? 就
是下了訂金後 換回來終生的房屋

說到愛情 就像在買房子一樣 左看看右看看 吵了幾次 哭了幾次 一路上跌跌撞撞還可能受傷 你喜歡它 它不喜歡你 它喜歡你 你不喜歡它 寶貝 你說 愛情像不像我最近在買房子一樣?

Broker說 "看中意了 就送出offer"
女人說 "看中意了 我喜歡你"

沒多久時間 賣主回應了
"Sorry 這個條件和價錢 我不喜歡不賣!"

我想 你一定在搖著頭嘆著氣 我買個房子而已 也能聯想到這裡 寶貝 誰叫阿哲唱著"直覺" 我的直覺裡 愛情就像在做買賣房屋的交易 你喜歡她 她卻不見得會喜歡你 她喜歡你 你卻不見得喜歡她 來來往往 我們來來往往的再進行著交易

"給你 我的愛 你要不要?"
這樣 算是一種Offer吧? 我把自己Offer出去給你 條件合適的 你接收Offer 條件不合適的 我們再看看 再聯絡

有的人Offer很多 但是屋主未必中意 有的人Offer很少 屋主決定依照心情賣 給你 簽下契約 收下訂金 買個終生來愛你 日後假使不合適 換個買主再商議只是辦個離婚的手續而已

給我親愛的詩人叔叔 你說 愛情 像不像在買房子? 得看得雙方都樂意? 不過我想最近 你就像路口的賣主一樣 知道嗎? 短髮妹妹現在正在笑你是誰? 究竟是誰 拿著我親愛的詩人叔叔在"拍賣"? 請不要騷擾我的詩人叔叔 他的愛 禁止參觀!

給你 詩人叔叔 我沒有其他的Offer可以 給你 所以我把我的愛Offer你 完全不理會你要不要? 硬是把愛 塞進你心裡 謝絕其他人的參觀


p.s
北逼..朝正面想想 這樣會不會表示你 老歸老 還老的蠻有行情?? :)

屁。只有一個字

"用一個字形容我"
假使 我出這樣的問題來考你 你想 你會用哪個字來形容我? 我想 我依稀的可以聽到 你在頂樓上從空氣裡迴盪出來的答案!

那天 聽你說在忙著趕音樂 我就開始有著這樣的想法與衝動 放著手邊的稿子衝去你房裡 趁你不注意的時候 在高音譜和低音譜之間 一顆 只要畫進一顆就好 我把全音符畫成豬寶寶的臉以後 再賣它個好價錢

歸類 這個週末 當我還在為了"房事"忙進忙出的時候 我還是想起了你的收藏與歸類 想起了前些時候 搬進這個城市裡時 我也為了歸類的問題傷腦筋

櫃子裡最上層放的是古典樂 巴哈 莫札特 交響樂 巴洛克 聲樂 由左至右 由大而小

中層放流行樂 你的名字放在最左邊 左邊的位置 最靠近 想你時 一舉手就能發現 接著放玉置浩二 伍佰 范曉萱 游鴻明 張宇 許如芸 由左至右 由重而輕

下層放書籍 幾米和村上春樹放這裡 短髮美女的手札也放這裡 夾著那些關於你的記憶

假使 我說 為了避免歸類這麼麻煩 聰明的短髮妹妹曾經為了紀念自己的愛情 特地上書局買了本文件夾 嗯 就是那種以透明夾套做成文件夾 你會不會笑我痴呆? 一張一張的 我把那些逝去的愛 裝在塑膠封套裡 一頁一頁的記載著短髮妹妹所有的愛與不愛 你說 我是不是很呆?

給我親愛的寶貝 我們的屋裡什麼都可以很小 但是我想 書房它一定要很大 你的黑膠唱片 我愛收集的各國明信片 在刮著風雨的晚上 你放著MOBY 拉我進書房 只為了和我較量一下 誰的情書收集的比較多 輸的人一個禮拜不准佔用書房寫著回憶錄!

"我第一名 你第二名"
我總算可以扳回一面的這樣對你說 然後一腳把你踢出書房外 十指繼續在鍵盤上敲打著

"我不勇敢 只是誠實"

我很愛你
但 那不是勇敢 而是誠實


---對話模擬---

"有多愛?" 詩人叔叔會這樣問
"嗯 愛到會捨得放走你 讓你找到更多快樂"
"屁"
"我是屁 愛我 你不是更大一個屁?"
"....."

ps.
標題來源:阿哲的歌 "愛 只有一個字"

一雙手。一未來

給我心愛的詩人叔叔..

你總是感謝著我的"感寫" 其實不是評論你的表現 也不是參予意見 因為我就是這麼信任你的專業 只是感寫 聽著你展露著你成熟穩重的那一面時 總會讓我忍不住收拾起不正經的口語 站在聽眾的角度上 說著我的"感寫"..

我叫它"feedback" 不是所有的feedback都中聽 只是每當你感謝著我所有的感寫時 我總會想用力的槌槌你 不為什麼 只因為我從不貪戀你的感謝更不需要說著中聽的話來取悅你 只是想要更好 好的 我把它告訴你 不好的 我也把它告訴你 所有美麗的 醜惡的 高興的 不高興的一切 只是想把它告訴你

我想當我聽著"Color Purple"和你閱讀著我的稿子時 我們有著同樣的心情! 不是一種失望而是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那天 你說要以紫色 作為主題 我帶著滿心的好奇 搜尋著那部影片的資料

"So Sad" 這是我給那部片子的評語

這一整個禮拜 我就是很期待你 會怎樣的去介紹這部影片與歌曲 是的 詩人叔叔我必須承認 和我所想到的介紹方式有一些些出入

"很喜歡..but..."
當你閱讀著我的手稿時那份心情和我很相似

午餐後 我把那齣哀傷的日劇"Beautiful Life"原聲帶翻了出來 我在想當我把手稿給你閱讀前 你想我會怎樣寫那一雙手和未來? 於是我把日劇"Beautiful Life"給翻了出來..

杏子用著一雙手 編織一個未來

李佩菁用著一雙手 假想著自己是輪月亮 還有誰? 詩人叔叔 印象中你還記得有誰是用著一雙手 打造未來? 吳夫人淑珍?

給我心愛的詩人叔叔 這些女人 你是不是也覺得那雙手 是何等的神奇與堅強? 所以我總是逢人就問 逢人就說

"殘缺 它何嘗不是一種美麗?"

是一種相信和態度吧? 詩人叔叔 我在想最近的你 一定也開始相信我的那套狗屁理論

"快樂 完全是自找的
而你 你沒有權利自怨自艾"

然後 我想起了"Color Purple"
"我是又窮又黑 我也許很醜
但親愛的上帝 我在這裡! 我在這裡!"

我想 上帝並沒有忘記殘缺的人 而是人們忘了殘缺的人 還有著一雙手…

音樂。聲音。一首歌

"這首歌給妳, Songs of Bernadette"

我靜靜的不再做出任何的聲音 只是在聆聽你愛它的原因! 它說的是一種經過 是一場歷練 是一次未來與相遇 那短短的幾分鐘裡我想我很清楚 你愛它的原因!

"你在哪裡?"

當我來到這個城市裡以後 我常想著 那一年的你會是在哪裡? 在商場裡打轉 讓那些疼愛你的店家們給你所有他們特別的招待? 還是躲在哪個沒有人找得到的角落 和哪個女生談戀愛? 相互傳遞著那些你寶貝得不能再寶貝的情書與信條?

假使 你還住在這個城市裡 你會在哪裡?
雙手的位置會怎麼放? 拿著菸草的方式 還會喜歡Cool Water的味道 還是會覺得這個牌子的香水味在太陽底下會有點糟?

"這首歌給妳, Songs of Bernadette"

唱的是在經歷過所有的快樂與不快樂之後 相遇時充滿著"僥倖"的歌曲 僥倖自己 兜兜轉轉了以後 尋獲彼此 短短的幾分鐘 你的歌給我的是這樣的感受

給我親愛的 其實 你想 會有多
少人了解 愛情與生活是一種感受 是一種歷練? 愛過恨過 傷過痛過 滿滿的感動 滿滿的受了挫折以後 才會開始有一點點領悟? 然後 不再去解釋自己的情緒 把自己的一舉一動合理化? 是不是一定要經歷過以後 才會明白她們所說的 "下一個會更好"究竟包含了些什麼?

下一次 也許會更勇敢些
下一次 也許會更堅強些

也許 再下一次 我們會犯著同樣的錯誤
也會依賴 也會忌妒 也會追問著彼此相同的問題 只是我在想 我們要經過了多久的下一次 才能有著Songs of
Bernadette裡那份僥倖的相遇?

"你是經過了幾次才和短髮美女僥倖相遇?" 我一面在鍵盤上這樣敲打著 一面正狂笑著自己心裡浮現的問題 你一定在笑我 "送首歌給妳 哪來那麼多問題?"

緊緊的握住的那雙鋼琴手
"不許! 你聽到沒? 我不許你這雙手被牽走!"

ps. 不許就是不許!! 怎麼樣怎麼樣? :)

不是Dunhill的Dunhill

我測量過從Euclid到Valencia是兩點的距離 從A點到B點之間是四十萬零五百二十九點四四公分 而我 距離你的年少 是四十萬零五百二十九點四四公分

從A點到B點 我到你心裡面的距離 一共四十萬零五百二十九點四四公分卻羨煞了她們

你的手指間 有著煙草的味道 那些習慣 你說就是讓你難以戒掉 戒掉了這些習慣以後 我想你 會不會開始懷疑你不再是你自己? 因此 你總在出了電台門口時從口袋裡掏出點起Dunhill

我一向討厭你手指間 隱藏的菸草味 刺鼻 是因為長年累月的習慣 在手指與手指之間變為一種無形的菸垢 洗不掉這些因為習慣而養成的菸垢 我想 只有像我這樣不吸食菸草的人才會知道 這樣的習慣有些刺鼻

長年累月的Dunhill 是你最刺鼻的習慣戒不掉 像你 在人們的心裡 長年累月的很難能夠戒得掉!

是不是因為這樣 所以你習慣的讓Dunhill出現在屋裡? 回家時 它會很自然的坐在桌上等待著你 或者 只是因為桌上少了Dunhill的擺飾 會讓你有著不安的情緒? 像我嗎? 經我這麼一說 桌上的Dunhill有沒有和我有些類似? 是一種無形的習慣?

"像你 成為人們心裡 長年累月的習慣"
我就是這樣想

無法要求人們戒了你 像戒了那樣的習慣 像我無法要求你 戒了Dunhill戒了我 走開

火星到地球 我到你心裡面的距離 一共七千八百三十四萬公里卻羨煞了她們

從A點到B點 你被我養成了一種習慣
習慣我很吵 習慣我很愛你
習慣我像你口袋裡的Dunhill..

竄動溫柔

"溫柔對妳是什麼?"

我在想溫柔是什麼? 溫柔是你想起你的時候 我會很容易和溫柔聯想在一起

溫柔=你

溫柔對我是什麼? 是你貼心的察覺自己 身邊的每一個小細節 是你真心的對待 身旁的每一個她們時 相互傳遞的舉止動作眼神和所有的精神上肉體上的互動對我來說關於你的溫柔 有點類似你所形容的"化學作用" 自然的流露 溫柔在你身體裡每一個細胞裡放縱著

"溫柔 是一種超脫言語所能形容的感受"

握住父親的手 傳遞的是父親的溫柔
握住你的手 傳遞的是你的溫柔

"我不許你在外面唱情歌"

我想你一定無法理解 這是什麼樣的要求? 我不許你在外面唱情歌 唱著情歌的你 總會從音符裡傳遞著你的溫柔 因此 我不許你在外面放任你的溫柔 後來想想 這樣會不會顯得 我和那些庸俗的女子沒什麼兩樣? 無理自私又小氣的無可救藥?

我不管! 我就是不許你在外面唱情歌
你的溫柔 是我可以自私的藉口

"溫柔對你是什麼?"
我想我是否應該這樣的反問著你 你知道的 其實你清楚的知道溫柔究竟是什麼! 握住奶奶的手 我猜她在你心裡悄悄的裝進了許多許多的溫柔 一生都很受用!

我呢? 溫柔的貼緊在你的胸口 不讓你的溫柔 像你的情歌一樣在人群裡竄動..

自私吧? 我一直都是如此..

不許你在外面唱情歌
不許你在外面放縱溫柔

這塊空地 屬於我 只屬於我 不許你竄動著你的溫柔!

音樂。聲音。列車萌芽

83.3度F 是現在Koji Tamaki在我屋裡的溫度 [八歲。一個人去流浪] 吳念真的新書作品 八歲的吳念真為了一把雨傘被父親送往宜蘭 一個人去流浪

"三十四歲時 你也一個人去流浪吧!"

當你一個人去流浪時 我會替你預備好行囊一台MD 一付太陽眼鏡 一雙合腳的球鞋一枝筆 一本手札 三十四歲時 你該撇下我 撇下所有的一切 一個人去流浪

至於我呢? 每當你背負著行李遠走他鄉時 我就這樣 一如平常的呼吸喘氣 出門回家開窗關門 但我總會這樣 聽著Koji形容著他的流浪 沒有流浪過 我想人們不會明白渴望流浪的心情

那天 我悄悄的去了你的高中 從鐵軌的這頭看過去 想像著下課時 你背著書包沿著鐵軌和其他孩子們一起嬉笑回家的情景很感動 想著想著 鐵軌柵欄開始擺動著 我計算過 大約每四個半小時 一班列車 記憶中 你說你喜歡"列車" 一節一節的車箱 串在一起的列車 我猜想 那些關於列車的記憶對於列車的所有好感 是在這裡萌芽的吧?     

"Stand By Me"
每次經過學校旁的那條鐵軌 我都會想起這首歌曲和電影 幾個十來歲的孩子 沿著鐵軌回家的畫面 離家 只是為了出去闖一闖 我在想 那時的你 想必也和他們一樣! 沿著鐵軌 嘻笑怒罵 還沒學會走路卻匆匆的想學著飛翔 我想 一定是這樣..

"喜歡列車 是從這裡開始的嗎?"

好怪吧? 我的每一天都得路過你的高中覺得你還在裡頭 那間靠近鐵軌旁的教室裡上課 不時的 會不時的向窗外探頭 而我 我的每一天 總會往那個方向望就像 只是要轉個彎橫跨了這條鐵軌 就能與你相遇

右手牽著左手
穿過了鐵軌 去操場上走走

三十四歲時 一個人去流浪 我替你收拾好行李 你把一個人流浪時的故事寫在手札裡一個人的我聽著Koji Tamaki 一如平常的呼吸和喘氣 出門回家 開窗關門 我帶著Koji Tamaki去操場走走 在鐵軌的這一邊
等你

北逼 我在這個城市裡 我的每一天都要經過你的高中 總會不自主的往最靠近鐵軌附近的教室方向遠遠的眺望 覺得覺得你不曾從那裡離開過一樣 一直在教室裡等我一起回家

回家時 右手會牽著左手 穿越了鐵軌
一路上聽你說一個人去流浪時你有多想我?

短暫的沉默

所謂的簡單 我在想那是一種怎樣的生活方式? 簡單的做自己 簡單的過著我們心中所追求的境界? 還是當我們不再清楚的知道什麼 是簡單 什麼 又是複雜的時候 我們才能開始明白又清楚的分辨簡單的生活 究竟是包含了哪些?

這樣想想 所謂的複雜 是不是就像你形容著鬼片那樣?

"妳不喜歡的影片 所以稱之為白痴?"
"......."

我答不出來 因為我同意你提出的疑問句 那生活呢? 我後來想想 覺得生活呢? 是不是你不喜歡的生活 所以稱之為複雜? 正因為我們無法體會他們的生活方式與態度 所以我們認為那樣的生存方式 是十分複雜與難懂..

"你說咧?"

我想 其實每個人的心裡都有張關於生活的藍圖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對於未來的生活方向與道路 你想 有誰會愚笨的用著複雜的紅藍筆去規劃切割? 我常想 那張藍圖的初期 是張透明潔白的藍圖 是環境 是所有世間上一切促使我們 讓我們走上了岔路 越走越糊塗 越走越複雜 越走越迷路!

"生活是一種態度"
其實我不知道是誰說的 但印象中好像曾經有段廣告詞 是這樣說的 它說生活是一種態度

你的快樂可以很多 你的笑聲可以很大 你的生活可以簡單亦可以複雜的找不到出路 其實我不認為你我需要去理解與質問懂和不懂之間的問題 因為每個人擁有一張屬於生活的藍圖

所謂的簡單與複雜 純屬個人的意念跳出框框以外的地方 生活像一種態度 就像當我笑你愛看白痴的鬼片一般我無法理解好好的恐怖片 究竟哪裡能夠讓你這樣發笑一樣 我想被受困在複雜中的他 一定無法理解你的世界 究竟哪裡好?

有點像魚缸裡的金魚一樣..

我終於想起該用什麼樣的形容詞來形容你們的關係 就像金魚!

你看金魚 金魚看著你 隔著透明的魚缸看兩個不同的世界越看 越好笑

其實我在想 你一定沒有發現 發現自己每每提起他時會不由自主的出現幾秒的"沉默" 只是幾秒 卻總是讓我感觸很多..

ps.
他是金魚 我? 我想我應該是美人魚吧? 你? 是怪物啦! 只有怪物看
恐怖片的時候才會笑!! :)

HELLO。我想你

LA。10:00am

最後想想 覺得你蠻可惡的! 明明知道我從不覺得你一無是處 明明知道我老愛說你和我 都是你比我笨 你就是會這樣承認 然後 就會聽見我不知所措 在想要說什麼來彌補!

真的覺得你蠻可惡的!

擔心 我當然很擔心 擔心你會不會吃了感冒藥以後昏睡在頂樓 過陣子搞不好非但上不了娛樂新聞報 反而上了社會版頭條

"台北。頂樓男子,死因:感冒"

我很掛念你 雖然最近老是有著對於這陌生城市的"不滿意"和"不習慣" 但是我發覺 對你的掛念 就是這樣 不曾減少 我想 最近你大概常聽我在抱怨吧? 所以 假使我不談 那是因為覺得人應該學著"習慣" 而不是"抱怨"

"無聊 倒還好 因為無聊是可以安排的"
我是這樣想的 安排自己開始看看書 聽完了榜外以後 該從無聊的時間裡調整出時間重考 所以無聊 我想倒還好

無聊 是還好! 附近的商場裡 最近有書展 只是那些生活裡瑣碎的事情 剝奪了許多的時間 還來不及去看書展 所以無聊 我想是還好的!

倒是你 老實說 我倒是十分掛念你 掛念會不會被初初來到這個城市裡 我那些大大小小的"不習慣"和"不滿意"給無聊到? 還掛念你 病了 嚴不嚴重?

還好80%康復中的你 還會笑還會跟我鬥嘴 真的是還好! 瞧? 我就說你不是一無是處 愛和我鬥嘴的你 就不是一無是處啦! 最起碼 對我來說 愛和我鬥嘴 就是你最大的好處!

"To me, You're for real"

ps.
Hello Hello Hello Hello Hello~ 我想你 真的真的很想你

pps.
我用"Hello"問候你 你還說我神經! 到底是誰愛和誰鬥嘴?? :)

給你。千年烏龜

感冒了一場以後 你想 信心會不會像冬天裡那片荒蕪的草地一般 到了春天的時候 突然茂盛了起來?

那天收到你的信 還不都得怪你自己 千叮嚀萬交代的 囑咐著我 那些個關於女人與音樂的話題 一定要告訴你 你要我一定要告訴你 我拼拼湊湊腦海裡 心裡 那些關於我自己 關於女人可能會有過的心情時 手指在鍵盤上就開始不受控制的行走著

收到你的信 我忍不住的又狂笑了

假使我會老 那一定是你 最不該 不該經常讓我一個人窩在螢幕畫面前傻笑皺紋若是因此多了幾條 就從你的版稅裡扣繳吧!

前幾天電視裡的星座專家說 會遮掩住另一半光彩的星座 巨蟹 是排在第一倒是我那個從巨蟹座裡分歧出來的小星座 僅僅排列第三名 所以 你根本無需擔心"信心"會因為我對關於女人的聯想而減半

親愛的 其實我還在期待你的故事 因為是你說 要寫本書 只是還沒有想好 該用什麼樣子的形式寫下我們的書 因此 我還在期待著 這些屬於你的文字有一天會放在我床頭 我無時無刻的在期待著 只是我親愛的 總是像隻千年的大烏龜 背負著重重的烏龜
殼 老是爬在我的後面 悠悠哉哉的在磨練著我的耐心

春天來臨的時候 我像牽著頂樓男人的愛犬一般 牽著這隻千年的大烏龜 一點一點的 順著前方的小徑慢行散步著..

"你說 你說你像不像這隻千年大烏龜?"

還好 你知道 其實還好 還好我還算有耐心 也喜歡陪著你悠悠哉哉的逛大街 雖然我的思緒都跑的比你快 但 烏龜的心裡還算細密 填補了小兔子所有的不足!

悠悠哉哉的閒逛著
我和我親愛的千年大烏龜..

ps.
大家要去買這兩期的美麗佳人來看喔!! 不看會後悔 不看立刻絕交!!!

愛。樂手

你 從第一張黑膠唱片開始愛上"音樂" 我想 那是許多愛上音樂的男人們 都會這樣說

"音樂 是我的第二生命"

似乎沒有了音樂 你便不再懂得愛 也失去了生存的意義 只是我想愛上你的女人們不會懂 甚至開始質疑她們在你心中的重量 愛上你的女人們 都會這樣說

"你 是我的第二生命"

我是女人 也是最愛你的人 因此 即使午夜夢迴時我也會這樣的充滿疑問在你生命的版圖裡 我 站在第幾線? 我是女人 而你 是我的第二生命 我從來都不允許 自己拿著地位的問題在你面前和音樂做計較!

但 我了解 我了解愛上計程車司機的女子 她違背了初初相遇時的諾言 揮揮手和樂手說再見!

愛情 不是輸給了第三者
愛情 她輸給了音樂

不過 我想蠢男人永遠不會明白 明白女人們問著自己"你到底愛不愛我?"時的心情 就像蠢女人永遠不會懂 男人他需要只屬於自己的空間

男人們不停的離家出走
女人們不斷的苦苦追問

最後 愛情..
愛情它終將被重量的問題拉扯的支離破碎

"這 就是你(妳)想要的愛情嗎?"
我這樣的追問著她們 追問著自己

你是不是更加的相信? 相信有我這樣的愛你 愛你的第二生命 是件十分美好的事情?

愛上你 我想我是很笨 你的第一和第二都不是我 我仍蠢的願意相信 我和音樂 是可以共存的生命體

因此 我從不追問..
究竟在愛情裡 我與音樂之間誰輕誰重? 而你 愛誰比較多?

誰叫女人 愛上的是屬於音樂的樂手..
而音樂 乃樂手的第二生命!

音樂。聲音。榜外

給彼岸 我親愛的你..

謝謝你 那首溫暖的歌曲! "Say goodnight but not goodbye" 扣人心弦的 是前奏那段純粹的鋼琴聲一點一點的鎖進了心裡

So I said, goodnight but not goodbye
我從不和你說再見! 即使每一天隨著你節目進入尾聲後 關上了收音機 直覺上我們不曾說再見 我總是期待著每一天有著八分之一的相聚 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刻 也是最期待的幾個小時

就像 一天的開始 是從音箱裡你傳來的那一秒起跳 整個台北市 我常想凌晨12點開始 台北市正在甦醒! 我的心 也從那一秒計算與感應!

當你我相聚時 我想 你會相信 相信命運不過是人們替自己的懦弱尋找出說服自己放棄的理由 所謂的命運 是當我們遇見逆境時 仍不肯逃避 堅決面對克服的過程

突破它 人們選擇不對所謂的命運低頭! 我想 那是需要不少的勇氣與堅持的吧? 面對命運時 我失眠了好幾次 也哭過好幾次 但我相信 相信所謂的命運 是一種生活的態度 是每個人以不同的角度看待身旁的總總逆境

記得吧?
木樁的猴子看落葉 和等著公車的流浪狗看落葉 我替猴子與流浪狗寫著結束與開始的故事 總覺得那是一種看待事情的角度 有的人發覺了結束 有的人預見了開始! 我想 當人們向命運低頭時 並非命運戰勝了"我們" 而是我們放棄了"我們"..

你是不是也發覺 其實最害怕缺乏勇氣的我 是這樣的勇敢 又不怕死? 甚至充滿著許多許多的堅持?

謝謝你 那首扣人心弦的歌曲! 在我最脆弱最灰心的時刻裡 每一個音符鎖進我心底 "Say Goodnight but not goodbye" 我知道能夠從你那裡得到安慰 所以我放任的把情緒分給你 脆弱的時候 需要撒撒嬌 幾乎忘了自己究竟身在何處 那段純粹的前奏 脆弱的讓人想躲在你懷裡 把所有的失敗和逆境給哭乾淨 回頭 回頭在想想 明天以後 再成就來臨前該怎麼做!

脆弱的我 把自己埋在你懷裡撒嬌

等哭完了 失落走了以後 我答應你 明天重來!

這一刻 我只想到了雷光夏的"榜外"..在榜外裡 躲進你懷裡撒撒嬌..

音樂。女人

女人 你說 那些關於女人的話題 讓你遇見了困境 我說 你不了解女人 究竟有多少的都會男子 能夠了解這些只屬於女人的話題?

聽著音樂的女人 我想分兩種 一種屬於寂寞 另一種是為音樂所動容 我想不論是哪一種顏色的女人 聽著音樂時似乎都有她們需要靠著音樂填補生活裡所有空間的理由

辛曉琪的"領悟"出來時 印象中就有這樣的話題 女人 被她唱出的領悟感動的落了淚 水藍的專輯封面 你想 療傷的歌后 撫平了多少女人的傷痛?

有沒有發覺? 愛貼歌詞的男男女女是這樣的不成比例 當那一首首的情歌出現時 好像 我是說好像 好像被感動的往往是那些充滿著傷痕的女子? 細膩的歌詞裡 容易朗朗上口的調子 每一個小節裡 牽動著女人寂寞的芳心 透過歌手的詮釋 為所有受了傷的女人帶來了強烈的共鳴

聽著情歌的女人 總讓我感到心疼 那不是聽著Bobby Chen 崇尚著流浪與自由的男人 所能體會的心情 想想 你的流浪 往往是最令女人們心痛

唱回了Carole King在CD上的曲目
"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It might as well rain until
September"
"Crying in the rain"

男人和女人之間 藉由著音樂 傳達的是自由與牽絆 是瀟灑 是心碎 心痛是一種寂寞芳心的寄託

多少歌曲的內容 讓憂鬱的藍色女子 在無止無盡的黑夜裡哭濕自己的衣裳與枕頭? 又是多少歌曲的內容 無不是寫著女人們內心裡 最深最深的脆弱?

你說 你不懂 遇見了女人和音樂 當你必須對女人與音樂寫下註解時 你說你不懂 不懂女人 不懂音樂 不懂除了熱情的愛 女人也有需要靠著音樂找慰藉的時後

在玉石俱焚以外 不同色彩的女人 在音符裡得到最基本的安慰 那一顆顆你輕而易舉所填下的豆芽 輕柔的環抱著女人的每一吋肌膚 輕撫著她們的脆弱

音樂。聲音。Closer to You

LA。8:26pm 花了兩分鐘的時間轉動著電動牙刷 是的! 獨處在浴室裡的我獨坐在馬桶蓋上沉思

"這裡的教會 特別多!"

我一面沉思著一面分析著所有可能的邏輯 也許 這裡白晝比黑夜長 因此人們需要更多的場地和象徵著光明的天主溝通 也許 這裡的地積比高樓更大 因此人們比較容易接觸到天堂

但 親愛的 我想我去地獄的機會比較多! 那些所有基督裡 該做的事我似乎一樣也沒做好! 我討厭上教堂 也討厭牧師們在文字上做文章 他們說不要崇拜"偶像" 更不可給有形的神像進供上香! 那些所有基督裡 該做的事 我一樣也沒做好 因此 我從沒想過 憑著聖水留在額頭上的十字 混入天堂! 而你你竟然還說我善良!

想我吧? 當我遠行的時候 你一定很想我吧? 那天手機上閃爍著來信顯示時 我一面Scroll著內容 手機視窗上印著淺淺的我微微的笑 "暗爽"的心情 嗯 那不是文字所能拼湊的完整

"暗爽" 因為你極少極少以這樣直接的方式 告訴我 你那些藏在心裡的情感 就是很奇怪 我喜歡你用你拐彎陌角的表達方式 每次 當我會過意時 就會充滿著暗爽的心情! 像 玩捉迷藏那樣 找到"你"時 有著無盡的成就感!

因此 我心愛的 請不要到天堂來找我 因為老奸巨猾的我 一定上不了天堂! 天堂裡沒有我 你會不會感到很寂寞?

LA。9:00pm 我敲打著坐在馬桶蓋上兩分鐘裡 我所有的想法與內容 最想說的話 留在最後一句跟你說

想你 這裡的我 想你 特別多越靠近你的距離上 想你 特別特別的多地大 因此 當我赤足在那遍寬闊的草地上時 最靠近你 Closer and Closer..

Closer。To You

沒有遺憾

"沒有遺憾"

昨晚我遇見了這裡的夕陽 就在In-N-Out Berger Drive-Thru的停車場裡 空地上 一張張備有遮陽傘的涼亭提供給選擇在戶外用餐的人客們使用

恨自己沒隨身帶著數位相機 那樣的背景畫面 那樣的氣氛 我猜你一定會和我一樣 喜歡那樣悠閒的感覺

就是"沒有遺憾" 這四個大字 經由視覺上的刺激後 反射進中樞神經系統裡 閃了出來! 這樣的悠閒 這樣的生活 我想當人們死亡了以後 可以沒有遺憾的離去

上次和山米叔叔激烈的討論著紐約的總總時 就有這樣的感覺 你有沒有發現? 我們總是在和時間競走著? 上禮拜在屋裡拆箱 老是不由自主的望著四面牆 尋找著適合設置鐘擺的位置 不停的 不停的 找著時間

時間 對我們來說 好像就是這麼重要! 每一分每一秒 我們和時間在賽跑 不是有首歌嗎? 歌名是什麼? "和時間賽跑的人"? 或者 那是一本書名? 我想不起來了 只依稀的記得 時間 對我們來說 就是這樣寶貴 這樣的重要 因為寶貴 因此 我們對於時間 一向是如此的吝嗇

的確是Ironic!
一向生長在大城市裡的我 總是渴望追求一種寧靜與輕鬆 沒有歌詞裡 你所形容的那種車水馬龍 霓虹閃爍的街道 我喜歡那在夕陽下 趁你不注意時 偷咬一口你的漢堡 你氣的吹毛瞪眼的輕鬆 沒有人認識我們 我們也不需要認識任何人 可以自在的做自己

你說 這樣的日子 在我們死亡後
應該是可以沒有遺憾吧?

愛。自然。生活

我開始明白你不愛這個城市的理由 這裡的人 並不太喜歡撥出自己的時間 插手旁人的瑣碎事情 那事不關己的"態度" 在你不愛的城市裡成列在被艷陽燒了發燙的大街上

"這裡的人 並不十分Friendly"

再回首 紐約的人們 我想 我開始明白你不愛這個城市的理由

There is no place like N.Y.
There is no place like home

"適應" 因為無法要求城市來配合我們 所以我們只能要求自己"適應"
這樣的城市 事實上 我想你也會發覺人們的適應能力 就是這樣的強大! 我開始適應著這裡散漫的生活步調 適應著這裡的乾燥氣候 適應著在與你體溫最接近的位置上 記錄著我內心裡所有的情感

我最親愛的寶貝 我同意 愛一個人並不難 只是我想 是你 是我 是我們身旁的人們掉進了屬於情歌 屬於愛情電影的情節裡 讓愛 成了虛幻 成了一項可遇 卻不可求的艱鉅任務!

但 其實我相信 寫著情歌的你和寫著情書的我 都知道 愛 其實並不難 是件簡單的情緒 簡單的直接的表達 沒有電影劇情中那般愛的死去活來的劇情只是平淡的 過著日子

愛是生活 是包容 是尊重 是忍耐 是生活 因此 愛 會有起伏 有困難 有
快樂有哀傷 有束縛有自由

我親愛的寶貝 我並不愛吃墨西哥菜! 更討厭墨西哥菜裡 那些參雜的豆類一口一口的Chili 嗯 有點鹹 有點薰人 但我可以明白你愛墨西哥菜的理由 就像我開始明白你不愛這個城市的理由

愛你 是生活 是包容 是尊重 是忍耐

我想那一部接著一部 一首接著一首的情歌與愛情電影中 一定沒有說 來自不同的背景 因此我們必須適應彼此的生活 愛一個人不難 因為是生活..

生活 就是這樣
自然的呼吸 自然的存在 自然的相愛


ps.
放屁的時候 要走遠一點再放喔!! ^_*

麥田捕手

"愛上你 那部分的我很笨" 我想這不僅僅是你對我的評語 也是許許多多路過 探望我的朋友們給予的結論

"笨的人 容易得到天主的眷顧" 心裡這樣想著 臉上掛著我那標準的招牌微笑 你 不就是愛我的笨? 愛我的痴呆?

炎熱的城市 中午是再昨晚和你討論 大華99商場裡用餐 兜兜轉轉最後朋友還是選擇了港式飲茶 同學說那是一家中國人的"麥當勞聯鎖店"

這是個多奇怪的城市啊! 大城市裡巨集著更多的小城市 從這個City到下一個City City和City之間 可能只有幾條街的距離拐個彎 穿越了紅綠燈 就是另一個City "三和"就是像麥當勞一樣開了一家又一家 毫無特色 倒是在這個大城市裡 遇見了全統百貨 配合上炎熱的氣候 那一煞那 讓人有著似曾相似的親切感

究竟什麼是愛? 我想蘇格拉底會說愛就像麥田裡的麥穗 人們就像遺失了麥穗的柏拉圖 失去了以後才發覺那是愛

是相信吧? 我認為是相信! 你說 假使柏拉圖在往返麥田的途中相信手中的麥穗 便是那最大最豐碩的麥穗 我想 那將是一種幸福的徵兆!

究竟什麼是愛?
我把愛裝在你心裡 一點一滴的將愛
累積起來 一生讓你用不完!

p.s
愛上你 那一半的我顯得有些愚笨
愛上我 那一半的你還是比我更笨 :)

洛杉磯。絕對想你

給你 我的寶貝..

洛杉磯的天氣有點熱 母親大人說吹來的風被人們稱之為"焚風" 吹上了皮膚以後 不太清涼 不太舒服 灼熱的感覺少了紐約的空氣裡的溼度

我想你 每經過一條街一個大道 我都會忍不住的想你一回 想你可能來過的街道 想你可能進入的店面 我想你 這裡的空氣讓人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想著你

這裡的老房子長的十分矮小 木製的屋頂 距離地面十分接近的玻璃窗 我想你過去成長的屋子 是像路口新房子那樣有著樓中樓的樣式 還是像這樣簡陋的以四五塊木頭搭起的房子?

"Valencia St"
那天路過了那條街道 我興奮的立即向你稟報 這樣筆直的一條街 高矮參次不齊的屋頂 屋頂下曾裝載著你的童年 你在屋裡背著九九乘法表 週六時上著鋼琴課 週日是參加主日聚會? 還是像許許多多的孩子一樣被強迫著上中文學校撰寫那些歪七扭八的中文字

這裡的空氣全是你的味道!!

我是這個城市裡的陌生人 穿著藍色的 背心走在沒有人認識我的城市裡 你的味道 讓人有著熟悉的感覺 熟悉的空氣 我想起那首歌曲

"It never rain in Southern California"


灼熱的焚風 空氣裡全是你的味道..想你 親愛的寶貝 絕對想你